2013年10月29日 星期二

歇後語

說真的很不想在半夜十二點出門,但想到這樣明天可以睡晚一點,便還是穿戴整齊奮力推開門墮入寒風裡,iPone說氣溫是4度,但我想那是在百葉箱裡的吧。

既然要省時間,於是決定不開車,省得回來還要找車位。這種距離,考慮紅綠燈還有小閃避喝醉酒的大學生所花的時間,騎車可能更快。

但騎到一半我就後悔了,風比想像的大,身上穿的也不是防護力最強的外套,呃,事實上外套下兩件的衣服還是短的…我究竟在想什麼。

但這還是比較溫暖的那一半,回程時已經快兩點,溫度當然更低,風更大,這時我陷入典型的兩難:該用走的減少wind chill,還是用最快的速度騎車回家,然後沖一杯熱巧克力回神?

我選擇後者,冷就給他冷吧,我只想趕快回到暖氣房。回程多是下坡路,其實不太費力,但這樣風吹的感覺更明顯,吹得我淚流滿面。

當路邊的車輛還有未熄的霓虹燈飛快從眼角閃過之際,想起三浦紫苑說跑不快的她在寫「強風吹拂」時為了體會箱根驛傳(日本每年新春的長程路跑接力賽)選手奔跑的速度感,只好用下坡的騎踏車來體會,我忽然覺得你在開玩笑吧?真的可以用這種速度跑二十幾公里?

不過這樣看來,小說叫「強風吹拂」還真有感覺。順帶一提,那是本超級好看的小說。

一月的箱根山上,應該比現在更冷吧。冷到頭腦不清的我,這時忽然冒出一個念頭,坦白說在那種時候想這個真的很無聊,不禁對這樣的自己感到懊惱與羞恥起來。

現在我已經回到家,身體回暖,馬克杯裡熱巧力還剩下一半。那麼,歇息之後的我要來講今天的歇後語,剛剛在歇前的騎踏車上想到的:


「寒天騎鐵馬---真踏馬的冷。」


好冷,幹。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