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29日 星期日

我的義大利母親

Melissa Lyttl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任何一個在美國,無論是餐廳、potluck 或者在家裡曾吃到讓你覺得還可以的 pasta 的人,可能都是 Marcella Hazan 傳奇人生的間接受惠者。

正如 Mario Batali (不知道他是誰的人基本上和美國的義大利烹飪無關,可以不用看下去)說的:「我不像其他人那麼重視Julia Child,對我來說 Marcella Hazan 更重要」

原來,她來美國之前根本不會做菜

原來,她的背景是生物學而不是食物學,拿的是Ferrara 大學的自然科學博士學位

原來,她七歲時在埃及受了傷,動了手術,終身右手顯得萎縮並且扭曲得厲害

原來,她是因為先生,Mr. Hazan 一位在紐約長大的義大利男子,工作的關係,才搬來美國的

原來,是因為美國那荒蕪的餐飲文化,才讓她下決心為了Hazan 先生,把菜學好

原來,她是因為原本要去上的中國料理課的老師忽然休假回中國,才藉由為同學們代課而成為義大利菜的教學者

原來,她的家鄉在Emilia-Romagna, 義大利的美食之鄉之一,難怪她的ragu 這麼美味;也因此,他對大蒜的使用很節制,對鹽還有奶油倒挺慷慨的

原來,除了那本最著名最精典的Essential of Italian Cooking之外,她還另外出了五六本食譜,最新的一本是2004年出版的,當時她八十歲

原來,她認為risotto一定要用sauce pan,我和 Mario Batali --- 用saute pan --- 都"錯"了

原來,她終其一生都不能用英文寫作,六本食譜都是由她口述,Hazan 先生代筆的

原來,她和 Hazan 先生每天中午都一起用午餐,即使在上週六,過世的前一天亦然,吃的是青醬麵

原來,當我們理所當然地從她那裡汲取一生的經驗、智慧以及養份時,往往忽略了他作一個活生生,有血有肉的個體,亦有著充滿故事的過去,就好像有的時候,我們看待自己真正的母親一般。

紐約時報的訃文在這裡,如果你像我一樣,不能在深夜烤一隻檸檬雞或者熬一鍋正統的波隆納肉醬 (Ragu Bolognese)向這位偉大的女士致敬,至少,可以讀一讀他,並且浮一大白 grappa。

謝謝你,Marcella

4 則留言:

Unknown 提到...

Well done, Becco。
這篇寫的真有味道。Marcella的過往、生平和她的做菜歷程生動地浮現眼前。

許多的聲音從Marcella的菜裡面跑出來了!!
Fabulous!

H

becco 提到...

H,

真的過獎了,這只是把NYT的訃文摘譯罷了,NYT這源頭好,我們隨便翻隨便可讀,就像好食材一樣。

Albertitto 提到...

I love what you wrote too. I had read the NY Times obituary earlier. Her chicken with lemons is such a classic.

becco 提到...

謝謝啦。可能真的是照她食譜做了太多東西餵食自己吧,看到她過世的消息,心裡的感觸比我預期大好多,尤其又看了NYT的訃文之後。

匹夫而為百世師,一言足為天下法,就是在說她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