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11日 星期三

風雨如晦

按: 今天是311,沒別的事,只是希望大家能對自然有更深的敬畏。

最近實驗上的一些演變令自己頗有感觸,只能再一次說,學習科學愈久,愈明白自己無知得可憐,我甚至相信在人類亡於自己的愚蠢行為之前,對自然的理解和掌握肯定還是淺薄地令上帝失笑。

勿忘311,勿忘福島。

-------------------------------------分隔線----------------------------------------------------------------

這是日本產桃子的季節,水蜜桃,白桃,黃油桃,還有一種叫彩虹桃的果子,總是佔了攤子上很大的比例。他們剛好都是我最愛的水果。

銀座八丁目在中央通的路橋下有家平價超市,因為開得極晚所以是我們攝取了一整天蛋白質之後,補充水果的來源。東西不算頂好,但依舊新鮮,且幾乎都會標上產地,很滿足我的好奇心。

第一天晚上吃完燒肉之後看到超市外頭的陳列架上還有一堆看來極粉嫩、水瀜瀜的水蜜桃,開心的湊上前去,可惜長野、山梨、岡山產的都已經沒了,要不就是只剩幾顆賣相不佳的,而這幾顆醜桃子又彷彿極有默契地,面向某個方向排成一道弧線,採取著一個警戒包圍的陣勢,那圓弧正對著那幾乎沒被碰過的一落,看起來和一般桃子沒有不同,只是他們全是福島來的。

還是忍一下,明早去築地再說吧。

也是銀座中央通,晚上十一半點了。過虎屋之後見到一位大約五十來歲的男子,身上是褪色的polo衫,卡其長褲,頭頂的棒球帽一直給我一種正面繡著被稻穗圈起來的"興農"二字的感覺,但當然不可能。他身旁是一輛推車,大約算命攤的大小,而他就這麼靜靜地站在消火栓旁等人來買梨子和桃子,水果上頭的瓦楞紙分別寫了價錢,以及大大的「福島產」三個字。

我揪緊著心快速通過,同時暗地裡盤算著好幾種做點什麼的可能,可能我太笨,沒有一種行得通。買了,不敢吃;買了,再帶回旅館丟棄,感覺更罪過,而且那滿滿一車的水果我又能買多少呢?但總之待我回頭時,他已離開了。

我不曉得這位福島來的農夫(我猜)一整晚站在中央通上,看著銀座耀眼奪目宛如白晝的光景,心裡有什麼感觸。

要是沒有這些霓虹燈,大概就不必站在這裡賣這樣的桃子了吧? 或許他曾這麼困惑著,只是從他靜氣又認命的臉上,我看不出是不是有這樣的想法。

至於我,那揪緊的感覺,持續的竟遠較預期的久,大約是木然拒絕台北車站前要擔誤我幾分鐘的市調美眉,或者車窗外兜售玉蘭花阿婆還要長十倍不止,事實上他一直跟著我上到飛機,直到理清心中那個徵結:

為什麼要這麼清清楚楚地標識著「福島產」呢?



(寫於2013年9月3日)




9 則留言:

丸子 提到...

去年我去爬富士山時,在超市補貨準備糧食,買了岡山的水蜜桃,長野的蕃茄...唯獨跳過放在顯眼處堆積如山的"福島"小黃瓜!我掙扎了很久...在山上看到同團友人都在啃小黃瓜時,我的心中也是同樣一句:幹嘛標那麼清楚呢!!!

Renee 提到...

我今天早上才在京都的超市買了兩個福島來的,比拳頭還大的水蜜桃。標示也是大大的寫著。很好吃耶~

becco 提到...

一定好吃的啊,正當令的水果。

不過坦白說,美國的桃子其實也有很多不輸日本的啦。

becco 提到...

丸子,

把「福島產」清楚標出來,背後的意義想想其實滿深刻、複雜的,但總之是最令我印象深刻的事。

Maggie 提到...

在銀座中央通り上,假日會有一個年輕人推著推車販售水蜜桃。品質還不錯,並沒有寫產地,只標示品種。但我想若我問他,也會照實說吧。

幾乎(a.k.a. 姐夫) 提到...

321後個把月,我在微風廣場遇到過一個努力用著憋腳中文促銷日本清酒的日本人。一如大部分日本推銷員一樣客氣而又誠懇地請我喝完一輪清酒以後,他問我喜歡哪一支?我如實回答了喜歡新潟的淡麗清爽,但我要買福島的那一支。他跟我道謝時,我一陣鼻酸。

幾乎(a.k.a. 姐夫) 提到...

非常喜歡您的文筆,借分享喔^^

RafaleM 提到...

這篇給人的感觸好深哪,特別是對照日本奧會會長在2020年奧運主辦城市選拔記者會上針對媒體質疑回答的「福島距離東京有250公里遠,沒有各位想像的危險性」……

becco 提到...

Maggie,

標出產地是他們的習慣,但在這個大家對福島避之唯恐不及(至少我的感覺)的時代,還是這樣做,不得不令我心有所感。

幾乎,

其實類似的場景真的滿多的,而且身為台灣人,感觸可能更深。

RafaleM,

你讓我想到這個 http://beccco.blogspot.tw/2013/07/kind-of.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