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9日 星期五

萬夫莫敵

一個活動能成氣候,貢獻其中的因素固然很多,但如果不斷分析、化約、深入探究其間的交互作用,我們總是能找到一個最多因果關係匯聚的點,那個點發揮著關鍵性作用,牽一髮而動全身。

從實驗室回來的路上,突然想起,這一年多來台灣風起雲湧的諸多社會事件裡,那些被我們標幟為公民社會指標的活動中,那樣的聚點往往都是女性,period

先是有作家劉黎兒在福島核災之後不斷為文與奔走,繼而有媽媽監督核四聯盟的陳藹玲登高一呼,讓整個討論風向為之丕變,令才為使出公投巧計沾沾自喜的的政府頓時進退失據;洪石成船長被菲律賓海防濫殺之後,我們不斷聽到洪慈綪在悲慟之餘不斷大聲質疑雙方政府的顢頇、無恥,喚起民眾的注意,進而一步一步逼著我們的政府去向菲國討公道;至於洪慈庸,從弟弟受虐而死,直到上週25萬人靜坐,還有如今軍事審判的改革裡所扮演的輻輳般的角色,更不用我多說了。甚至於連大埔案到今天,被縣長天助自助地拆個一乾二淨之餘,人們還是不斷提起為了自己土地結束生命的農婦朱馮敏。

不必誇大這幾位女性的角色,他們被放到那個點上也只是因緣際會、身不由己,更不可能包辦一切的努力與付出,但反過來說,上述事件裡如少了他們任何一位,則很可能什麼都不會發生---而那正是失職、無能或者既得利益者們所渴望的。

我相信最近一定有許多人像我一樣,看到兩位洪家長女,在強忍喪親之痛的同時,還要與龐大傲慢的國家機器週旋,爭取真象與公道(相較之下許多無厘頭的批評以及對她們的汙辱根本不算什麼)的表現,很難不對他們的堅毅感到由衷敬佩,進而自問:「要是是我,能有那麼tough嗎?」

我和我的朋友們,多半是男性,答案都是「恐怕辦不到,嚇都嚇死了呀」。

真不曉得是不是巧合。

或許這就是有當過兵和沒當過兵的差別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