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7日 星期日

KIND OF

忘了是小時候聽誰說的,同樣的事實用不同的說法,可以給人截然不同的感受。那個人舉的例子是,如果你到一間女校的教室說「這班上的女生一個比一個漂亮」,跟你說「這班上的女生一個比一個醜」,雖然說的是同一件事實,但得到的效果絕對完全不一樣。




週三晚因為點了一道極不合胃口的波蘭菜(一道菜百分之八十以上的重量來自saurekraut,能完食的話我 都要以為自己是波蘭人,德國人或者還在當兵了),回到旅館憤而開始查去巴黎兩天一夜小旅行的票,發email給住巴黎的S,問他有沒有空出來吃吃小館子, 反正沒帶正式服裝,那種要一個月前的餐廳就甭想了。一切肯定之後,我陷入了沉思。

這個會是從週一開開到週五的,內容非常紮實,無論演講和海報都讓我學到很多,更得到非常多有用的情報。不過可能是東歐人特別tough吧,議程之緊 湊實在讓不少人覺得吃不消,更那個的是,他把兩個planery session放在第一天開始和最後一天結束,不用說,諾貝爾獎得主的演說是壓軸。

就為這最後一天的演講,加上機票的關係,我得在週六才離開,偏偏週三之後我想聽的演講,想見的人,想探查的軍情都已完成,委實沒有太大誘因再待下去,然後去巴黎的機票只要120歐,幹,這是從波士頓到紐約火車票的價錢啊!!!

結果還是理智戰勝了情感—-人生裡這種情形可不多—-我留下來聽了週五上午的talk,說真的,諾貝爾獎得主那場真的就如大家所說,已經重覆曝光太多次,不是很新鮮,反倒是上午第一場那個法國人講的非常有意思,有好多之前不曉得的東西,結果這讓我更後悔沒去法國玩耍了呀!

正當我坐在台下第一排痛苦的想脫身時,大會終於真正進入尾聲,主席宣佈了下一屆的主辦國是:噹噹,日本!

一位帝都大學物理系長得完全不像福山雅治的教授上台介紹主辦的城市在仙台,頭一張投影片就是炭火燒牛舌,我整個人就像牛舌一樣也跟著燃燒起來了!

這位教授自然說了一堆有關這個地方的文化傳統、學術風氣、優美風景以及淳樸民風(據說該市與京都對學者特別敬重,不知真的假的),還有他們將如何戮力把這會辦好,已經請了哪些有名的日本學界領袖指導云云,但那些對我來說都不重要。

這是銘柄仙台和牛、炭火牛舌料理的發源地呀,還需要說更多嗎?

只是,有一個小小的問題,會議,是東北大學主辦的,而日本東北是我如今計畫日本行時,總會刻意避開的。

日本教授說:「你們之中或許有人會害怕福島核汙染的影響,但是我可以告訴大家,雖然都在東北地區,但會議所在地距離福島很遠,離 海邊也有相當的距離,所以請不用耽心。另外,你們多數人應該都會從東京搭火車到仙台,所以更可以放心,因為這些山線鐵道與海岸之間有高山阻隔,離受汙染的海岸 線很遠——SO IT’S KIND OF SAFE TO VISIT!」

我心想,kind of safe 不就是kind of dangerous嗎?

"kind of" 啦。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