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18日 星期二

What ever it takes

我一直很喜歡看神偷的故事,連嗜讀卜洛克時期,私心最愛的還是「雅賊系列」。

是的我完全同意「酒店關門之後」真的好迷人,也會永遠記得在砲校的被窩裡,手電筒的燈光,寢具的霉味,一小杯威士忌(彼時台南買不到波本酒)與小說主人翁那近乎作廢的人生所交織出來的頹唐浪漫氛圍。但那些都在我退伍重生之後立即失去了魔力。我重新(短暫地)回到雅賊伯尼.羅登拔的世界裡,兵都當完了,什麼八百壯士或八百萬種死法還與我何干呢?

好萊塢這一類的電影我看了許多(基本上湯姆克魯斯的M.I. 系列我也把他歸在這一類),但我印象最深的依然是很久很久以前電視上播的老片「偷龍轉鳳」,奧黛莉.赫本與彼德.奧圖主演的。

充滿巧門、亦正亦邪、模稜兩可的東西總是格外吸引我,無論是表現在計謀、性格或者是語言上。而這些在神偷系電影中一應俱全。仔細想想卻又會覺得,那一切其實不是最重要的,看神偷系列的高潮啊,我想,就是像惡作劇一樣,給予了參與者或旁觀者一種自由的想像---從層層限制與束縳中掙脫出來的自由,啟發我們靈魂深處「人之所以為人」的自覺(在說什麼呀我)。

這季的日劇除了追神探伽俐略之外,就只剩 Take Five了,看第一集開頭覺得配樂好耳熟,直到最後酒吧裡的歌手開唱我想恍然大悟,不就是Dave Brubeck的"Take five"嗎!加上我特別喜歡唐澤壽明,便一集一集看下去了 ,今天晚上看了倒數第二集,看完之後之前累積的不滿終於一股腦爆發。

這他媽什麼腦殘爛劇本,所謂 TBS的強檔大戲,破綻之多我看連中天新聞都會臉紅吧!

本劇據說以好萊塢的Ocen's Eleven 為藍本,但有鑑於日本人無法發音 Eleven 這個字,於是從 Eleven 改成Take Five ---沒這回事。日本電視劇與好萊塢的製作成本當然難以相提並論,人數腰斬、盜寶手法與高科技裝備顯得寒酸也是情有可原,但是,作為一個令警方束手無策的神偷集團,Take Five 的行事作風與保密功夫真的太不到家了吧!
 
可能最近實驗上處處為人掣肘,心情一整個悶,今天看完這集實在令我大為光火,尤其火大的是我竟然一集一集這樣看下來,事到如今只能滿心期待下週的完結篇了。

"Take 壞虎"的帆村正義教授,最後一集請加油喔!

朋友問我為什麼愛看日劇而不是美劇,他們說美劇其實有許多拍的非常好呢,像 Big Bang Theory 呀…

我說謝了,之前看過片段之後的結論是:幹嘛從實驗室回家後還繼續鬼打牆呀?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