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22日 星期六

老鋪旅館女將手記,記了什麼?

很意外,這齣講京都老鋪旅館的日劇,起初不覺得看好或者好看,沒想到看完之後卻最是感到舒爽。

我沒去過京都,這齣日劇算是稍稍填補了一點想像,當然我不知道裡面的茶道、花道、京料理、湯豆腐乃至於演員們的京都腔調是否道地。不過值得一提的是椎名桔平那個角色演得真好,太可愛了,油腔滑調的孩子不會變壞呀。

中間曾一度棄追,注意力只放在" Take壞虎"還有伽俐略上,直到看過老夫婦與豆腐那集,才忽然進入狀況,然後是漫畫家、大臣、老掌櫃各自的故事,以及最後的大結局。

 辛苦工作一天之後,看看這樣的小品,隨劇中人邊笑邊哭,真的很有放鬆療癒的效果,好像在上羽屋(劇中老鋪旅館的名字)那漂亮的木頭澡盆泡過澡一樣。

說到哭,我邊看邊想起以前媽媽一直要抓著我去把臉上愛哭痣點掉的往事,後來沒有成行,反正漸漸也沒了需要(但我還沒到乾眼症的年齡啦)。

但這齣不是很紅的日劇為什麼那麼好哭呢?

我隱約感覺這劇其實不只是講傳統、現代、人情、美學或其他劇中人的誠意正心這些東西而已,說穿了潛流表面之下貫穿全劇的,不過是「認同(identity)」兩個字。

在這樣一個年代作為台灣人,戲裡戲外,怎能不哭?




p.s. 1這個片頭一開始讓我看了差點崩潰,鳥到讓人不好意思看下去…

p.s. 2 容我多嘴一句,對照最後兩集上羽屋的債權人要上羽屋做的改變,以及我們那沒有代表性的政府最近簽的那個約,不就是現在台灣處境的寫照嗎?



1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thanks for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