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20日 星期一

啊,食記為什麼這麼難寫呢?


美食作家的永恆難題:生蠔

和高中死黨在線上扯淡,聊著聊著就說到文章不好寫這件事---精確的說,覺得難的人是我,不是他。

但至少我們都同意,相對於存在於這個世界的總量或說總字數,品質好的飲食文章實在非常稀少。是什麼原因不清楚,或許「會吃」、「能寫」、「願意寫」這幾類人的交集不大是一個原因,但就算比例低,總可以用大的基數來克服吧?beat the statistics,是我們做實驗沒有招數時的絕招。

或許這就是問題所在了。當食材的種類愈發豐富,品質的提升一日千里(就算不論基改),廚師們的烹飪技巧更是日新月異,為何偏偏能一新人耳目的飲食文字反而日漸稀少,甚至於,彷彿愈來愈千篇一律、無趣、單調呢?

還不就是因為寫得太多!

想想看,人類喜歡寫的其他主題:美景、美人、美好的情感、或者每個人都有,無論美麗與否但不得不過的人生…這些東西出現的週期,最短都是以季為單位的,並且不是每個人都能擁有或遇得見,更別提像人生這種一生只有一次,而且無從自行比較的東西了。

而飲食呢?這一般人平均每天得重覆三次的行為,題材看似唾手可得,但就是因為太頻繁、太普遍、太無可避免,這方面能用的辭彙、語法、句型、形容、象徵,實在很快就枯竭了呀!

「或許吧,你說的有點道理,但我要去忙了」同學說。

我覺得他的回答並不真誠。這人從小就是個活字典---在他面前我總覺得自己像文盲---還是寫詩的,一來一往真的很能省著用,正所謂餓漢不知飽漢急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