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18日 星期六

驚豔



常看網路上甚至台灣媒體記者寫飲食文章的人,很難不注意到「驚豔」這個辭。

「這盤蛋炒飯輕盈鬆爽,令人驚豔

「令人驚豔的是,這看似平凡的荷包蛋,竟然是用台東放山土雞的有機蛋做的」

「這鳳梨酥雖然號稱是用台灣原生種土鳳梨製作,但味道並不特別令人驚豔

「這道菜雖然做工繁複,用料上乘,可是吃到嘴裡反而沒有什麼驚豔的感覺」

「總體而言,名廚xxx 的新餐廳顯得四平八穩,有其一定的水準,只可惜吃完之後,卻是滿足有餘,驚豔程度不足」

但是對一塊鳳梨酥,一碟炒飯,一碗拉麵,一間吃飯喝酒的館子,你究竟期待他能驚你什麼豔呢?

大多數的時候,他們只是生活的一個片段,一個小節,又怎麼可能處處驚豔?

和「驚嚇」不同,倘若這麼多人總是抱著去被驚豔的心情去用餐,彷彿標準化的美食評量表上一個方便人們勾選的欄位,那無論菜色口味再怎麼美「豔」,應該也讓人處變不「驚」了吧?

說到底,真正的「驚豔」,就算不是一生一次,至少也是寥寥可數,才益發顯得珍貴,而且是all or nothing,沒有程度之分,不該是這樣的嗎?

7 則留言:

Nana 提到...

我也覺得這世界上真的能讓我驚艷的食物很少,每次按著雜誌上的推薦去吃常常會失望,但是好像沒有被誇張形容的美食文就不是美食文了。

becco 提到...

驚豔,by definition,本來就少

誇張不是壞事,但失去表達或描述的能力,就是爛文了,無論什麼主題的文章都一樣的吧。

松露玫瑰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TR 提到...

這跟「小確幸」被誤用濫用的情況一樣呀!
剛剛在我的部落格搜一下,總共有6次驚艷,其中兩次乃出自他人之手,可是我共有2353篇文哪,比例很低了吧!
(恕我無聊,亂入胡言一通。)

上次(很久以前)提到肥鴨先生【偽】乾式熟成牛排,不知 becco 先生實驗了沒?
至於你提的烤雞,我有許多想法,不過要過些時候再來嘮叨。

becco 提到...

哈哈,我有一個很仔細的朋友,逮到我常在文章裡說「有規則就有例外」,而且還是在比較重要的大文章裡,讓我怪不好意思的。

那個偽乾式我還沒有機會真的試他,原因是…之前庫存的真乾式還沒吃完<---我知道這樣講有點那個,但不說實話的話,就變成是刻意找藉口了啊。

或許過一陣子冰箱清空之後,再來玩玩。

TruffleRose 提到...

「之前庫存的真乾式還沒吃完<---我知道這樣講有點那個]
不會很那個啦,我瞭。
既然能夠有「庫存的真乾式還沒吃完],我猜,你應該有個可調到零下28度C以下的冰箱儲存這些美味,
所以我不用提醒你做【偽】乾式時小心肉品汙染了,噗哧~

becco 提到...

多謝提醒,但已經吃完啦。我沒有-28C的冷凍庫,只是放真空包裡而已。

接下來真的得自己做偽熟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