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9日 星期二

Bond the words





說實話我對自己熱愛觀賞007系列電影並不感到特別驕傲,可也不覺得有什麼好羞愧的。畢竟任何一個書報讀得稍稍過多的呆子都能輕易、洋洋灑灑列舉一籮筐007電影合該被批評(讚賞)之處,像是膚淺(樸質)、幼稚(赤子之心)、暴力(美學)、缺乏邏輯(天馬行空)、二元對立是非觀(道德極簡主義)、嚴重物化女性(嚴重物化男性)等等…

上週末發現Amazon的instant video開放了好多部 007 電影給 prime member 免費享用,從史恩康納來的 Dr. No 一直到皮爾斯布洛斯南的 The World is Not enough,我發現自己原來沒看過後者啊,於是就看了兩遍。

我常常在想,相對於其他同類型的電影,像是阿湯哥的Mission Impossible 系列吧,James Bond 是不是有什麼根本性的元素,令他特別顯得突出?畢竟這年頭,俊男美女陣容,先進科技裝備,上天下海場景,無所不能特效,乃至於袁家班的招牌武打動作,都難不倒好萊塢製片。

可是007能歷50年而不衰(哪怕中間有所起伏),裡面總有點什麼不一樣的吧。


(以下有雷)

























The World is not enough 中, 007 意識到自己可能被美麗女主角出賣,且她甚至極可能與恐怖份子將拿來做核武的釙原素(Plutonium)有所牽連,立刻動身尋找被偷走的釙元素,此時波霸女主角---還是個核子物理學家呢---有意無意地問了他和美麗女主角之間的關係,他微慍地說 "It's strictly plutonic now!"

我差點跳起來喊 "Bravo"

剎那間,我頓悟了。

再從頭看起,你會發現就在前十分鐘,其實同樣把戲已玩過不下數回,例如當身材火辣的女祕書拿報表給007(偽裝成銀行家)查看時說" I would like you to check my figures",007答曰 "I'm sure they are all rounded"。

對了,這位出現不到十分鐘就自爆的義大利美女,是當年「郵差」裡那位女主角!

我要說的是,James Bond 很可能是影史上最愛說雙關語的情報員,無論他在辦公室述職,在牌桌上以小博大,被嚴刑拷問,死生繫於一線間,乃至於生離死別之際,他都不忘耍耍他那英國腔的嘴皮。

當最後美女主角露出猙獰的真面目,倚仗美色並相信007會因為愛而下不了手殺她、阻止她統治世界的計畫時說 "You wouldn't kill me,you'd miss me",我心想對呀,誰能不對蘇菲瑪索念念不忘呢,可說時遲那時快,007立刻往她胸口送上一槍,冷冷地說: I never miss.

就像當不小心把船開到水底時,007 不忘在水中調正領帶,或者用怪手把火車車廂挖掉一截並一躍而上之後,他的第一個動作竟是調整西裝底下襯衫的袖扣的這類小動作,塑造出了 James Bond 從容優雅的氣度,我也強烈感覺,正是因為這種頻繁到令人難以忽略的雙關語遊戲,才格外突出 James Bond 的機智與風流,在影史多如過江之鯽的情報員或超級英雄間,顯得格外迷人---想想 Captain American 有多無趣!!!

是的,007 之所以為 007,所謂 "double-O seven wit"的關鍵,就在於 James Bond 的雙關語---shaken,but not stirred 的文字遊戲…

Or should I say, the word is not enough?




5 則留言:

WL 提到...

Pun, James Pun:)

Wenny 提到...

*LIKE*

(both the article and WL's comment!)

匿名 提到...

可是最新的一集好爛,爛到看不下去。
高科技產品->沒新意
美女->只有一個不美的黑女
never miss的技術->變好差

becco 提到...

Skyfall 的確滿非典型的,我聽到的評價總是非常的兩極,喜歡的人覺得他拍出了類型電影所沒有的深度(?),討厭的人覺得他把007該有的卡通感破壞殆盡

我個人是很喜歡,因為這是007五十週年的作品,所以有濃濃的懷舊風(那台DB5保存的多好啊),而且有超多指涉到過去的梗,對影迷來說也是看這集的樂趣所在。

龐德女郎這集的確稍弱,那個中法混血的戲份好少。不過我非常喜歡新的年輕Q,很有戲感。這集的壞蛋也演的很讚啊,有股渾然天成毫鬼做作的邪氣。

becco 提到...

BTW, 我在很多地方狂推過這個

http://tmblr.co/Zz6NFtiQpgvb

為了避免有人錯過,再貼一次 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