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21日 星期日

【Eat Local】易落口波士頓重生餐

讓我們不妨這麼說:對一座城市的認同,是從找到令你喜愛並信賴的食物開始的。


4.19.2013,MIT 槍擊案發生所在地, 建築大師Frank Gehry 設計的STATA Center 示意圖


醒來之後到了樓下,中庭鞦韆處已經充斥小孩的嘻鬧聲,先開車去波士頓的clear flour bread買麵包,因為總是週末來採買,架上會有哪些選擇早已了然於胸,但另一方面又常難以抉擇,忽然間瞥間Focaccia的旁邊放了數個Challah (一種傳統猶太麵包),但卻放在塑膠袋裡,轉念一想明白了:Challah 只在每週五有做,塑膠袋裡裝的是昨天留下的。

全城封鎖啊。


要不是因為這樣,我原是打算週五早上來重新啟動我的Fridge的(週五凌晨,也就是槍戰正如火如荼時,我們這棟樓因施工停電),這下溫度升到160多K,我得再花一天才能降到可以做實驗的溫度。如果可以,我要跟那兩兄弟說幹你X,反正車臣人聽不懂。

回到辦公室,從濾壓杯裡把咖啡倒出來,配著剛買來的巧克力誇鬆,忽然覺得,哪怕我完全樂意享用一頓豐盛的、至少有兩顆蛋三片培根配上鬆餅與楓糖的美式早餐,甚至加上一塊六盎司的紐約克,但同時,只有好的黑咖啡加巧克力誇鬆,一樣能帶給我達於頂點的滿足。如果誇鬆是原味的話,那就得在咖啡中加上至少1/3的熱牛奶了,無論有沒有果醬配都一樣。

Clear flour bread誇鬆每次都讓我在吃完之後後悔沒多買幾個隔天再吃,但我也曉得,冰過再加熱吃,自己會一樣後悔。

我將cold trap裡裝滿液態氮,再將同樣的液氮導進fridge 的管路,加速冷卻。左右無事便到附近的酒鋪逛逛,想找普羅旺斯一個小產區 Palette 產的白酒來配晚上的香料煮龍蝦。我是不抱什麼希望的,果然店員也沒令我失望,聽.都.沒.聽.過---至於其他用Clairette 或Ugni-Blanc葡萄釀的白酒也屈指可教,於是拎了一瓶 Rueda (西班牙)白酒外加一瓶 Bourgueil (Loire)。今天酒鋪裡的人特別多,「是啊,真是漫長的一週」,大家這麼互相安慰著。

今天市府大優待,路邊停車一律免費(可能大家都累垮了),我先把酒放回停離實驗室很近的車上,再若無其事地回辦公室,有一搭沒一搭地看著文章並且和同事閒扯---又從頭到尾把我身在風暴中心那平淡無奇但驚心動魄的經歷重述了一邊---終於fridge冷到77k,接下來只能靠機械冷卻。

回家,散步到Alive and Kicking,這其實是間海鮮商店,但如今大部份人是衝著他家價廉物美的龍蝦三明治(一份~13元,用上幾乎一整隻龍蝦的肉) 而來,我發現門口的星條旗降下一半,店員說1.5磅的龍蝦都已經賣完,我只好要了一尾1.35磅的公蝦,16元整,以本地物價來說並不算便宜,但還有什麼能比龍蝦更適合代表這個城市?蛤蜊巧達湯或者煮豆子未免太沒有張燈結彩喜洋洋的節慶感了吧?

回去的路上回想著其他配菜要吃什麼,我將龍蝦先放進冰箱,又跳上車開到昨天的激戰區水城(Watertown),開在arsenal street 上(這名字真反諷),經過 watertown mall時還瞄了瞄是否有昨天警方引爆爆料物時的痕跡,心想好歹我當年也和未爆彈處理小組出過任務,此時忽然憶起新聞報導裡說那兩位弟兄曾在(美國)海外受過軍事訓練,是危險人物,我悚然心驚:「靠,這樣說來我也是呀!」

Russo's Market再半小時就要打烊了,可人潮依然擁擠,大概昨兒個餓了一天吧,我應該有寫過這家我最愛的果菜與鮮花市場(有的),裡頭總是洋溢者人類在面對豐滿的食物時自然散發出來的費洛蒙。迅速備齊我要的香草蔬果之後,又繞去Wholefoods買Russo's缺貨的香料Allspice以及牛奶、雞蛋,還有下一個解凍板實驗所需的無骨雞腿肉!

趁太陽還沒下山換上我的五趾鞋去河邊慢慢跑一圈,可能只是心理作用,但我總覺得每年馬拉松結束之後河濱步道上的跑者們都跑得特別"輕鬆"。週五凌晨,當我還在家看著電視實況,關心那位校警急救的情形,現場採訪記者卻說身旁的警車忽然全數開始動起來,好像剛接獲命令要往什麼地方集結,聽見警笛聲愈發響亮,讓我以為是自己壓到遙控器的音量鈕…

就在不到三十小時之前,我從窗外看出這條腳下正踩著的馬路,一輛接著一輛警車正呼嘯而過,像黑夜裡沒有盡頭的星光列車,警用快艇與直升機把河面照得通明,彷彿一場詭譎的機械派對。一想到這裡,我每一步踏出去時五趾都不自覺地格外伸張,腳掌隔著薄薄的鞋底與地面平貼的時間似乎也多了半秒,像是要再三確認某種什麼的存在。

一如平常沿河岸跑了約三哩路回到家,烤麵包,炒菠菜,喝了半杯Rueda白酒,再上youtube看Eric Ripert 的影片,一刀了斷吱吱叫的小龍蝦(1.3磅在本地真的算小)。他們說龍蝦沒有中樞神經系統,這樣子殺龍蝦不會感到任何痛苦,哦是嗎?可是我有耶,幹!完了之後我的手似乎在發抖,刀子也不小心掉到地上。

但世界就是這樣吧,有些生命失去了,有些生命繼續,彼此間未必有因果關係,只是無論有或沒有,都不是吃素的恐怖份子或饕餮的安善良民能夠左右的。

對一座城市的認同,是從找到令你喜愛並信賴的食物開始。反之亦可為真。


波士頓重生餐:
托斯卡尼蕃茄麵包
加泰隆尼亞式炒菠菜
法式香料慢烤龍蝦
飲料: 2011 Basa Bianco, Rueda,Spain
甜點: 黑棗核桃紅茶蛋糕,佐阿里山茶





P1030831
烤過的義式麵包,擦上大蒜,放上蕃茄,鹽花,橄欖油,羅勒
 
P1030833
熱橄欖油,爆香青蘋果丁,加金色葡萄乾,再放松子拌炒,下菠菜,鹽,大火快炒


P1030821
龍蝦尾切成medallion,用橄欖油與奶油煎香,殼變粉紅時加入paprika、allspice、切碎的紅蔥頭、一杯白酒、鹽與胡椒加蓋用最小的火加熱20分鐘。同時起一小鍋熱水,將多餘的殼、腳放進去煮成高湯,蝦膏備用。20分鐘後取出龍蝦,用蝦湯洗鍋,加熱收乾一半,加奶油與蝦膏調成醬汁,龍蝦肉回鍋,撒上切碎的細香蔥(chives)

 
P1030822


P1030839
開動


感謝以下易落口(eat local)協力商家:

Russo’s Market, 水城(Watertown, MA)
Alive and Kicking 海鮮店 ,劍橋 (Cambridge, MA)
Clear Flour Bread, 波士頓,(Brookline, MA)
Central Bottles, 劍橋, (Cambridge, MA)
Wholefoods Market river street, 劍橋( Cambridge, MA)
文品茶行,阿里山,台灣嘉義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