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5日 星期五

喉韻

如今習慣泡一大杯茶喝慢慢喝,通常一邊還做著事, 彷彿漸漸忘了以前在家時,每天晚餐之後爸爸泡的功夫茶的味道。倒是妹妹與妹夫依然保持這樣的喝法。

在美國,茶葉一直是靠家裡郵寄過來。經她提醒,我也注意到近來泡的梨山茶,味道的確變平淡了,一問之下才曉得老闆現在把烘焙的工作交棒給兒子,但顯然,火候未到。

好在另一批阿里山茶依然維持該有的水準,哪怕是溫潤泡的茶湯都香氣充盈,令人玩味再三捨不得倒掉。至於第二泡以後,喝在口中的滋味自然就讓人心情沉靜下來。

我喝西方茶、日本茶的經驗有限,有幸喝過幾次堪稱上品者,很欣賞他們自成其調的豐富香氣,但總覺得喝進口中甚至吞嚥入喉之後的下半場,才是台灣茶絕對勝出的時候。

與其說「回甘」,我更喜歡另一個名辭,「喉韻」。

在喉頭齒頰口腔間自然成韻,無聲勝有聲。

4 則留言:

蟑螂妹 提到...

京都一保堂本月一號在紐約開幕了,可以去看看!

becco 提到...

hey 蟑螂妹,

感謝你提供的情報,有空我一定會去瞧瞧!

nnyljh 提到...

just looked it up.... it's inside the new kajitsu restaurant. too bad it's not a full blown store.

http://newyork.grubstreet.com/2013/03/kajitsu-open-murray-hill.html

becco 提到...

Kajitsu ,精進料理…這…

我還是去日本再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