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3日 星期日

千載難逢,萬劫不復

果然,沒讓我們等太久,新任行政院長便脫口而出:「不要說核電,哪怕是搭飛機一樣會有風險,我們人類能做的,就是把風險降到最低!」

不得不很沉痛的說,好像還是很多人以為把數據、統計、精算這種咒語掛在嘴邊,就以為自己在進行的是理性思考,或者說,用理性而非理盲的態度堅持自己主張。

說到這裡我不禁好奇,如果今天當院長的人是劉兆玄、孫運璿或者李國鼎(我知道他沒當過),會不會用這種說辭替政策辯護。

我也常好奇,從報紙上看來的印象是,專家似乎常用「平均幾年會發生一次」(也就是機率)來表示災害的大小,例如四十年一次的洪水,五十年一次的地震,或者像上個月我在東岸才剛經歷過的世紀級暴風雪Nemo。

Nemo 的確不是蓋的,我現在還對那個晚上累積的雪量印象深刻。不過今天我已經可以在河邊慢跑,佔去全市一半車位的該死積雪幾已不見蹤影。至於日本311的海嘯,well, 那好像只是60年一次等級的唷!

如果你說這比較是荒謬的,那麼拿飛機與核電廠比,你覺得如何呢?

反過來說,爭論一個災難幾年才發生一次?統計上的或然率是多高,就足以讓我們做出正確的決定了嗎?

難道說災害發生後的影響多深遠,範圍多廣,時間多長,影響的人口有多少,以及一個可能更重要的,這些受災害的高風險區,需要經過多長的時間,才能恢復原貌?不需要同時評估嗎? 對於那種發生率並非小到可以忽略(例如期望值大於地球年齡的)的災害,除了平均多久會發生一次,更重要的是發生之後會有什麼後果。 

或許這些指標早就廣為這方面的專家採用了,只是大眾總是無從得知。但無論如何,我們不妨簡單想像一下,同一座核電廠在東京爆炸與在外蒙古爆炸相比, 對這個世界的衝擊是一樣的嗎?或這樣說吧,如果核四蓋在新墨西哥州的沙漠,而不是台灣所處的斷層帶,由德國人來興建運轉,完全不讓中華民國政府以及台電碰過,那麼百姓的觀感又會差多少呢?

這些都是政客們在巧言令色地羞辱著百姓智慧時,刻意從他們的政治詭辯中略去不提的。如果你對他們的才智有信心(我沒有),就不該相信這些學經歷傲人的總統、院長、部長們慮不及此,那麼,我們該懷疑的是什麼?

或者,就算按照他的邏輯,我們是不是該再多問一句:「院長,您的”降到最低”,究竟有多低?或者您以為,應該要多低才夠呢?」

我已盡我所能長高了,可是NBA還是不可能接納我的呀。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