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13日 星期三

【波士頓】Bistro du Midi (上)

前因不說了,後果嘛,就是這篇短記。

Bistro du Midi 在波士頓市中心,主打普羅旺斯料理,主廚曾經在紐約的法式海產店 Le Bernardin 擔任 executive sous chef 多年,期間 Le Bernardin  拿到米其林三星。對我來說,這組合聽起來還算make sense。



他的 Cafe和酒吧不接受訂位,正適合在週日午後因為做實驗錯過 Brunch 又沒有 WBC 可以加油的台灣學生,至於二樓main dining room 從照片上看以bistro 而言我個人覺得裝潢似乎太過頭了,比我半個月前就該理的頭髮還過。

題內話,我一直覺得波士頓這半大不小的二線城市,因為位在東岸,歷史悠久,對歐洲的生活方式特別傾慕,加上文教產業發達,具有數量龐大充滿渴望、性喜挑剔、長於抱怨但又不是那麼花得起大錢的中產階級與知識份子,理當有利 Bistro 的發展,至於頂尖的 fine dining 則無甚可觀,舞台不大。而幾年吃將下來,的確也讓我發現許多吃起來頗多樂趣的小餐館。

我是抱著替名單口袋增加深度的期待出發的,但看了餐廳位置心裡卻不免惴惴,他位在Boston Common 週邊,一旁是高級水晶店Lalique,走幾步則是愛瑪仕,如果沒記錯,波士頓fine dining 的代表,名廚 Barbara Lynch 的No. 9 Park 也在附近而已。

晚上八點半踏進一樓時倒沒什麼人,要了一個在角落的位子坐下,抬頭便看到WBC波多黎個與多明尼加的經典賽,兩隊都已晉級,也都有一票大聯盟明星球員助陣,頗像表演賽,不過看了心中不免酸楚,於是加緊看菜單。

生食那一欄約略可以看出 Le Bernardin 的影子,但管他有影嘸影我都決定跳過,沒辦法,對西廚處理生魚的信心一直不大。記得有一回在15 East ,吧台前一位客人是他們之前的員工,才剛去 Daniel 工作,他對正在捏壽司的老闆大聲說:「厚,那兒的魚好腥柳!」我心想你是不曉得 Jean Georges 常來這裡吃壽司嗎?

前菜的選擇相當多樣,湯、蔬食、溫沙拉、乳酪、冷肉拼盤、慢煮豬五花、肥肝、酒蒸淡菜以及章魚,主菜也是海陸通吃,侍者來幫我點菜時我說:「嗯,我不確定究竟該選鮟康魚還是馬賽海鮮湯才好…」「哦,絕對是馬賽海鮮湯啊,這是我們家的經典招牌菜,主廚花兩天才做好,至於鮟康魚當然也是我們菜單上的常駐單品,每個季節會有不同的版本,現在這個是延續冬季的作法,不是不好,但如果和海鮮湯比的話…」這侍者很會說話。緊接著遞上酒單時他說:「我看你好像對食物更感興趣,如果有需要,我們可以提供你半杯酒的選擇,這樣你可以不同菜選不同的酒來搭配,如何?」

那.當.然.太.棒.了!我問醃章魚適合用配什麼?他推薦了一隻粉紅氣泡酒,據說效果奇佳,不然Sauvigon Blanc 或者Vermentino也行,我試探性地問一下用比較清淡細緻的雪莉酒配如何呢?他抬頭把問題丟給恰巧經過的吧台酒侍,只見那傢伙眉頭緊蹙了一下又舒展開來說" Yeah, why not",我說好吧,給我Vermentino,但海鮮湯呢?「哦,這湯雖然是以海鮮為底,但是因為香料、濃醇度和味道層次的關係,我會建議像是那支西西里 ^&*(#$%^,他的…」後來他再說什麼我已經沒什麼在聽了,因為只要可以,我總是優先選擇過去沒喝過的西西里酒,何況這支還是產自活火山Mt. Etna腳下!

我從洗手間出來,看了一下儲酒間---當然是透明的---回到座位上,發現白酒已斟好在桌上,心想「靠腰,他的半杯也太少了吧!」對人性本善的信念又回到今早剛起床的水平,可一湊近酒杯…趕忙嚐了一口,那善念又反彈了。此時侍者拿著麵包---用橄欖油、羅勒去烤的foccacia---來到我桌上:「喜歡嗎?吧台招待的雪莉酒,給你嚐嚐看的。」「太棒了,這是Manzanilla 吧?」「對,你剛說要清淡細緻的嘛。」坦白說還真想像電視上的 Robinson Cano 一樣跟這傢伙來個high five,好久沒遇到這麼既聰明又上道的服務了。

開胃酒:Manzanilla
雖說不多,但剛來時也沒那麼少,拍照前我已喝掉兩口了
(待續)










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Manzanilla ~ 學到一個酒,下次來喝喝看

becco 提到...

好說,這裡有大師的介紹

http://yusenlin.pixnet.net/blog/post/175122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