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26日 星期二

沒有任何人可以唬弄大自然




“NASA owes it to the citizens from whom it asks support to be frank, honest, and informative, so that these citizens can make the wisest decisions for the use of their limited resources. For a successful technology, reality must take precedence over public relations, for nature cannot be fooled.” 
—Appendix to the Rogers Commission Report on the Space Shuttle Challenger Accident, June 9, 1986

"在尋求公民支持的同時,太空總署必須抱持一個坦白、誠實且知無不言的態度,如此才能讓公民們對如何分配國家的有限資源作出最明智的抉擇。一個成功的科技,其對現實世界的考量必定要凌駕於公關之上,因為大自然不是任何人能夠愚弄的。"  

---理查.費因曼,挑戰者太空梭意外調查報告附錄

因為昨晚九點多就離開實驗室,回到家剛好看到公共電視台(PBS)的招牌科普節目NOVA,更巧的是,這集講的是311日本福島大地震。


Watch Japan's Killer Quake on PBS. See more from NOVA.

CH2

Watch Japan's Killer Quake on PBS. See more from NOVA.


Watch Japan's Killer Quake on PBS. See more from NOVA.

Watch Japan's Killer Quake on PBS. See more from NOVA.

Watch Japan's Killer Quake on PBS. See more from NOVA.

Watch Japan's Killer Quake on PBS. See more from NOVA.

Watch Japan's Killer Quake on PBS. See more from NOVA.

如果有人告訴我 NOVA 世界上水準最高的科普節目,我絕不懷疑。這集的節目照例有其水準,訪問的專家們都是一時之選,節目的節奏、鋪陳、分析還有畫面,都令我嘆為觀止。

看著直升機底下的日本,這個全世界對地震、海嘯以及核能安全最嚴謹、最有準備的國家,在大自然的力量底下顯得如此不堪一擊, 我從頭到尾合不攏觜。

令我印象最深的,是節目講到海嘯造成的傷害那一段。這次受創最深的宮城縣(我不確定,因為是英文節目)六十年前也曾經慘遭海嘯的襲擊,於是當地政府痛定思痛,在岸邊蓋了一座高達30呎的防水閘門,定期演習,並且有完善的疏散計畫。可是這一次的海嘯依然造成數以萬計的人命喪失,海嘯一路摧枯拉朽地波及內陸數公里處。

你可能以為,這次的海嘯一定是又破記錄了,以致於原來設計的高度沒辦法抵擋,沒錯,這樣的說辭常出現在台北市政府之口,姑且不論是不是騙人,但至少日本 311 的情況不是那樣。事實上這次海嘯的高度正好就是三十呎,就是當初設計的目標值,可是他還能長驅直入的原因在於,就在海嘯前幾分鐘,地震造成沿岸地層陷落了好幾英呎,於是幫助海嘯輕鬆跨過這道人為的屏障---名符其實的道高一呎,魔高一丈。

福島第一核電廠的災難也是源於同樣理由。沒錯,完善的設計讓反應爐一發現有地震變能自動停止運轉, 問題是已進行中的連鎖反應不是說停就停的,這個過程放出的大量熱能需要冷卻,偏偏同樣因為地層陷落,電廠外的防水閘擋不住大水,抽取冷卻水的幫浦發電機這就麼硬生生的掛了,偏偏這時候才發現,備用電池只有八小時的電量…

稍微接觸科學史或人類文明發展的人,都不難看出大自然所具有的想像力絕對是永遠超出人類之外好幾個星系(用贏過幾條街那種說法完全是個笑話),往樂觀的一面看,那是「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式的驚豔,正如二十世紀初的科學家們相信接下來幾代(物理)科學家的工作,充其量只是把各種測量的精確度再往小數點之後推個幾位,想不到才沒幾年,量子力學革命便撲天蓋地而來。或正當生物學家們開始對於數蟑螂腳上幾根毛之類的研究感到厭倦時,DNA的發現以及分子生物學的建立讓接下來幾個世代的生物學家們忙也忙不完,更讓我們有各種各樣超乎想像的基因改造食物(幹)。

往悲觀或說反諷的那一面看,就是像我們每天在實驗室裡抱怨哭嚎的,Nature always has its way to screw you up (大自然總是有辦法整死你)。我認為這是對科學的本質,以及科學精神有相當了解之後,人類心中必定油然而生的一種對大自然的謙卑(或孬樣)。

就像Feynman在上面講的,「大自然是不容任何人愚弄的。」

目前看來,這些感想當然是為了台灣核四的爭議所寫的,自以為接受科學訓練多年,我能做的,好像也只是這樣。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