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19日 星期二

美食家本無種乎?

不是要講fake blog或廣告文啦 (算我沒種)。

泡澡的時候翻了一下這期WS裡Matt Kramer 的專欄文章,叫"How can you be so sure",算是略有所得,不過把雜誌拋開之後一個疑問忽然閃進我腦海:

西 方飲食作家,似乎不流行講自己的血統、出身背景、家學淵源之類的,不僅鮮少著墨(除非是自傳),有些甚至刻意強調自己在美食履歷上出身寒微,例如爸爸每天 不吃飯只喝啤酒,媽媽只會加熱微波食品,從小在中西部長大的他直到念大學才看過一整隻的魚,或者直到第一次參加普利茲獎頒獎典禮才曉得同樣冒泡的香檳並非 可口可樂公司出品的…總是要讓人覺得,自己是靠熱情與興趣才好不容易自學成材,白手起家的。

反觀東方,或至少華文世界許多---但不是全 部---我讀過的飲食作家與寫手,哪怕只是公關稿,都免不了要強調自己對飲饌的熱忱來自於什麼前清翰林的高祖父,大稻埕布商的表舅公,或者台南小吃,北京 故都,六朝金粉,食在羊城等等等的流風餘韻,像是書腰上滿滿一排的名人推薦,或者彷佛沒有這樣的品牌認証,其人對飲食的見解便不足以昭公信了。

好奇的是,這究竟純粹只反應著文化背景的不同,還是發展階段的差異呢?

5 則留言:

WF 提到...

中文常說「富貴三代始懂吃穿」,因為中菜博大精深,沒有家學淵源難以精通?

becco 提到...

maybe(聳肩)…

但這不能解釋為什麼無論東方西方,最富創作能力的大廚,哪怕不是個個出身寒微,至少多半沒有什麼顯赫的家世的。而真正的創造或製作食物,比之美食家出一張嘴或只是敲邊鼓,要難上百倍吧。

我相信無論是創作或鑑賞都有一個finite的養成過程,我也完全認同評論需要考慮文本並且具有充份的背景知識始能為之。不過說像「家學淵源」、「富貴幾代」或「某某菜博大精深」云云,其實是在教育不普及、資訊不流通的時代流傳下來的說法,到現在這個年代,許多傳統智慧裡的時空尺度,或許得調整了。

Publius 提到...

還有一種可能性是:權威性來自於「家學淵源」,而不是真的對食物的了解。更甚則,很多台灣的「美食家」的重點都不在吃本身,而是他們生活帶給人的想像(偶也要當貴婦)之類的講出身微寒,豈不是壞了想像?

然後其實不只是美食評論,很多其他的領域在台灣都是如此。

becco 提到...

其實我無意一概而論,中文作品裡還是有許多很棒的。畢竟我拜讀過的有限,只是在比例上讓我感覺中西之間有這樣差別。

無論什麼文章如果散發出「教你如何生活才叫美好、幸福、有品味、有水準」的氣味,總是會讓我退避三舍,所以對他人「生活的想像」,實在不是我能置喙的,只能說…可能有些人比較有那個閒情吧。

對我來說,最有收獲和樂趣的,終究是紮紮實實或清清爽爽的談論主題本身的文章吧。

Publius 提到...

深有同感;能夠真正論事才是最清爽而有趣的文字,雖然美食這回事,我會覺得實踐(真正去吃或煮)依照自己偏好來建立品味才是比較有趣的作法。

順便幫本樓一樓的 WF 兄「抬轎」:他的食評相當直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