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19日 星期六

「料理東西軍」夢幻特選素材中的非夢幻元素

為了學一道菜,上網重看了好多集「料理東西軍」,看到原本想做什麼都忘了,只好下餃子吃。





人類史上最偉大的料理綜藝節目「料理東西軍」不用我多說,其格式不外乎是

1,簡介兩道菜或兩個主題,七位來賓第一次選邊
2,雙方陣營互相叫陣,介紹主廚,材料,開始烹煮
3,煮到一半揭曉各自的「特選素材」,播放外景影片,然後回到棚內加入這素材繼續調理
4,來賓試吃,做第二次選擇
5,繼續烹調,美味啦啦隊(應援團),然後FINAL PRESENTATION
6,最後的抉擇,揭曉,輸的一方撤收,看贏的那方享用美食

這是早期的格式,後來,特選素材的外景隊及棚內加入兩位記者(據說其中一位後來間接造成該節目的毀滅,但我對此存疑),又不知從何時開始,美食應援團從原本每邊三家變成一家店。晚期再變成"新"料理東西軍之後,花樣更繁複,素人開始成為來賓,試吃都改成從特別來賓中挑出一位,有時會請知名廚師來針對一個主題較勁(例如低卡美食、補腦美食等等),或者橫跨多集的企畫如拉麵名店「巖流島決鬥」…至於節慶(過年,耶誕)就更不用說了。

若是倒回去看,你或許會跟我一樣感覺到「料理東西軍」的結束是有跡可循的。但那也可能只是因為我自己最喜歡的一直是早期的版本。對一個綜藝節目我們的確不該賦予太多娛樂之外的意義,只是我仍想在心裡確認一下,自己最喜歡的部份究竟是哪裡?他的演變究竟指向或背離著什麼?

和許多人一樣,我最喜歡看「特選素材」這個單元。畢竟每集前後的叫陣、試吃時的驚嘆、應援團的廣告,final presentation時刻意炒熱的氣氛,以及敗陣撤收一方誇張的懊喪,都不可避免讓人感覺到「綜藝」的成份,但一旦節目拉到棚外,到山上、海邊(有時是海底)、田裡或者牧場時,那些漁樵耕讀散發出來的素樸氣息,往往就讓人感到神清氣爽起來,可是即使如此,為了節目效果,所謂「達人」們和外景隊取得「特選素材」的過程仍不免有戲劇化的誇張---至少我是這麼覺得---除了其中的一個小小的片段。

過去,「達人」們費盡千辛萬苦終於替節目張羅到夢幻食材之後,影片的下一幕便是他們和家人或同事一起享用那個夢幻食材---無論多昂貴多難養多難以捕獲---所做的比賽料理。

這短短幾秒,卻會讓我覺得,作為一個人最裡層的某個細微難以言說的部份,好像被碰觸到了,甚至讓我忘記此刻在看的,只是個綜藝節目。

一如我們所能理解的,農人們多半把最巨大、最肥美、最完整的材料,送到城市或餐廳裡賣最好的價錢;穿著鐵甲潛水的資深海女---通常節目還會特別強調全日本現在只剩三位--- 或許一輩子都不曉得他們從海底抓來的龍蝦,用來做的"paella"究竟是一道湯或者茶泡飯;那位不知為何就一個勁兒想在深山裡養出不輸原產地的亞伯丁黑牛的歐吉桑,猛一看可能以為所謂的威靈頓牛排只是一大塊麵包,心想:「靠杯,我心愛的牛兒哪裡去了?」

請這些「花一輩子只把一件事做好」的匠人們,無論是否生平頭一遭,品嚐將在棚內用他們的心血生產的食材做出的料理之所以動人,或許正因為那是個雙向的appreciation,融合著對彼此的欣賞與感謝,幾秒鐘之內,鄉間的產地與東京的攝影棚間的距離被一瞬間拉近。而我總覺得人在吃東西時的表情是最純真、最毫無防備的,每當節目進行到這一段,心裡便完全原諒那些甚至不如台灣偶像劇演員的生硬口白,開始從心底感覺暖暖的,直到節目終了。

當初究竟是誰,為了什麼,會在節目裡設計這樣留白似的---相較於藝人與廚師在節目中的賣力演出---段落我無從考查。要說噱頭、巧思或只是日本人多禮的傳統或許都可以,名之曰人文素養我也不反對,哪怕那樣講顯得格調不甚高明。

但無論如何,因為曾有這個段落的存在,才讓我覺得,料理東西軍真的是一個胸懷很深的節目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