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19日 星期一

「無知」是最大的廚餘!

好像有個關於米朗基羅的傳說是這樣的:

天天在一旁觀看雕刻家一斧一鑿把大衞從整塊大理石雕出來的一位小男孩,有一天問大師:「你怎麼知道他在裡面?」

另一個類似的傳說,估且也把他送給米開朗基羅好了,他說作品本來就是在石材裡的,「我做的只是把多餘的部份去掉罷了」

今天聽Nathan Myrvold (modernist cuisine的作者)的演講,精采絕倫,而且表演一流,但最令我感動的,是當他提到曾經在英國面對一位訪問者尖銳的提問:「你好大的膽子,竟敢把科學放到廚藝裡,玷汙這門藝術!」

N.M 的回答是

"I did NOT put science in the kitchen. Science was already there. I just take the ignorance out."

我不是把「科學」放進廚房,「科學」早就在廚房裡了,我不過是把「無知」拿掉。






再看一次他在NYT的影片,我確定我以前貼過,但無妨。Nathan Myrvold 是這週到目前為止我最崇拜的人,他大概也擁有我所能想像最完美的人生吧。


4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i'm very weary of posts like these...
do you think there's "art" in cooking?
do you think there's "science" in plating??

becco 提到...

Yes, and absolutely yes.

Acknowledging one does NOT rule out the existence of others.

Kagami 提到...

關於「我做的只是把多餘的部份去掉罷了」一句,
會不會是出自夏目漱石《夢十夜》中的第六夜?
剛好看過(雖然看不懂),印象中有相似的內文。

becco 提到...

我沒有看過夢十夜,所以也無從求証。只是憑印象寫的,倒是值得回想一下那印象是哪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