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8日 星期一

喝"Cru Bourgeois" 不是"去"布爾喬亞的好方法

你知道嗎,我一直覺得伍迪愛倫的電影裡面最好看的,總是在描寫知識份子的中年危機,或自以為是知識份子的中年人自以為是危機的危機,或者擁有比平均水平多了那麼一點點知識的社會中堅份子,或中間份子,或中位數附近徘徊著並且眼高手低的那一群人的…該說是庸人自擾吧。

所以這幾年他的作品儘管好看好笑且不能說缺乏創意,但卻缺乏一種通透心底的說服力,畢竟那部黑白的Manhattan 中的知識份子已過中年,危機都早已變成史蹟了。

還有,如果我告訴你我真的了解自己在前面兩段說的是什麼鬼東西,我的危機就絕不下於他鏡頭下任何一個角色。


下午去Costco 買酒水,blog推薦的Rioja Reserva 找不到。繞去TJMAX幫母親看她在Osteria by Angie 用餐後印象最深刻的矽膠桌墊,同樣找沒有,倒是買了兩件冬天的運動衣。再到隔壁的Bed Bath and Beyond繞繞,已經要踏出門了不死心再折回去,卻在收銀檯對面看到一個架子,上面寫著清倉,擺的全是酒杯,近看之下 竟是 Riedel Vinum半手工系列,雖然表面蒙塵但看到那價格我眼睛都亮了: 9.99 一只 (原本該店賣30,但BBB東西本來就不是最便宜的)。這下真的從出口走出去,拎了購物籃再回來,幾經挑選拿了 Bordeaux、Syrah、Nebiolo、Riesling/Sauvignon Blanc、Chablis的杯子,結帳時我依然不敢相信,趁店員包裝時一查才知道Amazon上半打賣132---差點回去把架上剩下的都帶走。不曉得幾個打折的水晶杯就可以令我興奮成這樣。

回到家,將東西搬上樓,換上新買的運動服在河邊跑了4英哩。今天沒戴iPhone自然不能用run tracker作記錄,跑起來格外沒負擔,接近家樓下時警察已經開始將封街用的路障回收,但天其實早已黑了。

在廚房裡將新杯子洗好晾著備用,原本還打算去一趟wholefoods買牛乳做優格,還要麵包與雞蛋,有的話甚至可以買點蛤蜊回來做麵,但轉念一想那股勁就鬆了。將牛排拿出來回溫,撒上鹽與胡椒;剩下一顆Yukon馬菱薯丟進冷水煮,抓一把櫻桃小蕃茄對半剖開,與碎的生洋蔥在碗裡用橄欖油、鹽、雪利酒醋用手抓過,再將菠菜鋪在盤裡,淋GR Vinagrette,最後放上剛才的蕃茄與洋蔥,刨點Parmigiano先吃了起來。將煮到八分熟的馬菱薯不去皮切塊,丟一匙橋邊的鵝油香蔥進烤箱烤,熱生鐵鍋,淋點油將牛排下去,過了三分鐘翻面時又丟一小塊奶油進去,這樣待會和Bordelaise Sauce (好久以前做的,一直凍著)之間的媒合效果會更理想---這純粹是我自己的想像。當牛排裏著鋁箔在盤子裡休息時,馬菱薯也差不多好了,放在盤裡撒上松露鹽,外面的氣溫只有九度,還下著毛毛雨,真是沒什麼比這更適合慢跑過後的身體了(真的嗎?)

飯後照Faure Brac 的建議做了一個藍紋乳酪洋梨派來配那天買的Sauterne (Haut Charme),第一次做,但簡單無比,只需要將酥皮解凍攤平,鋪上切片的洋梨,撒砂糖,用355c烤25分鐘,趁派還熱著將切丁的Rocquefort 丟上去,那將融未融的酥軟情態性感極了。

我吃著健康的沙拉、馬菱薯、牛排以及Bordelaise醬,想像著烤箱裡漸漸隆起的洋梨塔,電腦上播著 Amazon prime 免費提供的 Manhattan Murder Mystery (我已不曉得redbox的機器怎麼操作了),看伍迪愛倫與戴安基頓這對經典組合神經兮兮地追查鄰居家的疑似兇殺案,和其他作家朋友們討論案情時桌上一定擺著一瓶波爾多,女主角擅長做飄浮冰山之類的法式甜點,為了開餐廳正開始參加品酒會---那可是1945年的Mouton,伍迪愛倫竟還要她記得品嚐完吐掉,真是瘋了。

然後發現自己根本快變成電影中人物的那副德性---連開的酒都是Cru Bourgeois "布爾喬亞"的標籤撕都撕不掉---不禁開始有氣,對自己,以及對所身處的一切。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