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9日 星期五

【置頂】謝謝黎智英

(這篇文章文章寫於交易的最新發展---中出蘋果---之前,現在看來不免反諷,但我也不打算改了。

最近看到台灣媒體也很沒創意地在學日本選什麼年度代表字,我其實很早就想講了,2012或說過去三、四年我眼中的代表字就是「棄」,或者說由「氣」而「泣」最終終於還是「棄」,反正,就這樣吧)



黎淚訴:我要回家了

我由衷感謝他為台灣帶來的一切。

但朋友說,黎智英,商人嘛,不都是這樣?做不下去就走了,難道還真的跟你博感情嗎?

我完全同意朋友的話,在商言商天經地義,我們沒理由期待商人成為慈善家、革命者,甚至是烈士。

我問自己,那要怎麼評價一個商人對消費大眾的價值呢? 我想得到的,不外乎是他賺你錢的同時,賣給你的是什麼樣的商品。要是還有,大概就是這些產品,為我們帶來了什麼其他有形無無形的附加價值吧?

另一個蘋果的老闆,不也是因為這樣而受到人們的尊崇與懷念?哪怕他捐的錢遠少於蓋茲、巴菲特或川普。

壹週刊進來台灣之前,我也曾抱持著抗拒的心理,但在軍中很難不看到阿兵哥收假帶回來的壹週刊,很快的,中出(當時叫中時)、聯合、自由這些報紙變成專門用來擦槍、擦皮鞋以及裝備保養避免油汙用的耗材。待我真正接觸後更赫然發現,他原來是一個包容力如此之大的雜誌,文筆之好,見解之精闢,寫作陣容之高,在在讓我感到佩服不已。我曾害怕那是文字能力與閱讀品味上的「母豬賽貂嬋」效應,直到退伍且看到雲門林懷民當著聯合報小開的面,大讚特讚蘋果/壹週刊的文章,我才稍稍放下心中的疑慮。

我們永遠可以爭論,對文章好壞的判斷有主觀好惡與個人品味的因素,甚至不妨說,文章價值中所謂「文筆好壞」所佔的比例,根本不具多少決定性。真正令我以一個台灣人愈來愈不捨壹週刋與蘋果日報的原因,在於一次又一次社會的動盪、危機、爭辯、討論之中,他所堅持或說為大眾揭示的文明進步價值---沒有詰屈聱牙,晦澀空泛的廢話,而是用一種婦孺皆解,訴諸經驗常識暨人類共通情感,又能合於學理的方法呈現給大眾。

我毫不保留地說,至少在今天之前的壹傳媒,在這些地方,超過台灣所有其他媒體無數條街。

然後,無論你欣賞壹傳媒與否,靜下心來回想過去這十多年來的台灣,無論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環境、娛樂、消費,有哪一則值得大眾關注的新聞或醜聞,不是「香港人」黎智英旗下的媒体率先報導出來的?至於其他二、三流貨色,除了打從一開始遮遮掩掩地引用「某週刊」、「某日報」,到後來逕自翻拍其照片充自家版面,卻又能同時板起一副道貌岸然的臉孔直斥其非,究竟還有什麼值得我們閱聽大眾記憶的事跡?

黎智英走了,或許所謂的羶色腥的新聞會少一點,或許再也沒有裸體與屍體齊飛的場面(想看屍體可以上紐約時報網站),或許我們會少看很多我們根本「不必要知道」的新聞,或許我們的官員民代名流巨賈們會顯得更優雅、更高尚、更清高更有形象,或許從此以後在.媒.體.上.總統會顯露出他的智慧,副總統會變得木訥誠懇,院長會亮出他的主見,也或許遠在對岸的二奶會放手,部署在沿海的二砲會掉頭,國台辦官員的面貌更和藹,西藏的喇嘛再也不自焚(但達賴可能會被爆出"合理懷疑式的"醜聞),或許孩子們會變得知書達禮,腦袋裡灌滿了四書五經、發條桔子,或許原本「安和樂利」的社會看.起.來.會更團結更和諧更敦厚更有教養更有水準…

一個香港人離開這個容不下他的地方,不願留下來與我們博感情,固然令人傷感。但我們更該感傷與焦慮的是,那些仍留下來,號稱要與你博感情的,究竟是真的有心,還是他們本來就無力?

更重要的是,那些甚至無法為他們的老闆以一個商品本身的價值,取得在商言商式勝利的產品們,究竟能帶給我們什麼?

黎智英要回家了,而我們的家,又會回到哪去?



13 則留言:

becco 提到...

這就不是我們老百姓能了解了,我們只能吞下去…

百無一用是書生啊

匿名 提到...

只賣賠錢的,那能賣多少錢?黎智英又不是來救台灣的,台灣沒有新聞自由的條件,幹嘛浪費時間在這裡?

人生苦短,不值得的。

WL 提到...

becco大,

對照詹宏志最近在壹周刊專欄 提到台灣電影宣言(1987)
起草人無異議地希望發表在人間副刊;
三少四壯最近的"血腥瑪麗"真是反諷的苦酒滿杯.

多虧黎智英,
讓這種hate-mongering 聯合社論有了照妖鏡
感謝黎智英,
讓這幾年台灣還能有個健全"腦筋體操"練習地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forum/20121017/34579210)

香港人失敗了,
我們的家園還會是機會之地嗎?
應該還是, 不過八成是land of crony opportunity...
同聲一悲.

WL

becco 提到...

剛重看了一下自己這篇悼文,驚訝地發現裡面竟一句髒話也沒有,這大概就是所謂哀莫大於心死吧。

樓上兩位朋友的留言明天睡醒再回覆。

becco 提到...

匿名兄,

我同意你的話,he did his job,and that's it.

WL,

你短短的留言挑起我更多想說的話,只是昨天寫文時忍住了,因為我最想說的還是謝謝。但其他的,或許在留言的部份講也不壞。

有關三少四壯:
曾有很長很長一段時間,在我心目中這是台灣報紙專欄的最高峰,有非常多厲害的人物,寫非常啟發人的好文章。不過現在的水準其實也呼應了他存在的報身本身的水準,覆巢之下只有完蛋的份。 (但我同時也懷疑那個「謝微笑」是某知名作家設的一個局,有點像她成名作的玩法,但不是很確定,也無從求証)

對了,有人看過同一集團的這玩意兒嗎
http://www.youtube.com/watch?v=08BtE-gsAYM

Amazing , isn't it?

那篇聯合報的社論最可憐可鄙的地方在於,把黎智英或壹傳媒的「戰敗」講成是他們以及某一種價值觀的「失敗」,然後以此大作文章來黨同伐異。

試問,黎智英是因為壹週刊、蘋果不賺錢?賣不好?乏人問津,才黯然退出台灣的嗎?試問每天中午之後,各便利商店報架上剩的是哪幾家的報紙呢?在人潮比較多的地區的7-11,週末時還買得到周二出刊的壹週刊嗎?

想想豈不荒謬,中出與聯合這種每年閱報率排行輪流吊車尾的所謂大報,今天竟然可以義正辭嚴地出來,對未必比他們叫好(但好歹也贏過一條街)但絕對叫座的報紙指指點點,會不會太太太黑色幽默了?那明天是不是要輪到中央日報或新華社出來教大家選賢與能?

以上純粹只是一個常買報紙雜誌的鄉民的田野調查心得。有錯請指正。

至於壹電視賠錢,牽涉到的層面比較廣,我所知有限,或許真的就是像楊照這篇講的吧 http://udn.com/NEWS/OPINION/OPI4/7432637.shtml

但我想,與其說是非戰之罪,還不如說是戀戰之罪。而那是每一個具有浪漫英雄氣慨者常蹈的困境,只是,就像黎自己講的,輸了就是輸了。

(待續)

WL 提到...

余生也晚, 沒趕得上人間最風光的時候,
但現時的三少四壯當真只能話白頭了.

聯合那篇(以及其他篇)說是hate-mongering
興許是太重了;
或可說是patronizing吧, 把自己當做道德中心,
而世間都是刻意扮傻裝丑來襯托其道德操守價值觀
無懈可擊--
您怎能說他銷路不好呢, 講着講着我又再被強迫推銷了
一次恨意.

恨的是自以為質報惡紫奪朱爾乃蠻夷廟堂我自居之
("淺碟"市場無法區分質媒量媒啦 難怪我們賣不好)
恨的是沒人信的媒體在暗爽訕笑着有人信的媒體沒人性
(Without fear or favor, 切, 那是什麼可以吃嗎)
恨的是香港現在的辦報環境不會更好但黎胖子仍是要走
(主審線審都是我們的人, 看你們怎麼跟我鬥)

至於楊照那篇抽落水狗的文章 邏輯容或合理
但是壹傳媒這十年真的只有do the thing right嗎?
And they are happy now:
"gotcha! you deserve it right!"
羶色腥敗、禮義廉勝;
總算是贏了, 少了一味也說不得了.

恨意滔滔, 還請becco兄海涵
最後要向您的置頂致敬, 真是沒有比這個更重要的了.

reader 提到...

this is a sinking island... 但無奈難過的同時,「或許總統會顯露出他的智慧,副總統會變得木訥誠懇,院長會亮出他的主見,」還是讓我忍俊不住..... 讚啦!

匿名 提到...

請看謝微笑的最新回應,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驕傲,這種致歉是在致甚麼歉呢?
http://news.chinatimes.com/reading/11051301/112012102200324.html

becco 提到...

我只能微笑著說……

哩.嘛.嚎.啊

becco 提到...

黎智英從上週起在壹週刊上寫他的經營傳媒的心得,從創辦香港壹週刊講起,很值得一看!

becco 提到...

"香港人失敗了,
我們的家園還會是機會之地嗎?
應該還是, 不過八成是land of crony opportunity...
同聲一悲."

網友WL上面的留言我一直惦記著,對留言也僅回應到一半,這篇哀掉言論自由的東西置頂期限到了,所以,讓我把最後一點點話說完吧。或許你也會同意我,相較之下,買下壹傳媒背後的金主究竟是不是另一個或同一個中出,其實不那麼重要。

我最想說,並且在這樣一篇文字裡提醒恰好看到的朋友的事情是,今天黎智英徹底結束他在台灣的媒體事業(壹電視、壹週刊、蘋果日報),不必看成是壹人、壹報、壹傳媒之失。

我們不妨藉這個機會看看,這終究是一個什麼樣的政府、什麼的國家,什麼樣的環境?

我不曉得十年之後的自己會怎麼看今天,但我必定會記得,曾經在台灣,有一個獨領風騷、獲得廣大閱聽人共鳴的媒體事業,他並不是因為沒有做好自己的工作,怠忽責任,或者違反了民主文明社會該有的律則而受懲才不得不退出台灣。

他.剛.好.相.反。

WL 提到...

"2012或說過去三、四年我眼中的代表字就是「棄」,或者說由「氣」而「泣」最終終於還是「棄」,反正,就這樣吧"

由衷贊同.

另, 未來不出三四年大概是「噤」吧。

唉。

WL 提到...

"2012或說過去三、四年我眼中的代表字就是「棄」,或者說由「氣」而「泣」最終終於還是「棄」,反正,就這樣吧"

由衷贊同.

另, 未來不出三四年大概是「噤」吧。

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