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4日 星期二

見山又是山惹,per se 2012 (I)

從紐約開車回波士頓的路上我一直想心算下面幾個數字:

零點九的十次方是多少?零點九五呢?零點九八呢?換成十五次方的話,又會怎麼樣?

別擔心,既然你能看到這篇文章(至少是開頭),就表示我平安抵達了,換句話說,沒有心算出來。

把式子丟進google,得到的答案是這樣的

0.9^10=0.34867~35%
0.95^10=0.5987~60%
0.98^10=0.8170~81%
.
.
.
0.98^15=0.7385~74%


現在了解為什麼愈來愈多名廚成名之後便開始標謗「簡單、自然、返樸、最低限度烹調、以食材為主體」的料理了吧?

好啦,開個玩笑,但用這個作開頭來談Thomas Keller的紐約餐廳 per se ---以最近一次用餐經驗為基礎---或許不失為一個可以拿來作文章的觀點。

(待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