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22日 星期六

人間知識價若何?

哥大的菲利浦.金教授受邀到波士頓開示大家,將有一連三天的講座演講。這位迄今為止離諾貝爾獎最近的韓國人是我們這領域名符其實的先驅,無論手邊正在進行什麼重要工作,都該去聽才對。

可是我下午還要去無塵室…」「今天這場的內容以前就聽過了吧,至少title看起來很眼熟…」「想到還要騎車去那邊想到就懶啊…」「我腳踏車前天被偷了…」「現在去已經沒位子了啦…」還有一個最有說服力的理由,是那位新博士後Y說的:「今天講的就是我在他那裡做的博士論文嘛」「厚,不早說」我們用很誇張的口吻糗他說" Who wants to listen to those spin and pseudo spin bullshit…"

結果到了大演講廳,發現其實所有人都到了。至於我,則是跟Y一起騎車來的,他在我身後時還吼說:「我是因為覺得在這樣的午後出來騎段自行車挺愜意才出來的!」坐定之後還拿出三篇paper(s),說要趁在台下無聊時讀完。

但其實演講很棒,雖然難免有已經聽過或聽說已久的內容,依然有收獲。我常感覺聽seminar或colloquium 就會覺得別人好強,實驗進度好快,但去到conference 就又會覺得原來別人也這麼笨拙,做得也那麼鳥蛋啊。

再騎一程自行車回到實驗室。下午四點鐘,日頭明顯西斜,天光則更加金黃耀眼,無所謂地灑在只在末梢或者深處才開始變色的路樹上。美東初秋真是美麗的時節,踩著踏板徐徐前進,這個時分特有的涼冷輕拂在臉龐,身體則因運動保持暖和,那格外予人一種安適感。回想剛才短短一小時Kim所講的內容,大家總愛耍帥說地輕描淡寫,但我們心底比任何人都明白,那是匯聚了多少學生、教授的腦力、血汗與青春歲月所完成的了不起成就。哪怕與整個大自然所擁有的祕密相比顯得微不足道,但站在全人類對大自然某一部份的認識的崖岸邊上,前方是一整片漆黑的未知,每前進一步,都是無比艱辛困難的。




回到實驗室才發現原來還是有人沒去,留守的J告訴了我一個令人震驚的消息:「今天在學生中心的Job Fare有Dropbox的攤位,只要你去和他們哈拉兩句,就免費送你五GB的dropbox容量---但是現在已經結束了。」

我幹!他媽的你怎麼不早說啊,你要是打電話給我我馬上飛奔回來呀。Oh man, 5GB耶,演講這東西什麼時候都有得聽,但免費的5GB dopbox空間? 要知道我們用的愈多,對 dropbox就愈無法自拔,今天如果是google drive、iCloud、Amazon jungle那些爛東西就算了,但是dropbox是完全不同大氣層的雲端啊!!!

然後整個下午直到晚餐前,我不時會聽到從J的辦公室傳來像上面那樣的賭咒與慘叫,顯然每個人都很願意拿親炙大師的機會來交換5GB的空間。

倒是我們另一位博後H顯得比較冷靜,他問J:「你和他們聊了什麼?」

J:「沒有啊,我就走過去Dropbox 問他們有沒有在聘物理學家。他們說沒有,但可以給我5 GB,如果我有在用的話。」

H(用他一貫誇張高八度的口吻):「那你怎麼不問他們" Why don't you need physicists? Don't you Dropbox people want to know how box drops?"」


6 則留言:

Renee 提到...

從頭看到尾笑不停,最後一句太讚了。星期一我會到。

becco 提到...

您內行的,我就是因為聽到那一句才會想寫的啊。

匿名 提到...

請問Becco,drop box有什麼獨到之處是google drive無法取代的呢?

becco 提到...

哦,我沒有說他是G drive無法取代的,世界上沒有什麼東西是無法取代的。但是我的感覺是他還沒被取代。

或許可以說是個人主觀的偏好而已,dropbox對我來說就是一個字"順",不用想太多或需要什麼磨合,用就是了,而且愈用愈順,就像歐洲傳統產酒國的餐酒,邊吃邊喝不小心就幹掉一瓶半瓶…

G-Drive沒有給我這種感覺罷了。事實上,雖然我是google的忠實支持者,我實在覺得他的使用者介面並非最好的,例如現在的gmail,要回信或轉信或trash,我都需要花幾秒種想 (也或許是我資質魯鈍)

BG 提到...

我是偶爾來的潛水客
您最後那句讓我忍不住大笑了
外子也是學物理的
晚上要轉述給他聽
相信他也能會心一笑

becco 提到...

怕他不要也覺得心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