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2日 星期四

Wishful thinking

 

半夜回家,熱了1/4杯的巧克力蛋糕,又不甘心一天就這麼結束,因此即使知道不可能充份發揮我那所剩無幾的大禹嶺春茶的充泡潛能,仍舊在小茶壺裡放新的茶葉,配已經不濕潤柔軟的蛋糕,轉換一下心情。剛好在紐約時報網站看到上面這段影片,於是又點了那篇饒富興味的文章來看。


作者Mimi Sheraton 是NYT 70與80年代的餐廳評論員。今天阿桑的任務是尋找正統的紐約味,回味中間有 "well-defined hole" 的bagel (他有解釋這為什麼重要)、去上東城的Deli 品嚐他心目中遠勝過Katz Deli的Pastrami、還有東村的正統紐約Pizza (對不起,聽到這種名字我還是不免會起一種唧唧咯咯的過敏反應),以及 Bronx 老店 S&S 的正統、"baked with love" 的紐約乳酪蛋糕。


她說重點不在什麼版本的紐約口味比較優越,而是在今天的紐約,究竟要去哪裡才能找到那撫慰(她那一輩)人心的舊時味?紐約以外甭提了,看她形容西岸的bagel就像聽台南人嫌棄外地的魚丸或牛肉湯一樣欠揍,雖說這種心情我不是不能理解。


我承認那個 Pastrami Queen 的 Pastrami ---原來還有不同的 cut---實在吸引人,要是真比Katz好吃,那說什麼也得一試,而且的確,在紐約真的似乎隨便買到的 bagel 都比別處要好。


但總歸來說,這些New York Classics在一個外地人眼中,充其量還是驗證了「撐得久就是你的」那句老話罷了。畢竟無論再怎麼號稱「正統」,我依然不太想在 Pizza Magherita 上撒Parmesan cheese吃,cheese cake無論再怎麼「紐約」,終究還是cheese cake 罷。


然而我將抱著這個斷章取義地結論上床---但願別夢到凱因斯的幽靈---明天一早再掙扎著起來,與胎歌的graphene奮鬥。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