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22日 星期日

"Don’t psychoanalyze me! Many have tried. All have failed."

這標題是伍迪愛倫在電影中的夫子自道。

我看他那世界風情畫系列的最大障礙是,常會不自覺地想刻意忍住笑,總覺得與其隨著他埋在對話裡的那些哏拍案撫掌,不免令人感覺假掰浮誇,還不如裝出一派渾然不覺的天真模樣來得政治正確。可是另一方面,標謗著自我壓抑不也是假掰的pseudo-intellectual 的正字標記嗎?

還有,我一直忍不住惴測他開拍之前心裡的盤算是這樣的:「嗯,我現在老了,名聲、地位、醜聞都有了,那電影就不一定要老在曼哈坦拍了吧?反正機票和食宿一定有人搶著贊助,票房也不會差,可以去世界各地玩一玩順便拍一支電影聽來很不錯啊!」



看To Rome with Love 的當下這種感覺更強烈了,畢竟他在電影裡想講的(如果真的有的話),好像沒有非要在哪個城市不可。碎唸又神經質的猶太人、假掰愛賣弄的"知識份子"、為賦新辭強說愁的"藝術家"、老在疾沒世而名不稱焉才子佳人,以及糊粴糊塗墜入愛河的曠男怨女,哪座城市沒有呢?

不要誤會我在抱怨,事實上電影讓我度過了非常愉快的兩個小時。但這些人那些事既然是構成所謂充滿「(中產)人文精神與(微酸)幽默」的小品、廣義的藝術電影的骨幹,既然書讀太多的一致性苦悶看來總那麼似曾相似,那麼,找些不同的背景宣洩一下,聽牢騷順便欣賞風景與古蹟,總好過永遠悶在一處吧?

讀萬卷書要是不行萬里路,人很快就會不行的。

跟去年這時候上映的 Midnight in Paris 相較,To Rome with Love相對顯得比較鬆散,並且我看不太出貫穿其中那四個支線的主題,當然作為一個眾生相式的電影,他依舊具有伍迪愛倫式的荒誕幽默以及充滿典故趣味與機鋒的對白(WA自己演的那一段真的十足爆笑,但我還是別說比較好),並且顯得不那麼刻意。每條支線似乎都還充滿著發展性,Roberto Begnini演技洗練又充滿舞台劇般的立体感,從頭到尾的音樂好聽得很(原來其中一位演員真的是歌劇男高音),Panlope Cruz 溜到不行的義大利文完全掩飾住歲月的痕跡與開始走樣的身材。最後,羅馬依舊是羅馬,她讓每一個正當鼎盛的城市看到她,都會像青春偶像遠遠望見蘇菲亞.羅蘭時般自忖:當有一天我老了、衰敗了,能擁有她現在這樣的雍容華麗嗎?


騎車回家,以及在廚房煮麵時仍回想著電影的場景,問自己伍迪.愛倫為什麼要這樣把四個不相干的故事拼貼在羅馬?還是,沒有主題也是主題?

現代羅馬的規畫者最終放棄建築一個能將整座城串聯起來的地鐵系統,因為無論他們怎麼挖,這在時間中層層積累著大大小小故事的永恆之城,每被開挖一吋,就會冒出絕不允許被破壞的古蹟,於是每個人活著,便不得不像開頭那位交警說的"my job is to stand up here, I see all  people, in Roma, all is a story!"

或許這是導演向羅馬示愛的方式。


還有,該找時間復習一下Manhattan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