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2日 星期六

Keeping what?

回家吃晚飯的途中在一家書店門口看到這塊小黑板:

當下並不曉得這位Peter Carey 是何方神聖,拿手機上Amazon一查才知道這可是史上唯二獲得兩屆布克獎的作家之一(另一位是南非作家柯茲),今晚七點小說家親自來到書店與讀者們對談他的最新作品"Chemistry of Tears",正要踏進書店才發現已經快九點了,與我迎面撞上的那位先生搞不好是散場後的最後一位聽眾,也或許是作家本人? 

再查一下,發現似乎是有趣的小說以及作者,要買嗎?搞不好還有作者簽過的。嗯,目前的零售價是26元,亞瑪遜賣16.66,Kindle版12.99,窮學生如我,該怎麼做非常明顯了。 

然後,我便在退出門的那一刻看到在門另一側、新書櫥窗的牌子

15 則留言:

豬豬 提到...

我只是一個路人,不過看到那樣子的標語,心裡還是會小小的難受了一下。

可能,就少喝兩杯咖啡或少吃一點外食,當成support local business吧。

貓。果然如是 提到...

你好,我是貓
想詢問是否可以借用本文最後一張照片?
近期要談「台灣讀立書店旅行」
照片中的文字十分切合

如果能借用在簡報中除了刊載出處外
還需要注意哪些?

祝好

becco 提到...

沒問題,需要其他細節的話請email給我。

貓。果然如是 提到...

太感謝 becco 了!!
我會好好的分享!!

becco 提到...

小事一椿。你要做的東西(台灣獨立書店)真的很有意思,我自己也常好奇書店這東西未來會發展成什麼樣子。

就像影帶出租店被郵寄dvd的netflix打垮,不久又被更方便的redbox取代,然後如今我發現自己用了一陣子redbox之後,已經都在Amazon上用instant video看影了,這不過是三四年之間的事情,曾經到處都是百世達,而今安在哉?

雖然不樂見,但書店恐怕也難避免這樣的方向吧?這獨特而且吸引人的場所,是不是早晚會變成像和平東路上的那些筆墨莊一樣,漸漸歸屬於小眾,只有特別有次嗜好的人才會造訪、消費,而不在是與大多數人生活有交集的地方?

不過我那天覺得,或許物極必反,網路發展到極致,這些小書店搞不好會活的比較好。也不過才幾年前,大家開始擔心連鎖大型書店會把獨立小書店的生存空間全吃掉,就像Tom Hanks的電子情書裡演的那個態勢,的確後來的發展也類似,看起來小書店倒了一堆,但也不過幾年的時間,美國的Borders倒了,Barnes & Noble看起來總是空蕩蕩的(我來美國好像一本書也沒在他家買過),反倒是學校附近獨立書店還頗興旺,或許人們終於厭倦那些光鮮亮麗但就像costco、walmart、target一樣不斷復製、漫延的巨型連鎖書店,看似親切但顯然根據同一份SOP表現出來的"好"服務,以及充滿矯情與匠氣的文案…寧可為了獨立、個性化的服務,或者具有差異化的消費經驗,多付幾美元的書錢去獨立書店買書看書---畢竟要省錢的話上Amazon省得更多---而不是處在中間顯得很尷尬的大型連鎖書店。

這是我的一點想法,不曉得如今台灣是不是也有這樣的趨勢呢?

貓。果然如是 提到...

我自己也還在想要怎麼去為這個世代下一個小節。
你說會消失嗎?
但我看到的是擴散。
許多的個人小雜貨店的經營越趨多元
朋友的民宿也闢出一個空間賣她挑選的商品和書籍
新書活動也未必要在連鎖書店舉行

我也還在看,個ㄉ
獨立的精神和現實的並存真的很重要。

總之非常感謝你慷慨的幫助
當天分享活動如果聽眾有特別的想法
我再與您分享

順道感謝您的文章,帶給我不同的觀點。
goodday

becco 提到...

不會消失,但也不可能像以前那麼開得到處都是。一般所謂的「書局」只會愈來愈少,美國如此,台灣我想也差不多。

以後重慶南路會變得怎麼樣我不曉得,也不太敢去想。

我現在好奇的是,那些終究會剩下的一小部份,會是什麼樣子的書店呢?

貓。果然如是 提到...

就我認識的幾家台灣獨立書店
慢慢走向多元多角經營
兼營咖啡輕食,舉辦新書講座,電影分享,獨立樂團演出,因為這些書店在設店時已經有預留座位區

有的時候這些書店也擔負社區教育功能
或是文化閱讀的推動
關心社運,農運等議題

空間雖小無法像連鎖書店或網路書店那樣陳列提供大量書籍,但由各書店經營者自行選書的歷程也分別了每個空間的性格。軟體(店員)的部分恐怕是連鎖或網路書店無法超越的。

我會訂閱一些獨立書店的RSS或加入網路互連,
他們會告訴讀者最近有哪些新書到店,
我會從中挑一兩本請店家幫我留書,有時間就過去領書,見面也聊一下

如果是即用書才會考慮到大書店或網路書店訂。

那些空間是每座城市不同長相的原因阿!

becco 提到...

你說的多角化經營我也有看到,只是在我心裡總會有一個聲音:難道書店就不能只是書店嗎?

或許這樣的期待早已不合實際了。像你講的,由書店店員或老闆專門挑選的書,或許能符合特定口味,但這樣一來難免就只能小規模經營了。而另一方面,當網路愈來愈方便,amazon的介面和軟体愈來愈聰明,"找書"的這個功能難道就不會被取代?而且,在一個愈來愈不需要書本的時代,這樣熟門熟路有所謂職人或達人氣息的店員,是不是還容易雇得到?

總之我要說的是,像這種能提供諮詢、建議、販賣獨具的慧眼的利基,究竟能養活多少書店?

我有點懷疑,但另一方面那很可能是我自己的習慣帶來的印象,因為即使在那個留連書店的年代,我也鮮少依賴過店員提供的幫助---除了結帳或查庫存之類的。更多的是與我一起去書店的人,站在一排排的書架前,取下一本,跟我說他上次在這本書裡看到什麼精采的句子,這位作者多強又多厲害,兩個人在那樣逼迫人的狹窄空間裡陶醉不已,接著又彷如大夢初醒,繞到書架背面,取來另一本,指出這本和那一本彼此間參差對照的趣味,也或者,我們不經意在原本要找的書旁邊看到另一本相關的書,驚喜地發現更多更廣的世界,橫向縱向隨意聯結,一發不可收拾;甚至只是書名雷同誤被店員歸到同一個架上,內容其實風馬牛不相及造成的笑料;或者你就是信步晃進一個叫書店的場所,放任自己的目光,直到他停在某個莫名的位置,拿起來,只因書名貌似有趣,可惜打開一看,那個字体或排版甚至只是油印的味道令你說不出的討厭,於是把他放回原位…或惡作劇地藏起來不讓其他人誤入這個陷井…再漫無目標地晃到別處…

對我來說實体書店存在的價值,仍舊在於「實体」兩個字,實体的書,書的實体,其他都是次要的。

貓。果然如是 提到...

我倒是會因為書封或是排版風格而決定第一印象,如果不是心儀的作者的話。這就是網路書店沒辦法提供給我的。

我先前會固定去一些小書店,和店員熟識後,有時還會收到mail告訴我最近有誰的書要出版了,或是他認為哪本書我可能會有興趣,可以幫我留書...超貼心服務。

書店提供的服務只有在深入社區後才有辦法深化。我想大概是這樣吧!

本來依約定要來報告分享會情況,但是非常殘念的上週二的分享會因為颱風過境所以取消了 XD

話說回來,下週得再去一趟有河book巡些新書:)

becco 提到...

書和書店果然是怕大水啊…

來看一個振奮人心的新聞,或許我們可以從中學到一些不同的東西

http://www.nytimes.com/2012/06/21/books/french-bookstores-are-still-prospering.html?_r=1&ref=arts

法國人真是好樣的!

becco 提到...

呃,我收回上面「振奮人心」四個字。我承認剛才留言時還沒看完這篇報導。

坦白說,我很難相信法國這樣子用政府補貼或者限制書價折扣上限以及對電子書的障礙能一直維持下去。

我現在明白為什麼那時在巴黎,只要一拿出Kindle 看書就會感受到旁人的目光了…

貓。果然如是 提到...

法國書店繁榮,好的。這次停留巴黎,多一項功課可以做:)

好的產業,值得保留,即使時代汰換,都還會有能留下來的價值。

becco 提到...

http://udn.com/NEWS/OPINION/OPI4/7342184.shtml

重慶南路書店街式微我一點也不意外,這真的是早晚的事。只不過還是不忍心點新聞去看就是了。

becco 提到...

上週紐約客的一篇文章
http://www.newyorker.com/talk/financial/2013/07/29/130729ta_talk_surowiecki

講Barnes and Noble 在放棄電子書Nook之後起死回生的可能,文章裡還提到小眾、在地、非連鎖書店在美國目前正愈來愈興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