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21日 星期四

Food Inc.

很欣慰公共電視有引進這部在美國造成轟動的記錄片,希望大家願意花一點時間看看。

要開放美國牛不是不可以,但我們是不是該要求政府,至少把來龍去脈以及風險講清楚,再來談讓人民自己做抉擇?就算只為了繳保護費給美國,大方承認又何妨?閃閃躲躲,扭捏作態,用偽科學包裝反科學,卻又口口聲聲要大家「尊重專業,講求科學証據」,是對人、對科學以及對「專業」兩字最大的汙辱。

請想像兩種情況:

1,一堆你一看就知道會支持政府任何說法的學者專家名嘴出來打包票說美國牛沒有問題,美國USDA把關很嚴,NIH每年花一大堆錢研究,林書豪天天吃才上NBA,美國科學發達舉世無雙,所以身在第三世界的我們只需要負責相信,安心享用就好。不過,如果國人還是有疑慮---什麼疑慮,話都講成這樣滿了,難道是宗教信仰上有疑慮嗎---那政府一定會嚴格作好把關的一個或兩個動作,三管五卡,請大家放心食用。

2,政府承認美國牛的風險不能排除,只既有的研究還沒辦法完全証明或否証他的安全疑慮,在美國與歐盟以及或許包括國內學者在家都莫衷一是的情況下,政府過去是禁止的,但考慮到與美國政治經濟軍事關係等等的因素,兩大之間難為小,現在將採有條件開放,請大家多擔待,政府一定會嚴格作好把關的一個或兩個動作,三管五卡,請大家放心食用。


試問,你覺哪一個比較合乎事理?哪一個比較能夠達到「讓民眾自行選擇、承擔風險」的初衷?作這種判斷,不需要生物化學或公共衛生的博士學位,基本常識和簡單但必須是正確的科學精神才是重要的。話說回來,那些吃了地下電台廣告的藥吃到洗腎的無辜民眾,哪個不是「自行選擇」下的受害者?而現在我們的主事者持得是上面哪一種態度在處理這件事?告訴我這究竟有多科學、多專業。

說穿了,所謂「清楚標示,讓想為美味冒風險的人自己選擇」的理想,恐怕只適用微風廣場販賣的prime rib,因為他不標出來賣價反而難拉高。問題是,難道肉商只會進口這些高級肉嗎?回想當年美國爆發狂牛症時,日本吉野家全部改賣親子丼的歷史(築地元祖店例外,但我幹嘛去築地吃吉野家),不是只有美食記者或部落客口中那些「滿佈油花,肉質甜美,兩面只用大火快速封住,一入口肉汁便汨汨流出,經過適當熟成後咀嚼起來還帶有核果芬芳」的牛肉才是「美國牛肉」,美國的牛沒那麼厲害只長漂亮的上肉不長別的,否則家家戶戶都該養一隻。 


想想以我國政府單位把關之嚴謹,官員之負責任事,領導者之英明神武,那些美國人不要的東西會不會進得來?內臟絞肉會不會濛混過關?因為Jamie Oliver踢爆的pink slime現在被全美的麥當勞、Burger King和溫蒂停用了,那麼中西部那些投資了幾十億美金的加工廠關門了沒?如果今天台灣也有pink slime,你意外嗎?世事難料不是嗎?

看看更下面Jamie Oliver的影片,想想一條牛有多少ribeye,有多少filet mignon,多少hanger steak或porter house,猜猜看其他部份怎麼辦?丟掉嗎?有沒有注意過,台灣costco和美國costco賣的牛肉cut不一樣?很多在美國沒有的台灣都有(not that they are bad though)。

不要再講那種「美國政府對食品把關比我們嚴格  (影片裡的美國官員和肉商超牛逼,真的不能怪我們政府擋不住),三億美國人吃了都沒事台灣人完全不用擔心」這種不負責任的話。如果只相信官方說法,天安門廣場也沒死過人,張學良是自願留在台灣的,禽流感根本沒有爆發過,馬英九智商180,唸建中時還看過麵食部的蟑螂在煮麵的湯鍋裡奮力逆流而上,因而立志要當總統.只是,他並不曉得有一種現象叫作熱對流---缺乏科學素養害人害己,由此可見一斑。

1 則留言:

Ich 提到...

偶尔看到这个博客,LZ很是愤青啊。其实,“说”比“做”容易,批评谁都会,但真要提出建设性的意见却非易事。台湾政党纷争烦乱,执政党处处制肘,执行力必然下降。不管用什么理由和方式推动美牛,总会被批评。所谓出力不讨好,也莫非如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