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12日 星期四

偽科學,假先知,真落後

以下是一篇絕佳的公民素養教材,請大家一定要耐著性子讀完他。

 郝談都更:地主反對未來有退場機制 2012-04-12 01:33 中國時報 【林佩怡/台北報導】
  
台北市長郝龍斌昨天上中天電視的《都更風暴》特報,跟主持人陳文茜對談,節目從印尼地震談都更,認為北市老舊房屋多,基於安全應該執行都更;陳舉紐約等都更案例批文林苑事件是「公民素養不足」,還抨擊內政部長李鴻源日前的言論。  

陳文茜說,都更條例從一九九八年制訂以來,法令門檻愈修愈低,該條例被抨擊是為財團量身訂做,但昨天印尼發生大地震,台灣也面臨很多斷層和地層問題,台北市逾卅年房屋占五五%、四十年房屋約一四.五%,若發生規模四以上地震,恐造成全面摧毀。  

陳文茜說,墨西哥比台灣落後,但他們發生地震死亡率近零,那是因為他們透過都更提高建築標準,「難道我們是比墨西哥更沒有素養的國家嗎?」她又說,若台北市不都更、發生地震老舊公寓造成許多人死亡,現在那些「正義之士」要負起很高的道德責任。  

陳文茜又說,紐約平均都更時間是一年半、倫敦兩年、英國三年,那是當地公民素養足夠,也不會有媒體罵紐約市長彭博是「土匪」。往後該如何處理都更案?郝龍斌說,若有類似文林苑事件,將會更慎重處理,若地主不願意,就有退場機制。  

郝龍斌說,拜訪市民時,發現老人家住在四、五層樓的老舊公寓,有八、九十歲老人家對他說「住在這裡跟坐牢沒兩樣,每天只能呆在家裡」,有些地方連消防車都進不去;但內湖有個清白社區,當時有四百多戶居民,都更後每戶使用面積從十幾平方米增加至廿八平方米,環境和消防安全都比以前還友善。  

陳文茜也諷刺李鴻源說,法律明文,地方政府不依法代拆的話,就可以請內政部介入,但內政部長李鴻源罵市府「居住不正義」,可能他剛上任不太清楚,請部長資料先找出來再來發言。

 讓我們再來問幾個問題: 

1,這些被"高級知識份子"評為老舊、醜惡、落後、脆弱的準都更標的物,有幾戶比921地震時垮掉的東星大樓晚蓋?如果他們真的那麼老舊、脆弱不堪、足以造成如此聳人聽聞的危險,他們怎.麼.還.能.留.到.現.在.等你費心? 921、331地震、歷年的颱風以及這許多人眼中"鬼島"上無日無之的天災會不會太不"稱職"了點?

 懂我的意思嗎?這就好像「人人耳熟能詳的隱士」一樣不通。(註1)

2,所謂「墨西哥地震死亡率近於零」究竟是有多"近"?比台灣,尤其是現在討論的台北要更"近"嗎?

這樣空洞陳述、毫無任何比照對較,有任何實質意義嗎?簡單回想,台北上一次有人不幸因地震喪生是什麼時候?我記得最清楚的一是東星大樓,二是101起重機掉下來砸到人,前者已經很清楚是偷工減料(建商和市府的責任最大吧?),後者就不必說了,試問這和房子老舊有多大關聯?

事實上我也敢說台北目前為地震死亡率"接近零",以台灣地震發生率之高造成的巨大基數,我甚至敢說他可能比墨西哥市還低!

附帶一提---雖然我想人人都知道---地震造成的死亡的最大原因是: 火災


3,墨西哥和台灣,在地震強度、頻率、建築工法、型態、結構、人口密度與分佈上,有哪些點足以讓你藉如此簡單的對照得出「地震死亡率接近於零」乃是拜其都更之賜?那麼幾年前日本關西大地震把一整條高速公路都搖掉,是日本標準太低還是當地正義之士的道德責任沒有負起來?我想武士道精神的淪喪或許也難辭其咎囉?

 4,假設照陳的說法公民素養足夠與否和平均都更時間有這麼簡單美妙的數學關係,那我們是不是可以說,紐約的公民素養是英國的兩倍高?倫敦市民是英國國民的一點五倍強? 但這都不算什麼,北京市政府拆除胡同蓋鳥巢或水立方的效率和time constant,向我們証明了中國的公民素質才是世界第一,我想這就是陳仙姑、哦不,先知,真正想要說的吧? 

5,不確定所謂公民素養是否包括對數據的掌握,對常識的尊重,以及對邏輯的依從,嗯…恐怕是沒有,畢竟這些東西在拍攝附自我感覺良好的記錄片或者自我陶醉地去市場買魚到
水庫放生的時候,是絕對用不著的。



註1:請注意,我的意思不是說台北的建築物安全無虞、不怕地震,我唯一要強調的是,用不實的推理來為預設結論背書,是多麼荒誕。這就像用天狗吞月、地牛翻身來解釋月蝕或地震一樣:現象是存在的,但解釋的基礎是錯誤的。

11 則留言:

Unknown 提到...

我看到新聞報導很努力的把那篇訪問看完,整場是陳文茜之鬼話連篇。鄉親呀,如果有陳小姐講的那麼可怕,那不要關心都更了,都更改建的有限,快要求市長把921之前的捷運和學校等公共建設都打掉重建。快去看你們小朋友唸的學校是不是921之前蓋的,很多大樓那些富有歷史風味的校舍都是她所謂的不合地震防災建築。陳小姐打到紐約去問,那到底那一位回答了她,是紐約建商嗎?

Unknown 提到...

我看到新聞報導很努力的把那篇訪問看完,整場是陳文茜之鬼話連篇。鄉親呀,如果有陳小姐講的那麼可怕,那不要關心都更了,都更改建的有限,快要求市長把921之前的捷運和學校等公共建設都打掉重建。快去看你們小朋友唸的學校是不是921之前蓋的,很多大樓那些富有歷史風味的校舍都是她所謂的不合地震防災建築。陳小姐打到紐約去問,那到底那一位回答了她,是紐約建商嗎?

WL 提到...

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forum/20111210/33877686

不看歐債 看瑪法達;
不問蒼生 問鬼神。

becco 提到...

我相信她有看瑪法達,不然不會這麼初一十五不一樣。

所以你看美國出現金融危機時,他狂批美國,讚揚德國總理梅克爾 ,等到歐債危機變成熱門話題(according to 經濟學人之類的外國媒体)時,他馬上狠批梅克爾,說什麼這位研究量子炸彈(這三洨?)的前物理學家將把歐洲帶向爆炸性的災難之類的。

catherine yo 提到...

標籤很讚。轉貼到FB上了,多謝。

Jennifer 提到...

記得小時候就有很多人在想台灣人缺乏批判的能力,沒有辦法獨立思考只能被牽著鼻子走,陳文茜這個人能紅到現在,證明沒有思考能力這問題在今天同樣存在。

YC 提到...

我記得前幾年陳文茜突然在電視圈紅起來的時候,很多人不斷轉貼她的文章與讚揚她的節目,當時我認為這只能算她個人朝不同面向的主題發展與新的發言方式,也許有些論點值得參考,但很可惜的,多數的人把她的話照單全收,甚至視她為偶像。就是這樣不去思考只完全相信的人民會選出這樣無知的政府,還有像徐旭東那樣何不食肉糜的富商們幫兇,讓我們的生活一日不如一日。現在旺中集團再來壟斷媒體,真的不知道這塊土地會變成甚麼樣子!!!

匿名 提到...

應該在你的地盤多談美食。
只是當有人聊到明嘴大姐大讓我忍不住插話。或許是自謔性格,我很愛收看她的節目。

從她訪問薄熙來,杜拜,黃金漲價,中國建設,沒有不帶塞。惟一幸存的,只有韓國。

她是我投資的反指標。

becco 提到...

好多人留言,但看法似乎頗一致。

關於獨立思考,或批判能力,我倒是從小就一直聽人強調這能力的重要,另一方面又被教導一味的批評是沒有建設性、沒有器量的事。所以我一直感到矛盾,不確定該怎麼做才是恰當的。一個簡單的辦法是找一個role model,可以是人,也可以是一種理論、一套哲學或知識体系,總之就是試著學習、了解他,在某些時刻按照他(們)的理路去想像,但這往往就會訴諸權威了。那麼,人又該怎麼選擇這樣一個role model呢?難道就不需要獨立思考或批判能力以免誤入歧途嗎?所以過去我常感覺想了半天好像又回到原點,不免有點氣餒,但漸漸我相信不斷意識到這之間的衝突與平衡,看似不斷繞著圈子的iteration,恐怕是目前唯一比較可行的作法吧,至少對我來說是如此。

至於陳女士類似人物的言論或作為,我覺得用一個比較有同理心的觀點,不妨視為身在資訊尖端的人受到資訊或知識混雜的鴻流襲來而被overwhelm之後,不難會有的表現,不斷的強調國際觀、大格局、大趨勢,但好像偶爾不免忽略了這些現象學賴以建立的基礎原則。

我覺得,這種充份利用資訊不對稱的環境營造出的優愈形象,並且將知識/資訊左手進右手出的買賣,難免也將一手造成自己的崩壞,因為資訊、知識再也不是那麼難access到了,當然我們至少可以感謝這些人物讓我意識到這些工具的重要或說好用。

既然這是一個以吃為主的blog,那我們就舉吃的例子好了,我看到這些所謂知識份子,常會有一種看到「來自法國巴黎百年經典的某P牌Patisserie」的感覺。有一天當這個P的信徒懷抱著法國夢真正見識到什麼是真正的法式甜點或烘培,會猛然醒悟原來和Pierre Herme、Peltier、Poilane 這些個P相較之下,在台北開的嚇嚇叫的那個P只是個P(四聲)…

有一陣子常看到人們說「台灣的電視或報紙太差勁了,沒有知識成份和國際觀」,這我都同意,但接下來他會說「我現在唯一會看的只有文茜的世界週報」…

嗯,怎麼說呢,就好比有人一直嫌美x美不衛生、食材粗劣且廉價、味精和人工調味過多、口味不中不西等等,然後你問他不吃美x美的話都吃什麼,結果他驕傲地回答「麥當勞」…

你懂我意思吧。

babel2 提到...

可是現在台灣批判P牌已經成為網路跟屁蟲的顯學了........,我是對這種風氣頗不以為然啦,真的要講,P牌的檸檬塔這次在費加洛報評比也有上榜呀。

becco 提到...

其實不會了啦,畢竟連住在巴黎的知名作家都被威脅要告了,寒蟬效應是很有用的。

姑且不論台北p牌做出的檸檬塔是不是也能上費加洛報,我覺得大家覺得菀爾的地方在於他靠行銷、媒体、名人互相吹捧出來「地位」或形象與實際情況間的對比。倒不是他真的有多差,而是說,他並沒有,或遠遠沒有被有意無意誤以為的那麼棒。這樣講不是酸葡萄,因為我自己也吃p牌,去年去開會在火車站看到他們的亭子,還是興奮地去吃了早餐兼外帶一些東西,畢竟十多小時前我離開的美國機場/車站,有的只是Dunkins Donut呀。

台灣美而美,美國唐先生,還有巴黎的保羅,不就這麼一回事嗎?平常心看待的話都相安無事,要神話任何一個,就不免惹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