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1日 星期日

沒有人天天在過愚人節的

如果沒興趣看我廢話,建議您直接讀讀這篇政大法學院劉宏恩教授寫的文章 「學手語」與那篇「關於王家都更案」︰你反對有沒有用?」 身為一個行外人,我只能嚐試用常識以及對事理、邏輯的基本認識去闡明所見的不合情理之處,畢竟術業有專攻,但我相信這是我們大部份人在生活中至少能、也應該做的。 但這當然比不上在這個領域學有專精的學者清楚、明白並且信而有徵的告訴我們更權威的解釋。而且不瞞你說,看完劉教授的文章,我有種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update: 劉教授又寫了另一篇文章 依然切中要害,而且就某個角度而言這一篇更重要、更具遠見,這種文章叫做良幣,是真正值得看,並且該被不斷轉寄的文章。(我必須很沈痛的說,這次事件之後許多在網路上被瘋傳的文章根本通不過基本常識的檢驗,各打五十大板的假中立,或者繞著枝枝節節的條文打轉而忽略背後代表的邏輯,對提供insight的幫助恐怕極其有限,所以我不懂為什麼那些東西會被狂推,按讚,說中肯或者視為講清楚了這件事,我真的完完全全不能理解)

最後,我終於還是忍不住要說了: 無論你認不認同我的觀點,但還是希望你喜歡我在頭尾設計的哏,呵呵。

 

Senator Stern: Our priority here is to have you turn over the Iron Man weapon to the American people.

Tony Stark: Well, you can forget it. We're safe,America is secure. You want MY property?You CAN'T have it.                                                                                                                  

                                                                                                                                   ……… Iron Man2

寫下面這些東西前,我告訴自己要謹言慎行,倒不是因為問題本身的嚴粛性,主要在於,那不是我所專擅的領域,不想信口胡謅鬧笑話。人在國外對新聞事件的細節也掌握有限,瞎子摸象般的爭辯太多,不缺我一個。

話又說回來,我也發現那些細節似乎不是最重要的事。一種說法是念物理的人其實很笨,沒辦法處理細節,以致於他們在看待事情事總盡可用忽略他們眼中比較次要的東西,因為光是fundamental problem 就夠他自困惑一輩子。好在萬事萬物之間總是存在有某種共通性,可以作為我們看待這個複雜萬端的世界依據。

這禮拜美國政界最受囑目的新聞不是伊朗以色列要不打、北韓又出爾反爾開始試射起飛彈,更不是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的黨內初選(Mitt Romney出線幾乎已經是確定了),而是從週二開始為期三天,在美國最高法院(相當於我們的大法官會議,不是我國三級三審制裡的最高那一級法院)針對健保法案的辯論。起因是有二十六個州的州長(我不曉得是否全是共和黨)一致認為歐巴馬的健保法案,尤其是強制納保的規定,有違憲之虞,因此提案與歐巴馬政府打憲法官司。據紐約時報報導,這是繼高爾v.s.布希案之後,最高法院受理的案件中最受重視的一個。不令人意外。

身為一個在美國求學的台灣人,坦白說我曾非常震驚於這個國家除了缺乏好吃的農產、海鮮與具有高度工藝文準的甜點之外,竟連全民健保也付之闕如(學生因為都有學校付錢買的保險,所以常感覺不到事情的嚴重),你看,東西比別人難吃,健保比別人難辦,槍枝還不受嚴格管制,那這國家人民平均壽命會短於其他先進國家也就不難理解了。這是題外話。

漸漸的我知道事情不只是利益團体壟斷或者政府擺爛這麼單純而已,一個不容忽視的原因在於這個國家的立國精神可能比任何國家都要強調「替自己負責」的核心價值,這點尤其反映在面對經濟活動的態度上,儘可能節制政府權力基本上是普遍的共識,在我看來保守派和自由派的差別只在於你要把界線畫在哪裡(當然一個看似矛盾的地方是,誓死反對大政府的保守派卻比又較容易傾向反對隨胎合法化或者同性婚姻,但我以為這部份受到較多的宗教或倫理觀左右,所以不在此論)。

這二十六州聯名提請釋憲的理由(之一?至少是書面上)是:國會不可以通過授予聯邦政府介入各州保險市場的法律。換成白話文,就是像許多反對Obama care的人主張的,要不要加入健保是我自己的事,我的健康我的醫藥費由我自己評估風險,後果自己負責,你他媽的政府憑什麼叫我買什麼或不要買(無論那對我有多好)?

於是立場傾向保守派的大法官錢會質問政府代表:政府豈可為了管制而創造出一個市場? 或像 Antonin Scalia 那如今膾炙人口的類比:假設健保對人民是好的,而花椰菜亦然,如果可以強制人民購買健保,豈不表示政府也可以強制人民去買花椰菜? (註)

許多健保反對者因此會說 Obama Care is UnAmercian,因為這違反了沒美國賴以存在的價值與信念。

哪怕我壓根不相信這是反對健保者(尤其保險公司或其他利益團体)的唯一或甚至主要理由,但卻可以認同這種疑慮。



這個國家對個人自由的保障與其權利的尊重有其堅實傳統,大多時候都令我欽佩、讚嘆、羨慕的。哪怕有些時候那會被拿作利益團体的幌子,以致過猶不及。健保爭議是一例,美國的槍枝管制(或不管制)是更可怖的另一個例子。

但畢竟是別人家的事,我一開始的想去是,剛好能看到許多有趣的觀點,高水準的論辯,長長見識,大概是對我這局外人最大的收獲,直到,在新聞上看到王家都更強拆案的新聞為止。

因為就這樣發生在同一個星期,紐約時報和蘋果日報各開一個視窗看下來,好似看盡光譜的兩端,竟有了互為參照與啟發的效果。

王家的案子對我來說最言簡意賅的形容就是房子被拆之後蘋果日報的頭版頭條:「土匪政府說屁話」,當然你要說政府土匪、鴨霸、腦殘、無能早已不是新聞也沒錯,在我心裡,與其說充滿了憤怒與同情,還不是說滿溢著恐懼與一個很大的疑問,而那個疑問所隱含的答案,又回過頭來令我震驚不已。

我不是要問「王家究竟是真的愛家還是貪財」,因為就算他開口要的不是二億而是二十億,無論你認為那塊地或那棟透天厝值不值那個價,只要東西是他的,你想要買,就該付人家的開價,這是基本的交易倫理。更重要的是,作為外人,誰有任何資格去質疑當事人同意與否的動機?

我不會問「是否一開始開口要二億,結果得不到,才開始死守家園」,作為外人,我沒有必要與聞人家家族裡意見的分歧,討論的演變,以及最後達成其對外一致結論的動機,買賣中出爾反爾不是很常見的事?而重點難道不該是最後人家有沒有決定要賣?

我不必要問「王家究竟有沒有收到開會通知,有沒有簽收,有沒有故意寄錯地址」,收不收到又如何?參不參加公聽會又如何?這些技術細節外人沒有能力也無從驗証,爭辯地面紅耳斥只是惹笑而已。更重要的是,法律對人民權益維護的原則不該建立在這種充滿變數的細節上,而事實上法院的判決也告訴我們,開會與公聽會的申辯都只是提供參考用而已。

我不想去問「王家長孫都建築研究所念到碩士了,怎麼還會不清楚都更法條」,姑且不論所謂「建築」的範疇能有多廣泛深湛,而我們也知道研究所教育是多麼的專精或壁壘分明。難不成法律對人民的保護會因為當事人對法令的熟悉程度而有所不同嗎?難道這一家人全都是文盲或物理學家,建商與市府的正當性就比較低嗎?

我不需要問「要是王家不拆,那其他已經同意都更並且拆房的人家該怎麼辦?」這是市府和建商捅出來的漏子,怎輪得王家來負責埋單?

我絕不敢問「台北那麼醜,不都更怎麼辦,同情王家而犧牲都市更新或美化的契機值不值得」,因為美醜若是存廢與否的判準,那麼正在寫這篇文章的本人豈不該先去整型或乾脆自戕算了?

最後,我絕不可能問的是「王家如果不同意,那麼為什麼不把意見更積極地作表達?卻又在事後指控政府與建商聯手剝奪其權益?」一來我不曉得要怎麼樣才算是「夠極積」,二來這種說法就像指責被強暴者穿著太曝露而不值得同情一樣不合理。

我想問的只有一件事:那麼,王家人清楚、明白、白紙黑字地表示「同意」過嗎?

這個社會經過這麼多年的民主選舉和法治洗禮,我總覺得對個人自由和權利的尊重已經達到相當的高度了,至少以一個身在國外的人而言,我並不覺得我們距離世界文明太遠,但這一週下來看到朋友轉貼、轉寄的文章(例如那個成大學生的),甚至報紙上的投書(其中不乏有頭有臉者或者大學教授),我的信心開始動搖。



我們都聽過所謂的無罪推定,也就是說人在被証明有罪之前,法律上都是無辜的,幾年前還常看到兩性或法律專家會在媒体上告訴人們「只要她說不要,就真的是不要」(好像扯遠了)…那麼依此邏輯,人民合法擁有的私有財產,受憲法保障的權利或居住遷徒的自由,可以在「你沒有表達反對就代表你放棄」的邏輯下被強行剝奪嗎?

要拆我房子所需要的法律依據,竟不是我自願簽署、具有法律效力的「同意」,而只要「我沒有表示我不同意」就足夠了,依這樣的邏輯或法理訂立的法律,竟然可以通過,怎能不令人恐懼?而一個依此違憲的法令去「依法執行」的政府機關,究竟憑著什麼立場振振有辭?


我相信就是意識到這一點,這次才會有這麼多聲援與支持王家的聲音,他們不見得是對王家人特別同情友好(社會上還有更多比王家人弱勢太多的人們),而應該是像其中一個響亮的口號所暗示的「今天拆王家,明天拆你家」的物傷其類。

身為一個民主國家的公民,我們看到的是一個被合法擁有,產權清楚住宅,他既不是危樓,也不含有海砂或幅射鋼筋,更不是蓋在順向坡、水源地或任何足以危害公共安全的位址---一個最沒有理由被公權力強行剝奪,反倒是最該受到保障的私人財產,竟都可以在這麼粗糙的程序下被摧毀,試問,還有什麼事情不會發生在你我身上呢?除非身為 Tony Stark, 否則,你我怎能不思之駭然?

於是我們彷彿可以聽到台北那麼好的市長志得意滿地對著建商說

... but I did you a big favor: I've successfully privatized the GOVERNANCE!


 

註:http://www.nytimes.com/2012/03/30/opinion/krugman-broccoli-and-bad-faith.html?src=tp 這裡有經濟學家對此疑問的解答(第三和第四段)。這次辯論中另一位保守派法官Anthony M. Kennedy也表達了同樣的見解。



推到 Twitter!
推到 Plurk!
推到 Facebook!

10 則留言:

Jennifer 提到...

很高興看到您也和我一樣把美國和台灣這兩個新聞事件連在一起思考(我在王家事件發生當天就把這兩件新聞想在一起, 可能也是就那麼巧合這有關人權的兩則新聞竟然是幾乎同時發生在我關心的視野之內),可是,我不是讀物理的啊^^

becco 提到...

那你也有想到Ironman嗎?

becco 提到...

強力推薦這篇,還是專家說的清楚

http://www.facebook.com/notes/%E5%8A%89%E5%AE%8F%E6%81%A9/%E5%AD%B8%E6%89%8B%E8%AA%9E%E8%88%87%E9%82%A3%E7%AF%87%E9%97%9C%E6%96%BC%E7%8E%8B%E5%AE%B6%E9%83%BD%E6%9B%B4%E6%A1%88%E4%BD%A0%E5%8F%8D%E5%B0%8D%E6%9C%89%E6%B2%92%E6%9C%89%E7%94%A8/10150695586449429

Jennifer 提到...

呃,我最近一次看的電影是Midnight in Paris...在我一年只去電影院看一次電影的情況下~Ironman is out of my reach LOL~不過既然您這麼提了,也許我該去看看~~

Jennifer 提到...

看了您貼的專家意見,也許我應該去問劉學長為什麼沒有人提違憲審查...台灣的大法官一職好像很涼缺~~

becco 提到...

嗯嗯,復仇者聯盟要上了,不過我還是比較想看純的Ironman,不曉得會不會推出第三集,老實說第二集有點鳥…

www.wretch.cc/blog/iri1030 提到...

對於王家的case,我的頭一個反應也是認為是違憲的,如果是我,老早就提釋憲了,也不會走到這一步。

becco 提到...

嗯嗯,不曉得是否有去提了,這是最基本該做的。不只是為了他們自己,也是為了給這個社會形成某種示範。

這新聞發展到現在,比較令人欣慰的是有許多年輕學生在關心與聲援這件事,這個社會還是有他的光明希望存在的。

Jennifer 提到...

在米國住久的人頭一個反應應該就是想到去提違憲審查,因為這邊的大法官忙得不可開交,但台灣人可能就沒這種反應或這樣的福氣了, 生長環境不同反應也不同。BTW台灣的大法官竟然是八年一任....這誰訂的啊?

Jennifer 提到...

我找了一下大家都還只是在吵,看不出來有人去提違憲審查。吵有什麼用?進入法律程序才能決定都更法是不是惡法啊?以下這些人說了算嗎?

http://www.worldjournal.com/view/full_news/18086294/article-%E6%B1%9F%E5%AE%9C%E6%A8%BA%E3%80%81%E6%9D%8E%E9%B4%BB%E6%BA%90%EF%BC%9A%E5%88%A5%E6%8A%8A%E9%83%BD%E6%9B%B4%E7%95%B6%E6%83%A1%E6%B3%95?instance=tw_bu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