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6日 星期二

週日午後,Russo's market,搏橄情

參加了一整個禮拜的年會,加上之前的趕工,今天(週日)決定不去實驗室,把亂到連我都受不了的家裡整理一下(誰有看到我的kindle?嗚嗚),然後做點別的菜來吃吃,尤其得買做西式高湯的材料,俗話男人的冰箱裡高湯永遠少一種,就是我現在的窘況。

由於wholefoods的東西實在不便宜,量少看似質精的打扮又容易顯得造作(我超痛恨那個定期在有機蔬菜或香草上噴水的動作),因此有時間的話我並不想在那裡買生鮮疏果。再想一想 Hmart太遠(而且不想一一跟人解釋我不會說韓文),中國超市太髒,Trader Joe's容易讓人酒精中毒(看了前天的紐約時報讓我想去買西西里Mount Etna的酒了),於是決定趁天黑之前開去Russo's market。

這是一家我還搞不清楚來歷的超市,勉強形容的話是介於farmer's market與一般超市之間的市場,位在河另一岸的watertown,看來是僅此一家尚且別無分號。春夏的時節停車場會擺滿花卉盆栽讓人買回家,冬天似乎也賣過耶誕樹吧。食品的部份大約一家典型trader joe's的大小,但裡面並沒有高聳的貨架把空間隔開,所有食物都陳列在大約腰際或腰子的高度,哪一攤在賣什麼一望即知,就像菜市場該有的樣子。

他的空間配置大約是進門前的走道放了像是各種馬菱薯、地瓜、紅黃白色的洋蔥、粗細不一的胡蘿葡這類大塊文章的食材,以及整籃或整桶賣的水果,蘋果或柑橋之類的。進室內往左邊去是堆滿了葉菜、香草等等的平台,多半只標示品名、產地、價錢而已,不多廢話。這裡蔬菜價廉物美,而且品項多得驚人,除了西式蔬菜齊備,更厲害的是亞洲蔬菜的選擇幾乎毫不遜於中國超市,韭菜花、蒜苔、芥蘭、油菜或者白空心菜只要季節對了一定滿滿堆在那兒任君挑選,新鮮並且看來略有經過整理,乾淨但不會過份乾淨的樣子真是討人喜歡。此外這裡的新鮮香草價錢只有wholefoods的一半!至於中間以及由中往右,則是水果、豆類、根莖類蔬菜為主,再往後面去,一個冷藏櫃專賣歐洲與美國乳酪,一櫃賣熟肉,有真正的prosciutto di Parma、San Danieli等等,另外還有手工義大利麵條、餃子專區,樣貌水準不差,至於烘培部門比較普通,甜點就是典型的美國粗胚,至於最好的麵包恐怕還是跟Iggy批來的,好是好,但不必在這兒買。Russo也有一些肉類和奶製品,不特出,也不像是這裡主力就甭提了,海鮮則是完全沒有。

週日市場六點就打烊,我在五點五十五分重新看了一下籃子,眼角瞥見三個一塊錢的奇異果,正伸手去拿,一個操著義大利腔的阿伯忽然擋在我面前,說:「want to go home with gold medal?」我以為他指的是那奇異果「yeah,I am gonna grab some of these golden kiwi」但他明明不是金黃而是綠的奇異果啊,他又說「no, gold medal,you want some gold medal?」「no, no melon, thanks,kiwi would be just fine.」"just fine"的意思其實是"就是很煩",阿貝你怎麼不閃一邊去呢?

義大利老伯也很固執,這次加了動作進來,指著奇異果檯子下一個貼紙說「no no,look at this , this my olive oil, it's Sol d'oro,the best olive oil in Italy!」

蛤?

搞半天他指的是下面一排的橄欖油,Russo's在展示水果的平台下面還會充份利用空間,通常會擺放果醬、乾果、巧克力、乾燥pasta,以及各種不同的油。原來這位阿伯真的剛從義大利來,不是本地人,他說今天來到貴寶地,在這裡推銷他自家的橄欖油「你看,這個FAM就是我的牌子,你可以上這個網站看,上面把我們家的油講的一清二楚,我還有出現在影片裡面哦!」

這下興趣來了,顧不得收銀員們已經一個個開始撤收,我問了他關於這個油有什麼特別,原來油是Compania來的,在靠近Puglia的一個小產區,Irpinia山丘下的Vanticano村,最近的城市叫Avellino(聽得我頭都暈了),他說這油是等到果子都完全成熟了才用人工摘取("影片裡那個採收橄欖的人就是我"他說),我這油呢,可是一等一的,在義大利找不到更好的啦!去年Veneto的xxx比賽中,他在果香這個分類上得到第一名,而且Gambero Rosso,你知道Gambero Rosso吧?這是我們義大利赫赫有名的指南…(我不得不插嘴說知道知道,小弟家裡就有一本他的餐廳指南,不然沒完沒了真的不用結帳了)對,他也把我們名列第一!

我說橄欖油是我的最愛啊,不過好像還沒嚐到什麼來自 Compania 令我印象特別深刻的油,最近都買西西里的,加熱之後的果香很迷人呢…「西西里?啐!」阿伯的青筋差點同口水一起爆出來彈到我臉上,臉上那不屑的表情像有人拿瑪單娜來比蘇非亞羅蘭被他聽到了。話沒說完他彎下腰拿了一瓶Dominus Reserva給我,說:「回去嚐嚐這個,這可是金牌橄欖油!」我看了一下金牌代價似乎不低,不放心再問了一下關於這油的身世「所以,是去年產的嗎?沒看到有標示年份耶」「唉呀呀,要說是去年也沒錯啦,可其實不過是兩個月前的事嘛,榨這油的橄欖是十月底才採收的,然後立刻就做好裝瓶,沒有比這更新鮮的了!」「哦,說到新鮮」我晃了晃瓶身就著燈光看了一下「你這油有經過過濾(filter)嗎?」阿伯臉色一沉,似乎閃過一絲無奈說「minimum, only very minimum filtering,我這油做好就讓他在桶子裡靜置,雜質一下就沉澱了,所以你放心,我只取上層稍微再濾一下而已。」「但我也聽說未過濾的油本來就很少出口,因為容易壞」「也沒那麼容易壞啦,其實真是沒辦法啊,現在大家都講究賣相,不弄清澈點不好賣…」「可是不是說濾過的油風味會喪失一些嗎?話說我喝過最好的油的確也是unfiltered的說」「嗯,讓我這麼說好了,你呢,應該算是少數會這樣欣賞橄欖油的人,但是我們做生意得滿足多數消費者,這也是沒辦法的事。」「話說回來,我的油本來就不用什麼濾,只要自然沉澱就差不多夠了,我還真不曉得有些油怎麼能這麼渾濁,放一年還是一整個cloudy,他們到底在裡面放了些什麼哦…」

「所以,這個Dominus Reserva是你最推薦的?其他架上這些不也是你們家的嗎?」「這是最好的,金牌,其他也很好,我愛他們,但不能跟你手上這款比,看這裡(指著標示)寫的是Monovarietale di Ravece,是百分之百用Ravece的橄欖做的,完全沒摻別的品種!」我想聽到這裡也夠了,單一產區單一品種的橄欖油在美國不是那麼容易遇到,何況這位阿伯遠從美麗的義大利來到美國要渡化這飲食番邦,還讓我在市場打烊前的最後一分鐘遇上,衝著這點機緣,豈可不試?

不過,太珍惜機緣的下場就是油與鹽的庫存更加泛濫,橄情不可以亂搏,否則會益發不可收拾。

Our Extra Virgin Olive Oil Production from Carmine on Vimeo.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