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30日 星期五

背叛之必要,疏離之必要,米白色風衣以及三件頭西服之絕對必要(III)

你幾乎不可能在勒卡雷的筆下讀到嚴刑拷打的細節。對那些飛簷走壁,變裝易容,縱身入槍林彈雨如入無人之境的刺激場面---簡單講就是湯姆克魯斯在M.I.系列裡所能成就的一切彷如神蹟---也不必期待。美麗動人如龐德女郎的角色確曾出現,甚至還嫁給男主角,只是他從來都留不住她,從頭到尾,這位矮胖、遲緩、幾乎忘記如何用槍甚至因故被迫退休的英國間諜喬治.史邁利( George Smiley) 就不斷地被stirred---stirred,but not shaken。

至少這是他在Tinker Tailor Soldier Spy (以下簡稱TTSS)裡的樣子:情緒像一泓深不見底的碧潭,而思路卻如不興水波的暗流,堅定不移地往女王陛下的情報機構裡最深沉幽微處潛遁而去,靜靜地引爆一場深埋十五年之久的陰謀,或者套一句書中的話,把那隻地鼠---不列顛情報機構「圓場(The circus)」對雙面諜的稱呼---給挖出來。

我總覺得 John le carre 所以能把間諜小說寫超出間諜小說的格局,被大作家們(包括Graham Greene)與論者將其作品直接自類型小說中挑出置於小說藝術的萬神殿中頂禮,其原因---說來反諷---或許在於勒卡雷書寫的初衷或核心並非間諜故事。然而間諜小說之於他的企圖而言,卻又顯得那麼順理成章,畢竟勒卡雷本人的確作過幾年的情報工作(又跟Graham Greene一樣),早年賴以成名的作品與角色也確有所本,例如喬治.史邁利,比爾.海頓,以及TTSS故事中的雙面諜事件,我們不妨說,間諜小說是他展現文學內力的稱手兵刃罷。

直接貼一段TTSS中文版的作者簡介:

約翰.勒卡雷(John Le Carre)原名大衛‧康威爾,1931年生於英國。五歲時母親跟著父親的好友離家出走,六歲時父親因詐欺罪入獄,之後被迫與哥哥分離,到寄宿學校就讀,這樣的生命經驗對勒卡雷日後的創作影響深遠。十七歲時進瑞士伯恩大學,主修德國文學;十八歲,便被英國軍方情報單位招募,擔任對東柏林的間諜工作;退役後在牛津大學攻讀現代語言,之後於伊頓公學教授法文與德文。 


1959年,他進入英國外交部工作,先後於英國駐波昂及漢堡的大使館服務,同時開始寫作。1963年,以第3本著作《The Spy who came in from the cold》一舉成名,不但被知名小說家葛林盛讚說︰「這是我讀過最好的間諜小說」,從此奠定其文壇大師地位。


TTSS是他最著名的小說之一,寫於鐵幕降下之後。從二戰就活躍於諜報戰的超級情報員喬治史邁利奉大臣之命,回到曾奉獻半生的英國情報局,劍橋的「圓場(circus)」,為的是揪出神祕的蘇聯情報頭子卡拉十多年前便埋伏在圓場的臥底,史邁利只知道「地鼠」是當今圓場四位最高層情報官員之一,甚至他發現自己也是圓場前任老總心目中的嫌疑者之一,可惜老總在一次大膽躁進的行動中遭遇空前失敗,黯然下台身故,連身為老總心腹的史邁利也遭到誅連。

此時地鼠已位居圓場頂峰,從內部調查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為免打草驚蛇,史邁利只能隱身外圍,藉少數伙伴之助,漸漸深入陰謀核心,藉由過去的事件透露出的蜘絲馬跡,再一次與卡拉隔空交手,解開那「最後一個聰明的結」。

只有間諜中的間諜,才能在敵我不明的混沌之中,自間諜裡逮住那真正的間諜。

(接下來幾篇會有"雷",看不看自己決定吧,說真的與其看我廢話,還不如去找小說來看,台版的翻譯還不錯呢)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