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29日 星期四

背叛之必要,疏離之必要,米白色風衣以及三件頭西服之絕對必要(II)

「這個,很簡單嘛,物理是目的,儀器和樣品只是手段,手段是為目的而存在,哪怕有時候手段本身會搖身一變成為目的,你我則好像是為手段而生的苦力。反正,你能想像要是沒人費功夫去發明顯微鏡或望遠鏡,今天的生物或者天文物理是什麼樣子嗎?」我把掉出來的紅洋蔥塞回去。「不說別的,LHC蓋好才幾年,中間還掛掉一陣子,但這個禮拜不是已經有人在討論是不是看到Higgs Boson了嗎。要是當初沒有把哈伯太空望鏡打上去,又派太空人上去幫他矯正視力,上上個月來演講的傢伙恐怕不會拿到今年的諾貝爾獎吧?」「另外,你麵包下面那個蕃茄base的就是Marinara醬汁,白白的那個乳酪叫Mozarella,一般來說pizza上的乳酪都是用這個,最好是水牛乳做的。」

「至於我們現在做的固態物理也是一樣,有液化的氦氣才有了低溫物理,才看得到超導,有MBE才有二維電子氣体系統,許多量子現象才被觀察到,然後有了低溫,又有強磁場,才看得到量子霍爾效應,磁場再加大,才看得到分數化的量子霍爾效應,有乾淨的樣品,高的mobility,相對簡單的電子結構,那些人才有辦法做quantum well qubit,做量子電腦,而你我每天在實驗室像呆子一樣在那裡小心翼翼的撕膠帶,洗基板,transfer、anneal、suspend、encapsulate,為的也無非是要讓graphene 乾淨清爽,電子在裡面游得舒服暢快,然後才把他們關進fridge裡,用超低溫,強磁場,高頻率惡搞他們,看看他要透露什麼樣的物理給你,和理論家算的是不是吻合,或者還有什麼理論之外的驚喜。總之,物理發展到這個階段,簡單便宜的手段已經玩得差不多了,嗯,我收回「簡單便宜」這四個字,因為在他們各自的時代,以當時的知識和技術,那些實驗可一點也不容易做。」

「大自然雖然美妙,但有時候你不用極端的手段嚴刑拷打,是不會得到真象的。不過物理就是物理,採用什麼途逕到達他其實不是最重要的,找到自己喜歡適合的就行。我能不能用這些洋蔥圈跟你交換剩下的薯條?」

4 則留言:

文文 提到...

突然覺得這段很像是小日本的感覺
刀匠師父在那裡默默堅持做刀
然後讓名將拿去帥氣的砍殺敵人

becco 提到...

那我豈不成了馮鐵匠…

文文 提到...

"打造這把大剪刀,用來剪斷我的拂塵麽?"

becco 提到...

你太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