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16日 星期五

如果非得選一邊相信,然後以這樣的姿態繼續在這個世界生存下去,那我選這個

台灣經不起一次核災 劉黎兒出書說清楚

村上春樹會有那樣一篇擲地有聲的講演,不能說是太令我意外。但劉黎兒小姐從日本震災之後持續不斷的關注這個問題,好像不管有沒有人要看都堅持把在日本看到的災後景觀報導給台灣的讀者,就像她簡直不顧人側目似地寫著「男女不思議」,實在令我肅然起敬。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