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13日 星期二

我,累了嗎?

下午準備樣品時,我盯著桌面,有那麼一瞬間忽然恍神。 你知道的,就是一切都靜止失聲,而你神遊物外,哪怕只有秒鐘,卻往往有一世人那麼久 。


這樣品彷彿在向我訴說著什麼,一時之間我以為自己眼花,然後,我終於知道我需要的是什麼了...
壽司,對,而且是像上面這種走豪情和風路線、俗又大碗,最好暖廉外面還排了長長的隊、好像足以繞醋飯三圈半的穴子魚那樣,讓人等兩個小時方得進入的超人氣店家。 Forget about 江戶前、forget about 次郎水谷或將太, forget about 壽司的精粹職人的靈魂,我他媽現在只想要來點新鮮痛快。

2 則留言:

蟑螂妹 提到...

You are Americanized :)

becco 提到...

So is Daniel Boulud :)

http://youtu.be/ayQC1cbh8F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