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9日 星期五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過的女孩

這學期又帶了一個大學生幫忙做實驗,說巧不巧,是剛來這兒讀大一的台灣學生,而且雖然比我聰明上進百倍,但我們終究唸過同一所高中,所以就姑且讓我稱他一聲學弟Y吧。

這天傍晚學弟Y下課後來實驗室工作,忙到九點還沒吃晚餐,我手上的工作還得再兩小時才能告一段落,於是想讓他先走,又覺得乾脆一起吃個晚餐吧,「吃辣嗎?我請你吃一家還不壞的川菜。」 「吃啊,怎麼不吃。」

壞就壞在去的太晚(但也才九點出頭),那惹人厭的掌櫃一見進門就說:「都沒有了,只能外帶。」 退出餐廳站在路邊我啐了一口悻悻然說:「媽的,難不成要我們去吃麥當勞嗎?」沒想到Y眼睛一亮說:「什麼,這裡有麥當勞?」「當然,這是美國耶,就在這條馬賽路下去的中央廣場啊。」「那我要吃麥當勞,我超愛速食的,但來美國都找不到!」

他的意思是說來美國這半年,天天待在這個小城鎮上,都找不到。不知這反應是否叫「何處不食肉糜」?

說來我們這小城比較特異,全國連鎖速食店在這兒算是弱勢,連難喝的星巴克都只有三兩家(好喝的則是一家都沒有),但要吃漢堡的話倒是有不少獨立、小型的店家或Diner,隨便一處的漢堡都比麥當勞美味(加洋蔥和新鮮蕃茄的 Angus third pounder 例外)。

我照例點了12號餐,Y則一直拿不定主意,直到我在位子上吃起薯條來,才見他笑吟吟地端著滿滿一個托盤過來,原來是麥克雞塊餐加上麥香魚餐,而且兩份特餐的薯條和可樂都加大---果然後生可餵,這事我連當兵時都幹不出來吧。

「忽然覺得人生變超美好的!」我想這時候再找他回實驗室幹個三小時也沒問題吧,只是心裡不知為何對伯母感到有點抱歉…

看著他臉上洋溢著幸福與真愛的光輝,我終於忍不住說:「如果你真的那麼喜歡吃速食,那我再跟你說吧,這條路再走兩個block下去的對面,還有溫蒂哦!」

然後他的回答令我永難忘懷。

「溫蒂是什麼?」

噫,兒童相見不相識,笑問溫蒂何處來。

10 則留言:

Tim Fang 提到...

現在的小朋友連小虎隊都不知道了,小學生連金城武是誰都不知道咧,何況室溫蒂漢堡~(遠目)

cainli 提到...

哈哈,話說溫蒂姊姊從幾年前退出日本市場後,跟Burger king一樣明年又要再戰日本,暫定第一家店還是跟以前一樣要開在表參道xdd

感覺很讓人期待呀,我很愛溫蒂的烤洋芋呢~

becco 提到...

什麼?原來日本也沒有哦?

cainli 提到...

溫蒂姊姊09年退出日本市場,今年12/27又要重返日本速食戰場xdd

會推出4款日本限定的Japan Premium Burger!!

這幾年日本百業蕭條,少數還有成長的就是牛丼跟速食等外食供應鏈,回來也算是正確選擇吧~

becco 提到...

那不曉得會不會有和牛堡…

想想我還沒有在日本吃過速食,這倒是滿奇怪的,因為我總覺得食物水準甚至會反映在一個國家的速食餐廳裡,即使他們是全球連鎖的。台灣肯德基那些瘋狂本土化的口味姑且不論,就算只是麥當勞吧,義大利、法國的都比之(14年前的)倫敦或者現在的美國要來得好。

下次去日本吃吃看,如果我好奇心真的偶爾能強過對日本食物的熱愛的話。

becco 提到...

Tim Fang,

還有哦,現在的小孩覺得陳漢典很好笑。

阿貓 提到...

溫蒂漢堡?
這感覺跟問他:「你看過東京愛情故事嗎?」的感覺好像啊~~~~~XD

YC 提到...

好個"兒童相見不相識,笑問溫蒂何處來。"
那學弟Y應該知道儂特力吧?

becco 提到...

沒膽問了

Rainsalt 提到...

中央廣場這家溫蒂是不是倒了? T_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