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13日 星期四

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and yes, stay googling

不是我自豪,但是本人這輩子到現在為止還沒擁有或正式使用過蘋果的東西。哪怕是 eBay 上標來的那張Think different費因曼版廣告/海報的蘋果標幟也被賣家裁掉…但這不是重點。

前天打開我心愛的Kindle,看到這期New Yorker 的封面(黑白的,當然),畫的名字叫「The book of life」。

這本雜誌常常愛裝 smart 到令人想打,卻又愛不釋手(所以伍迪愛倫實在是道道地地的紐約客),有時候光衝著聰明、漂亮、充滿機鋒的封面就讓人想買了,而那也是令我覺得Kindle有所不足之處,不過如果只是這樣那買Kindle fire好啦。

不巧昨晚吃飯的時候看到這則UDN的報導。

「天堂也用iPad」 漫畫致意

【聯合報╱文/張佑生】
2011.10.12 01:09 pm

蘋果公司共同創辦人賈伯斯過世,許多報章雜誌紛紛以他為封面人物致意,包括「紐約客」(The New Yorker)。漫畫裡面的賈伯斯穿著招牌黑色高領毛衣,在天堂門口迎接他的是聖彼得,手裡拿的是賈伯斯得意作品之一iPad。照理說,這是對賈伯斯極高的推崇;不過有個問題:賈伯斯是佛教徒。封面算是對往生者的大不敬或者不該吹毛求疵?
【2011/10/12 聯合報】@ http://udn.com/


坦白說,有時候我覺得有些東西寫了還不如不要寫,不然轉貼一下人家的圖就好。有幾個原因讓我覺得這解釋不只在事實的部份可能有誤,更糟的是他畫蛇添足地誤導了讀者,並且示範了一種品味很不怎麼樣的幽默,簡直像在Jobs的黑色高領毛衣上貼亮片一樣。

但我要先聲明,我不是基督徒(也不是任何其他徒),我的疑問和質疑很可能只是源於孤陋寡聞,隨時歡迎指正。

第一,為什麼是彼德呢?我沒拿到紙本,但至少電子版的並沒有提供這個訊息。但就好像彼德‧潘總是從天而降,彼德.帕克走到哪都會牽絲,在西方繪畫裡,只要聖彼德出現的場景都會配備一串鑰匙,因為那是Peter the key keeper的職掌。

第二,彼德是聖徒,在畫裡通常聖徒不會裝翅膀,而是腦袋後方會有一圈光暈,當然你要說漫畫裡用這招就太老套了,這也沒錯。

第三,但那個拿iPad的傢伙有翅膀有翅膀啊!這要怎麼說呢?想想這世界上以翅膀聞名的還有什麼?你不會告訴我因為他拿著的是i"PAD"吧?OK,這太超過,但總之宗教畫裡通常是天使才會帶著翅膀出現的,再次令我懷疑這不是彼德。

事實上我那天第一眼看到那個畫面,直覺認定那個拿ipad的門房應該是大天使加百列(Garbriale),首先因為他背上有翅膀所以應該是天使,再者,漫畫的title叫「The book of life」,你的理解是什麼?我第一個反應大概就是記載這個來報到的傢伙一生功過的記錄吧,好像新兵的人事資料一樣,果真如此那加百列可能性就更高了,他在審判日時是負責結算每個靈魂功過的,所以在繪畫或教堂雕刻裡常與天平一起出現,那麼今天這位天使帶了一台iPad…嗯,誰說iPad不能有天秤的或体重記的app呢?人家朗朗就用他演奏過大黃蜂的飛行,那觸控螢幕總可以感受壓力變化吧?

Steve Jobs 令 iPad風行全地球,不僅紐約最好的餐廳 per se 拿他來當酒單,連天堂的功過薄也全面採用這不是平板電腦的平板電腦,所以你看,當他報到那一刻到來,大天使在門口取出 iPad ,搜尋 Steve Jobs的"Book of life"審查其一生事功,哪怕資料還沒全部上傳完畢(我每次用妹妹的iPad都會覺得慢一、兩拍), 一切卻早已盡在不言中。

我無從得知畫家究竟在想什麼,但上面是我看到這封面最直接的反應,令人莞爾但不至於捧腹---New Yorker 雜誌的東西不就是這種風格嗎?你說他愛吊書袋,執著於用典,埋梗氾濫或四處抖包袱都行,但終究是含蓄地做著,保持一種「你懂得就懂」的距離說他自己的話,棉裡藏針,與人無忤。何況,說破了就不是禪,大聲嚷嚷便不成幽默---幽幽然並且適時保持靜默的一種情趣。

結果我終究還是說了(我的版本),只因為報紙那樣的寫法實在有誤導之嫌,不好意思,是我沉不住氣。我在msn上跟身為虔誠但不長於鑽研典故的朋友發發牢騷,兩人數落過記者和報紙一陣之後他說:

犀利,你好棒! says:
對了你看
http://en.wikipedia.org/wiki/Jubilees
http://en.wikipedia.org/wiki/Book_of_Life
The Book of Jubilees (http://en.wikipedia.org/wiki/Book_of_Jubilees)[8] speaks of two heavenly tablets or books: a Book of Life for the righteous, and a Book of Death for those that walk in the paths of impurity and are written down on the heavenly tablets as adversaries (of God).

becco says:
啊哈
關鍵字出現了

犀利,你好棒! says:
對呀,我覺得那畫家應該是在玩這個趣味。


嗯,我想這是很有可能的,謝謝你 Google!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