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16日 星期日

Foie Gras got preempted by food terrorists! 加州肥肝遭禁

這會不會太反諷?

一個否決了「要求標示食品上食材來源」的法案的州,繼續讓超級大食品廠用基改食品或生化武器般的食物荼毒人類,然後現在為了他們搞不清楚的東西要禁掉Foie Gras (肥肝,通常是鵝或鴨的)?

http://www.nytimes.com/2011/10/16/us/in-california-going-all-out-to-bid-adieu-to-foie-gras.html?pagewanted=2&_r=1

耶穌基督說「你們之中誰要是沒有犯過錯,就可以向她丟石頭」,所以為什麼不乾脆叫大家都吃素呢?這些人如果真有種這樣幹,我還對他們會有最起碼的尊重。不然只是柿子挑軟的吃,肝臟挑嫩的煎罷了。

有一個關於愛因斯坦quote我一直不曉得是不是真的,但據說有一天老愛在和人討論物理,最後得到一個很簡潔漂亮的方程式,愛因斯坦不禁脫口而出:「這式子這麼漂亮,那一定是對的。」有個英國詩人的詩「希臘古瓶頌」裡也有類似的句子,很適合抄下來寫情書。我要說的是,假設這樣跳躍的邏輯或直觀真有某些真理存在其中,我們就不妨再多想想那些熱愛飲食的人常說的話:「被善待的食材才能產生好吃的食物。」不信你去找,散文、食譜、漫畫、料理東西軍裡,類似的話不勝枚舉,你說這太蠢、太浪漫或太一廂情願嗎? 那想想他們是否真的反映在真正的食物上,我想這個 blog 的讀者們應該不需要我多廢話舉例了。

我只能說,有些人有事常讓我感覺"健康"到近乎病態,"人道"到近乎野蠻,"睿智"到擺明愚蠢。禁止Foie Gras的法令曾在芝加哥施行了兩年最後無以為繼,希望加州這個不要撐得像當年禁酒令一樣的久,另外,在重新獲得解放之前,請把好的廚師都全送來東岸,Daniel Humm 剛在紐約拿到米其林三星呢!

你能想像以後去French Laundry看不到這個嗎?

French Laundry 108

這世上還有比傲慢的笨蛋與無知者更令人生氣的東西嗎?

我知道我這樣的言論看來跟反對槍隻管制的人有點雷同,但那是建立在把動物權和人權完全等價的基礎之上,也或者,是把豬腦與人腦作第一階近似的前題之下。

補充:

所以Foie Gras的生產真的這麼不人道嗎? 這事目前有點莫衷一是,根據報導裡那NYU教授說的,似乎並沒有,這裡我貼上Anthony Bourdain 這篇很有爭議、被許多衛道但不味道人士罵翻的文章Food Terrorists。裡面也有提到他親眼所見的"灌食"過程。我只能說,那實在沒有比日本料理師傅殺魚或者吃生蠔不人道,或者說,所有葷食必經的宰殺過程中,這樣的灌食根本不算什麼,你拿刀砍動物他們還會努力掙脱,而這些Foie Gras 生產者每天來餵食的時候,那些鵝和鴨還自動跑過來咧。

我實在覺得這一切都偽善到要令人都長出脂肪肝了。



另外推薦下面這段影片:



注意看你的菜單,在美國(包括西岸),絕大部份高級餐廳的Foie Gras 都是從這個Hudson Valley Farm 來的。假設影片沒有經過刻意隱惡揚善的剪接,那我會說Anthony Bourdain 的評論是中肯的。這裡面最有趣的是那個醫生的訪問,他解釋了禽類和哺乳類的食道和氣管在構造上的相異之處,以解釋在人類想像中很痛苦的過程對鴨或鵝來說其實感受完全不一樣,當然有人會說「子非鴨,焉之鴨之痛」,於是安東尼波登舉了成人電影的例子…呃,大概是因為他的"No reservation" 外景隊常常旅行到亞州,通曉一點廣東話吧。

影片裡的灌食過程大約是幾秒鐘,那位表情木然的女士動作熟練地大約三秒灌食一隻鴨子,我們可以推測時間拖愈長鴨或鵝會愈不舒服,這也難怪一位親身填過鴨的朋友(為了避免被動保人士攻擊所以暱名,總之不是補習班老師)告訴我重點在技術,技術好的話鴨或鵝其實不會感到太大的痛苦。

另外補充一場有趣的演講,或許以後加州至少可以賣這個吧---我完全贊同,如果能有夠多這樣的Foie Gras當然最好不過,就像我也希望所有雞都是放山土雞,或所有鰻魚飯都是用天然鰻來做一樣。

7 則留言:

chungtao 提到...

我一度非常懷疑填餵鵝鴨的作法,
道德上我也不想揹負"虐待動物"的罪惡感.
經過多次參觀採訪法國生產肥鵝鴨的農莊,
訪問莊主, 也堅持自己下去填餵鴨子, 親身體驗.
我的結論是: 做法正確, 其實是不會傷害到動物的.

填餵法真正的問題不是填餵本身
(真是如此的話, 不但鴨肝沒了, 北京烤鴨也可禁了), 而在技術與飼養客觀條件.
尤其是那些工業量產的工廠,
不需要考慮動物的狀況, 無論生死,
就是機器統一動作.
而填餵後的動物沒有空間運動, 休息, 消化...等,
這些到最後, 是可以在肥肝成品上看(喫)得出來的.

ironictri 提到...

對填餵鴨鵝沒有深入了解故不能置評

但是如果是站在動物立場的話
應該先禁止販售大型養雞/牛/豬場/蛋雞養殖場出來的肉類跟蛋吧!

那些動物生時受到的虐待才夠不人道的
加州這麼做明顯是柿子挑軟的吃/偽善

becco 提到...

(之前的留言一堆錯字,丟臉,重貼如下)

chungtao 站長,

很感謝你出來現身說法。

其實只要不吃全素,某種程度來說終究就是一種殘殺的行為,但在沒辦法讓所有人吃素的情況下(拜託千萬不要),Foie Gras為什麼要被特別嚴格檢視呢?

我相信所有養殖都有高標和低標,以美國來說Peter Lugar的牛和路邊diner裡做成漢堡肉的牛生前過的生活差距之大很可能遠超過美國總統和非州災民,那要不要讓大家都別吃牛肉算了呢?如你所言,填餵的技術、養殖的環境和等等生存條件才是決定虐待與否的因素,只因為填餵這個動作本身就妖魔化這項食物,太荒誕了。

而就像我們不斷体驗過的,高品質的食材幾乎無一例外來自被善待的禽畜(除了宰殺那一刻),Foie Gras作為一種高單價、高品質總是被刻意小心對待的高檔食材,且在供應者有限的現實下,我很難想像他有可能比美國其他食用動物例如牛或雞更受"虐待"。

事實上美國能提供高品質Foie Gras來源就那幾個,我唯一叫得出名字的就是影片裡的 Hudson Valley Farm (記憶所及,還不曾在高級餐廳看過別家的,除非是進口貨),如果他真如影片顯示的那麼善良,那我不認為美國多數提供foie gras的餐廳有什麼虐待動物的機會。

最近看這件事,讓我覺得其實美國人常在一個自討苦吃,或自討噴吃的惡性循環裡,由於對食物漫不經心,放任巨無霸工業食品廠壯大到難以收拾,再讓這些食品廠在將本求利的誘因下不斷讓食物抽象化、工業化、與自然愈發脫節,又形成強有力的遊說團体,阻止「產地或生產過程標示」的法令通過,或在通過之後被否絕,以保障他們繼續生產更糟糕食品的商機。

在葷食的前題之下,確保食物來源不受汙染,禽畜不受虐待或在令人不忍卒睹的環境下生長,最強而有力的方法之一就是知道你的食物是哪裡來的,怎麼來的,消費者買到的食物愈能追本溯源,讓一切產銷愈透明,豈不愈能保障這一切?

捨此而不為,把事情弄得荒誕可笑,殃及無辜(不是我們這些愛吃鬼,是一輩子以此為生的人們)並且洋洋得意,到底是所為何來呢?

或許,耗費美好人生在做這些無意義而且搞錯對象的運動,或許正是因為他們的人生在餐桌上不曾得到基本的滿足吧。

becco 提到...

ironictri,

你說的完全沒錯,但這些人不可能對那些大型養殖廠推動立法禁止什麼的,因為他們很可能會先被做成絞肉,做成你吃不出是什麼肉做的small mac...

我也不能否認我對這事反應特別激烈是因為這次倒楣的是肥肝,如果受影響的是別的我沒在吃的食物,例如火雞或者進口袋鼠肉,那我大概連提都懶得提到吧…

Ariel 提到...

雖然我對鵝肝毫無概念,不過小學時曾有個老師說,很多人批評『世界上苦難的人那麼多,救人都救不完了,去救流浪狗幹嘛』,她說『只要是善就該做,不應該還有哪個重要、嚴重之分』。我一直記到現在,也很能瞭解。加州禁鵝肝合不合理我不瞭解,但我認為提出來的人,應該也是秉持著『減少一項痛苦是一項』,我們不能說,那毛皮產業更殘忍,所以殺豬也不用人道殺生了,反正應該要先去管最殘忍的,應該是,能做什麼就做什麼吧?

填餵本來就是非自然的過程,就像美國的牛都養在柵欄裡也是超級不自然不健康(好吧為何我能這樣講,因為澳洲牛規定要放在外面跑),雖然說殺生本來就是傷害動物,不過能減多低就多低,澳洲超市的free range雞肉和豬肉都很有競爭力(價錢),說既然都殺生了,幹嘛買free range這樣也講不通,不需要『善小而不為』。

版主認為還是要吃鵝肝很合理,就像我還是吃葷,可是強調說鵝肝又沒牛肉殘忍,禁止的人是柿子挑軟的吃,這樣就不太有道理,小善也是善,畢竟要做鵝肝的鵝都擠在籠子不能運動是事實。

我吃葷造成動物被宰殺也是事實,所以我不會去辯解說恐怖組織都殺上萬人了,我吃個雞肉算什麼。接受自己有口腹之慾就好了,不需要批評別人的作法。

becco 提到...

所以說,少吃一公斤的牛排,是不是允許我點一客(大約2 oz就好)煎肥肝呢?如果選鴨肝的話或許份量還可以多一些,因為鵝体型大,填餵禁錮的過程裡受苦的可能比較多?

有誰可以給我一張換算表嗎?

善不分大小,只有真偽。遲來的正義不是正義,選擇性的善也不是。

那些呆子的善就是偽的,因為他們頭腦不清,period.

匿名 提到...

thanks for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