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9日 星期五

Reset button,短假,第二、三天

二、三天一起寫的原因很簡單,昨晚喝醉了。

昨晚的前菜是一道鮭魚,下面有綠色的醬汁,我吃了一口感覺味道好熟悉,看看菜單瞥見關鍵字「l'Oseille」,這…不是當年三星大廚Michel Troisgros創製出來的名菜酸模鮭魚嗎?難不成他已經成為這樣的經典,變成沒什麼特色的飯店料理的標準曲目,就像夫妻肺片一樣?

但總之是一股愁悵多過暖意湧上心頭,Troisgros是我這輩子第一次吃的三星餐廳,那時什麼也不懂(現在也還是)地拎著一套西裝殺到那個鳥不生蛋的小鎮,跟餐廳借了閣樓的套房換西裝梳洗,用完餐又換回揹包客的裝束,在火車站等酒退去,但終究搭錯了回巴黎的火車,而從那一餐迄今不知歷經多少食食嗑嗑,餐餐酒酒,令人不勝吸吸與噓噓。

更感慨的是在美國住久了,感覺人都變土了。實在很不好意思承認,但在這兒連飯店提供的早餐都令我期待,沒什麼特別的東西,就只是當天早上烤的croissant、baguette、白煮蛋、咖啡和果汁而已,事實上白煮蛋冰冷而且煮得太熟,咖啡順口卻不夠來勁,水果則已經切好閒置多時呈現半透明狀態---都不怎麼樣。但重點當然是麵包,我看著croissant的碎屑撒滿桌上我這一角---因為太酥脆柔軟了---心下的感動實在不下於日本人看到櫻吹雪,或在秋天看到一地金黃的落葉,哀嘆著地大物博的美國卻連麵包都鮮少有做得好的。

這樣的workshop在歐洲比美國普遍(以物理界而言),把一群相同領域的人集中在風景優美的渡假勝地,關在山中或海邊,包下一間客棧,從早到晚的演講、壁報、研討會,並且用無限供應的酒食把人們hold在一起,真的是除了睡覺之外都是活在某個主題中。很有種遺世獨立,完全活在另一個世界的感覺,哪怕說不上置身桃花源,因為畢竟都是同一個領域,而且多半還互相競爭著。這個相關領域裡我想見想談心中有疑問想當面請教的人幾乎都見著了,而且因為主題專一,演講量少質精,所以雖然花了很多時間在吃喝、清談與閒逛上,專業上的收獲反而還比參加大拜拜式的會議多。

歐洲人做物理的風格實在與美國頗不一樣,這裡更充滿了一種手工藝匠人的專精與美感,或像日本人說的「職人魂」,他們不太汲汲於追逐流行的議題(相對於美國),而是就幾個有趣的題目非常深入地鑽研下去,發展出一套自成一格的工具和方法,見人所未見---寫到這裡我發現自己又開始以美國為本位在看東西了,或許做學問本來就該像他們這樣不是嗎?

事實上我現在的心情很矛盾,既規畫著下週巴黎之行,卻又一心想立刻飛回學校,著磨要做的第一件事是什麼,甚至已經開始發信要Miguel著手準備一些樣品了。晚餐時,我一直吃到乳酪盤撤下才赫然發現坐在旁邊法國佬就是那位我讀了他很多文章、非常肯定他目標與我們相同的那位 Bouchiat,好在晚餐之後有Poster session,我沒喝太多---無限暢飲的新鮮 cote du Rhone真的不錯---否則,搞不好就把我們的祕密和盤托出了,這該不會就是法國人的陰謀吧!

3 則留言:

qlan 提到...

您第一次吃三星的經驗sounds so amazing!

becco 提到...

食物更amazing啊,雖然吃了什麼我早忘了,只記得看到Pierre在廚房一個人嗑一整盆淡菜。

文文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