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30日 星期五

似曾不識,Les Bistronomes_巴黎 (上)

「真的很抱歉,另一位客人x先生剛告訴我,因為稿子寫不完所以今天不能來了,唉,真是糟糕至極,總之…希望你們諒解。」說完我順勢把早已經沒電的手機對折塞進口袋裡。

我不是要出賣好心幫我訂位的朋友,何況…這些話根本就是他教我講的。
P1020150

小館子 Les Bistronomes 開張不過八個多月,在巴黎正紅,位處地點又好(羅浮宮走路五分鐘),我怕一位難求特別請朋友先訂位。而他不曉得真以為我在蒙馬特會有什麼豔遇,還是唯恐只有一位客人餐廳會拒接,於是為保險起見總是替我訂兩個人的位子,畢竟,這種當下最夯的地方可是大有本錢擺高姿態的。

利希留路附近到用餐時間Velib車位都已爆滿,我又多繞幾處,進得餐廳時已經遲了十五分鐘,想不到裡頭空盪盪的,進門除了穿吊帶褲的侍者,就剩一條依比利火腿與我相望著,我瞧見窗邊一片石板上有粉筆筆跡寫著朋友的姓氏,曉得那是我的位子了。其他桌位也多有這麼一塊板子---我反而是最早到的客人。

P1020088

「英文?法文?」吊帶褲拿了兩份菜單與酒單給我,我用英文回答:「法文的,謝謝。」不是搞怪,真的是怕錯過菜單上該有的訊息,但是我或許多慮了,餐廳只有兩位侍者,兩人的英文都極流利,高帥的那位是老闆之一,菜則是中廣的那位來點的。他用被瑪麗雍.柯蒂婭爽約後的嘆息輕聲告訴我:「很遺憾,因為某些原因,我們的 poisson du jour(本日鮮魚)來不及從市場送到」旋即眉毛一揚,像是在莎士比亞書店巧遇茱莉蝶兒那樣歡快地續說:「所以主廚用了一道特製的羊肉代替她!」

中午的菜單只有一頁,可以吃兩道菜(前菜主菜或主菜甜點)26元或三道菜35元的prix fix,標準的巴黎小館午間賣法,三道菜各有四種選擇,我聽了吊袋褲的形容毫不猶豫的就選了本日前菜,主菜的部份則好生難以抉擇,小牛肉先略過不提(昨天剛吃了一整葉小牛肝),但燴豬腳、我阿媽的烤雞胸以及臨時披掛上陣的羊肉聽來全都很吸引人,所謂羊肉就是「嗯,用北非菜Pastilla的作法,您知道Pastilla ?是的,正是用酥皮包起來煎烤,但不盡如傳統口味,主廚在酥皮和羊肉之間夾了切碎的蕃茄乾、蘑菇、鹽醃檸檬和香料」「至於豬腳嘛,反正我們這週才剛換菜單,你這兩個禮拜再來的話還是點得到的。」「甜點選米布丁是對的,這是我們的招牌!」至於羊肉哪裡來?吊袋褲一愣:「好問題,我待會兒問一下廚房再回來告訴你,要喝點什麼嗎?」

前菜是新鮮鯛魚與蟹肉撻担,配上紫蘇、青蒜苗,我從單杯酒單裡挑了Quincy (Domaine Lacomte,2010),這選擇比較是出於好奇想印証一下模糊的印象,因為我記得Philippe Faure-Brac 就是推薦用 Quincy 白酒來配酸模鮭魚,羊肉的配酒則轉向吊帶褲尋求建議:「喝 Anjou (coteaux d'ardenay_Domaine Baudoin,2009)吧,另外一支Grenache 味道對今天的羊肉而言太重了些。」

P1020092

說完他轉身回去切麵包。

(待續)

6 則留言:

x先生 提到...

菜呢?我要看菜的圖片...
p.s.我昨天才碰到他的:Philippe Faure-Brac. 你把他名字寫錯, 我要去舉發你~~

becco 提到...

呃…改過了,不好意思。這次沒去他家吃飯喝酒真遺憾。

菜的圖片下一篇就有了

匿名 提到...

粉絲說:
這一頓飯吃了好久~

becco 提到...

慢食咩…

匿名 提到...

這家生意很差,周五晚上8:00一個客人都沒有。所以經過是經過了但不敢進去吃。

becco 提到...

太意外了,我印象中這家晚餐不好訂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