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25日 星期一

もも浮骨,Momofuku noodle bar NYC (下) 之妹妹媽媽真偉大

三人把包子割完不久麵就上了,割包之後我竟對他的蝦肉包和蠔飽包也感興趣。

總之下次---如果有的話---再試試。



冷麵大概是起鍋冰鎮的太早,所以口感詭異:表面像裏了一層粉,裡面卻好似沒有煮熟。我想這是操作上的失誤,亞洲麵食沒有人在搞al dente這套吧。至於搭配的醬與料也殊不足道,恐怕只有加西瓜這件事讓人留下點印象。

P1010238

辣雞肉麵和momofuku拉麵都是熱的,同樣的麵條,同樣的水波蛋,同樣的海苔,同一個湯底,但有不同調味。前者自然是辣的,但是怎麼個辣法倒說不上來,不得不成認這麵我吃不慣,拉麵加雞肉真的太違背身為一個亞洲人的經驗法則,要是閉著眼睛,我可能說不上自己吃的是什麼東西,而那瞬間把我帶回此生最恐怖的一次用餐經驗:

那是本人無役不與的寄人胯下時代,被派去湖口裝甲兵基地支援演訓,身為砲兵營觀測官代表(因為學長窩在營站的網咖上天堂,後來據說被記過處份)的我每天和步兵營連長待在運兵車裡橫衝直闖,大概和住在烘衣機裡差不多,只能不斷逼自己看哈利波特轉移注意力,偶爾等導播cue到我,便拿起無線電像唸經一樣說:全連,榴彈,A批號,4號裝藥,瞬發信管,再等後方的小兵(他一人要演全連,我想這是從京劇得來的靈感)說:發射了! 便結束一天的任務,繼續在黃沙紅土瀰漫中兜風,呃,我是說衝鋒。

晚上的湖口台地伸手不見五指,我們在熱融膠似的空氣中等打飯班送來便當,摸著黑,像難民似地把鋁盒裡面的東西扒進肚子裡。

聽說二次大戰時納粹曾發明一種酷刑,在黑暗中恐嚇盟軍戰俘,先是在手腕上輕劃一刀,然後在「傷口」不斷滴水,不久之後戰俘便在割腕與失血過多的想像中死去…

是的,人類在這種環境下常會胡思亂想,我問自己吞進肚子裡的是什麼東西?用什麼材料?還有伙房兵們究竟是怎麼做出這些不拘形跡的食物的?一念及此過去督伙時見到的場景,聯勤副食供應站送來的食物影像又歷歷浮現腦海,我狠命搖了搖頭,不停告訴自己一定得把過去忘了,否則人生無法繼續(會餓死),也或者,原本便當裡的食物是各安其位的,但你也知道悍馬車的懸吊是出了名的剛硬,演訓場又天天給履帶車輾來輾去,行至崎嶇處連甲車都有震散之虞(當然也不排除是國軍裝備太老舊),所以就算裝盤時是九節板,一路巔簸過來也早已變成BimBimbap了吧。

故事的結尾自然是我通過了試煉,從此變成一個什麼都吃的好孩子,據說光憑這一點,母親就覺得我這兵當得值了。

但這一切也不能不說是沒有後遺症。當思緒重新回到2011年的紐約下東城,我發現身旁的母親和妹妹早已經罷手,我望著他們氣急敗壞地樣子彷彿在指責我的不是,耳朵裡卻聽不到任何人對我的呼喊,直到熟悉的聲音像遠處的悶雷漸漸逼近,我才曉得他們是要阻止我繼續將手中的湯匙往面前這碗Momofuku Ramen 舀去。

有這麼糟嗎?其實麵條煮得不差,不算太爛,水波蛋也柔嫩可口,深究起來(有必要乎?)與拉麵的搭配不比日本常見的糖心蛋或水煮蛋差,湯裡放的不是叉燒,而是和剛才割包裡如出---不是如出,是根本來自同一轍的---豬五花,在高湯裡滷透表皮再經噴槍炙烤,並且沒什麼腥味,而我必須說那樣的豬肉以美國標準來說是上等了,海苔自然不是什麼丸善出品的,卻至少還有海苔該有的味道,至於張大衛令安東尼波登擊節讚嘆---至少在我遙遠的記憶裡曾有這一段---的「韓式白色泡菜加進日本拉麵裡」倒沒什麼,遠不如前面拿醃小黃瓜配割包這樣的創新,雖然吃起來沒什麼扞挌,但也不過就是一點無傷大雅的「異」異國風情罷。聞名的Momofuku Ramen,大概是這個樣子。

P1010231

至於我面對他的心情,或者說吃下第一口之前的心理建設,是一直告訴自己,這是韓國或說美國人開給美國人的拉麵店,儘管開在日本區,但是別說跟博多一風堂比了,就算和 Mitsuwa (日本超市)裡美食街的「山頭火」來比較都是不恰當的,這裡面本來就不該有什麼高下之判,只是風格的不同呀。可能還因為這餐是我選的吧,甚至在某幾個即將皺起眉頭的關鍵時刻差點安撫自己說:「放輕鬆點,速食這東西本來就是很主觀、見仁見智的!」類似這種大逆不道的話了。

「但是問題在他的湯啊」妹妹一語點醒了我。

「嗯,是很普通啦,雖然說很有味道」至於怎麼個普通我一時說不上來。

「他的湯很難喝耶,比上禮拜你妹妹帶我去吃的那家遜多了」母親說的是NYU附近的一風堂,我心想這不是廢話嗎,但這樣一來我作為長子的面子委實有點掛不住。

「以拉麵來說,是沒一風堂好吃啦,但人家一風堂是電視冠軍拉麵王開的,反過來說這家momofuku的主廚也不是要做正統日本拉麵的,不用這樣拿來比嘛」我邊講邊感覺到心虛,手上的湯匙也放低了。「至少這湯也算味道濃厚,看不到底,在美國算很有誠意了」

「濃是濃,但不耐吃啊,你不覺得他味道太多了嗎,所有東西亂七八糟一次吐出來,我幾年前來吃的時候他就這樣了」妹妹不愧是家裡味覺最敏銳的「你回想看看一風堂的湯比他更濃更厚,可是喝起來就不會讓你覺得呆呆的,就像人家講的,比較有層次、有深度的多」母親聽完也在一旁點頭如搗蒜,附和著說:「對嘛,我就覺得這湯喝起來跟速食拉麵的調理包差不多」「兒啊,你可真遜耶,怎麼帶我們來吃這種拉麵呢?虧我還跟人家說我兒子在雜誌上幫人家寫過吃的。」
「啊就跟你說這不是拉麵嘛!而且這廚師現在這麼紅,基於敬業精神和職業道德,我不來吃吃看怎麼說得過去呢?」這是我面對親生母親補刀時唯一的反擊。



要說此刻我臉上頓時青一陣紅一陣難為情到想找個熬豬骨高湯的鍋子裡鑽去未免誇張,但真的是有種百口莫辯的無力感,因為他們兩人說的沒錯,連張大衛自己都直承不諱:

(解答從30:50 到40:00)

所以各位,想要吃得健康、營養、有機並且愛地球,卻又想兼顧對速食調理包滋味的偏好,現在你知道要上哪兒找了,這兒畢竟是世界之都紐約,always has something for everyone,同時以這個的觀點,米其林給Momofuk Noodle bar 輪胎人推薦(Bib gourmand),允為恰當。

13 則留言:

yufei 提到...

之前也是因為momofuku noodle bar名氣響大人氣旺, 想說來去試試, 那豬肉真是好吃, 不過不是叉燒, 湯的滋味, 喝一口覺得還蠻香濃, 再繼續喝下去破綻就跑出來得, 那香濃是騙人的, 死鹹是真的, 完全就是您妹妹媽媽講的, 沒有深度. 好笑的是, 朋友點了泡菜拉麵, 鹹到嚇死人, 一小口的蘿蔔可以扒一碗飯吧, 我們對白小弟抱怨, 他竟然告訴我們這麼鹹是因為做泡菜一開始要加很多鹽, 拜託, 要教我們如何做泡菜, 真是笑死人, 差點沒叫他去韓國街吃吃kimchi jigae長知識... 真遺憾你們把一餐的quota浪費在david chang

becco 提到...

沒關係,yufei請別為我哭泣。

我其實不後悔去吃這個,滿足好奇心就已經是一個夠充份的理由了,何況這個拉麵就像是實驗裡的對照組,以前我們吃一風堂吃麵屋武藏等等名店,覺得好吃的理所當然,現在吃過韓裔美人的拉麵,又看了主廚現身說法,反而多懂了很多事情。

當然你也可以說我鐵齒啦,因為我從小就相信人一定要親自犯一些錯才會學到東西。雖然說人到中年了還講這樣的話不是很恰當…

總之我還會想吃他的Saam bar、Ma peche當然還有 Ko,拉麵這東西雖是他發跡之處,但未必就是他真正拿手的菁華,這道理就就像我們現在看舒淇的電影一樣嘛。

當然這對我媽是有點不好意思,但我想她早就見怪不怪了。

qlan 提到...

描寫有生動~ 好看!

catherine yo 提到...

媽媽補的那一刀超有力!!!!!!

becco 提到...

嗯,所謂知子莫若母

iris 提到...

我也是超後悔去吃......東西這麼難吃,服務生還都跩個二五八萬似的,我覺得他們的食物只有一個味道-鹹,不管你點什麼,就是鹹。從那次經驗後每次看見David Chang 上媒體都超不削的,會做出這樣的東西他味覺有問題吧,其他的店也可以不用去了。你最後那段話寫的沒錯,David Chang 的店是給膚淺不懂吃的紐約客去的,如果是foodie 的話還不如把錢省起來。

becco 提到...

我倒不至於後悔啦,說到底不過是碗麵,難吃的麵到處都有,台灣也不例外啊。in any case, 我對其他的店還是有興趣的,畢竟對 Anthony Bourdain 和Ruth Reichl 我還是有相當信賴的。

Albertitto 提到...

I agree with your assessment of the ramen there. Ko is quite good, and it seems the reservation is much easier these days. Also the bo ssam dinner at Ssam Bar is pretty good (need to bring at least 10 people to share the pork shoulder otherwise it's too much of just one thing to eat for dinner).

The nights under the Southern Cross 提到...

好吧, 雖然說過自己一直潛水, 看到這篇又忍不住想留言. 對美國情況不熟, 但總覺得澳洲人對好吃的中菜沒什麼概念. 話說曾經吃過澳洲著名大廚 Cheog Liew 的 Degustation 晚餐, 其它西式菜色都相當漂亮, 唯獨其中一份中式菜色 'Pork Hock with wood fungus' 上來時委實不能說欣賞. 朋友更狠, 頓了三秒後說外婆的滷迪卡比這個好吃...可是同廂的阿逗仔每個都讚不絶口, 覺得拿 hock 來吃真是一件有創意的事. 當下時在很想說, 中菜裡叫 '有創意' 的菜單只怕你還沒聽過, 連想都沒想過咧...

Reader 提到...

拿舒淇的電影作比喻實在是太貼切、太一針見血!讓我忍不住笑了..... 給個大大的讚!

becco 提到...

當然也有可能完全是相反的方向啦…

babel2 提到...

波登的medium raw台灣出中文版了,裡面講了momofuku noodle bar一開始就是賣拉麵的,生意慘淡,所以..........

becco 提到...

也不意外啦…不過我還是相當敬佩張大衛的成就---哪怕還沒吃過他最有名的Ko---他看到了市場需要而且成功地包裝了原本不起眼的東西,就算今天一風堂在拉麵上壓倒性地贏過momofuku,都還是得感謝這位韓國人替他們開路,把吃拉麵變成一件時髦的事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