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8日 星期五

有規則就有例外

不知不覺間,和我一起打拼的大學生畢業了。上個月某一天在辦公室赫然發現,目前我是唯一單打獨鬥的傢伙,難怪近來很多事都力不從心啊。

跟老闆要人,他說:「那暑假有個西班牙來的實習生你就拿去用吧,聽他老闆說這小子很不賴,我們來想點困難的問題給他解決,務必把他榨乾為止---你以前對大學生太客氣了!」

Miguel 這字的西文發音跟義大利文 Michele 一模一樣(幾乎),這小子應該是我見過個頭最高的西班牙人,就像 Michele 是我見過最高大的義大利人一樣(羅素克洛是澳州人)。想到當年帶著我做實驗的post doc與如今我要帶的大學生名字聽起來一模一樣,好像在演那種投胎報恩(或為父報仇)型的民間故事。

當然,再積極進取熱情有幹勁的孩子剛來到這邊都會被無止盡的表格和文書作業冷卻,我們的祕書還在慶祝美國獨立,完全忘了我們對她的依賴。一上午下來沒什麼進展,在拿到 ID 之前他甚至不許在實驗室工作,因為保險還沒有cover到那邊。於是大多時候我們都在閒聊。原來他高中時就來過美國,在叔叔工作的實驗室打雜,加上他在巴賽隆納大學的老闆 Adrian 是帕布羅的好朋友,大力推薦他,於是夏天課程結束不久便來到這兒。回想我自己大一升大二的暑假在幹什麼呢?唉,別提了,你看,這就是我不好意思過份要求這些孩子的原因啊。

我們走去學校附近的餐車買午餐,在往活動中心的路上我跟談到實驗室的成員很豐富,來自西班牙、義大利、巴西、喀麥隆、伊朗、以色列、台灣、泰國、中國、多明尼加的人都有,當然還有兩三位正宗美國人,總之是很有趣的。

Miguel:「那你是從小來美國的嗎?」

「沒有啊,我來這裡念phd的」我大概知道他要問什麼。

Miguel:「是哦,但你英文幾乎沒有腔,是在台灣學的?」

我心想,你一個西班牙人才剛到這兒沒多久,憑什麼說我沒有腔呢:「哦,我們在台灣很早就得學英文的,而且啊,事實上我不只講話有腔,我連想事情都有腔呢("I do not only speak with accent,I think with accent!"這句是跟基努李維演的一部爛片學的,我覺得相當酷)

基於禮貌我說:「你呢,你們在學校也要學英文嗎?例如中學或甚至小學?」

Miguel:「對呀,但不很成功,大家英文程度很差,連基本對話都有困難。」

我:「是哦,但你的英文非常好啊,你才大一不是嗎?」

Miguel:「You know, there's always the exceptions to confirm the rules. 」(翻成中文就是「有規則就有例外」啦!)

猴死囝仔,我想我們會處得來的。


3 則留言:

catherine yo 提到...

XDDDDDDDDDDD, 我同學那學問不錯的西班牙先生英文就不大靈光。上次他來台灣還跟我講了些法文。吼,那個才叫with accent,超級不標準,聽起來很有趣也很吃力。

匿名 提到...

XDDDDDDDDDDDDDDDDDDDD
有規則就有例外,本格的規則是唬爛,
偶爾寫些溫馨的文章算是例外
耶! 可以匿名真好!

becco 提到...

有時候用真名也不賴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