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21日 星期六

証明你好傻好天真

哈維爾拿著棕色espresso杯,和李奧納多站在我辦公室門口,對著我桌上的coppe Joe (或者是我)擠眉弄眼,我說給我三秒鐘,然後去實驗室拿印表機上的文件, 隔壁的小班聞聲也加入我們。「這個」我把剛印出來的紙拿給哈維爾「把他貼在羅莉塔頭上!」



她就是羅莉塔,我們固態組的第三台咖啡機,包裝盒上印有大大的紅唇,我不知道義大利人在想什麼,是取「一親芳澤」之義?喝了還想再喝?或許世界上還有所謂的義式接吻,滾燙,濃烈,美得冒泡,在口中衝擊感十足,卻只限一口。喝慣espresso 很難喝回去法式濾壓壺或者日本人的塞風咖啡,哪怕可能更有深度,對比延伸更鮮明,餘韻更悠遠綿長。

雖然他還是用咖啡包(pod),但沖出來的espresso已經可比外面店裡---這裡說的是美國---賣的了,我也開始幾乎天天報到…事實上我直接跟負責這項業務的哈維爾大量訂購咖啡包,打六折(零買的話,實驗室一杯收一美金)。

哈維爾拿過那張紙說這三小?我說你就看嘛,貼上去搞不好可以多做點生意。原稿在這裡 : 科學家發現喝咖啡可以降低得到攝護腺癌的機率,一天喝六杯左右的人比完全不喝的人少20%,喝一到三杯的則會減少大約30%得到致命性攝護腺癌的可能,而且無論有無咖啡因都有一樣的效果。更令人振奮的是愛喝咖啡的人多半健康習慣較差,例如有煙癮或不愛運動等等高度致癌的因子,可見咖啡有夠厲害bla bla bla

:太酷了,對,我們要把他貼在咖啡機上,鼓勵大家多喝點。

:而且你看到沒有,要六杯,我們每天大約都差四杯呢。再喝啊,大家!

李奧納多是巴西人,所以跟上對話通常會慢半拍,他說你們在看什麼?噢拜託,別傻了喬,你不會真的相信這個吧。

:why not?人家可是哈佛的研究結果呢,他們住河對岸,有用不完的醫生和病人可以實驗。

:come on, 我才不相信這個,這類研究根本不能信,你哪一天看報沒有這種吃什麼防什麼的研究,然後過兩天又會有完全相反的結果上報,搞到後來根本是random的。而且每個人都不一樣,你怎麼曉得他真的有用?

李奧納多對很多東西都持懷疑的態度,除了醫學研究,還包括高能物理,加速器實驗,一切的海鮮,以及煮得甜甜的豬肉。令我很困惑,但無論如何我已決定下次輪到我準備meeting的食物時,我要做掛包請大家吃,包括這位頑固的巴西人。

:所以人家要做統計啊,你看這裡,他說這是目前最有系統,統計人數最龐大的同類研究,有…嗯你看看,有47K人耶!

:so what?

:so...個別差異都被平均掉了啊,而且你怎麼有臉說人家,你現在寫的paper那個實驗有幾個device?我記得只有兩個吧?

:兩個就夠了啊,這是阿蜜兒(隔壁學校的一位大教授)說的,我們又不是工程師,那就大概需要四五個,對物理學家來說,一個device 裡的電子和十萬個device裡的電子沒有兩樣,不是嗎?不然你量子力學怎麼學的?

:哩嘛幫幫忙,identical particle 不是這個意思吧。anyway,我剛在想,喝六杯會不會太多了啊?這樣我們手會抖,可能沒辦法做實驗。

:我們應該去看看這個實驗是誰贊助的,搞不好是Lavaza。

:也可能是學校教授啊,讓大家多喝一點,熬夜工作更來勁。你看那學校每間實驗室自己的咖啡機都比我們這台還要正點百倍,真不曉得我們哪時候才趕得上。

班這時候開口了,他是隔壁實驗室的博士後,一位文質彬彬,講話非常有禮貌並且得体的男士,再度印証「加拿大人都很nice」的刻板印象,還有一點讓我喜歡他的是,他從我在實驗室晃燒杯與試管的動作猜出我愛喝酒,從裝便當的紙袋一眼就看出我剛去Peter Lugar回來---原來此公也是個愛吃鬼來著。

:我也覺得這種實驗很可疑,我聽說啦,那個証明喝紅酒會降低什麼心血管疾病的實驗很誇張,你知道他們餵給老鼠的紅酒量,換算成人類的話,大概是要你一天喝35加崙之類的…

:所以老鼠都死於酒精中毒?那這樣我可以証明任何東西都可以抗癌啊,例如古柯鹼,你讓人先吃死就根本就來不及得癌症啦,然後標題就是:每天攝取五公斤古柯鹼的成人死於癌症的機率為零!

:嗯,他會先窮死或因為付不出錢被毒囂殺掉。

:或許,但肯定不會死於癌症。

:別傻了,喬,你要不要加牛奶?

他從咖啡機旁拿了一個奶油球給我。

:哦不,謝了。你給班吧,他不是說今天要喝Americano。

:呃,我自己來。其實這機器啊,你只要讓水流久一點,他就自動從espresso 變Americano了…

:哈哈,好慘,那等這一籃奶油球放得夠久,你加進去就變corretto了

:沒錯,對了有沒有人知道為什麼這些牛奶都不用冰啊?

:他們殺菌過了啊,ultra pasteurized,沒聽過嗎?

:我曉得,所以我不想加。這東西除了牛奶一定還有一堆有的沒的吧,你們美國人真的很愛亂搞。

:拜託,牛奶本來就不是純的東西啊,你去超市買的牛奶還不是加了水或維他命D

:鮮奶有加水?你開玩笑的吧。

:是真的,純的牛奶太濃了,所以要加水,不過美國牛奶的確加了特別多水,所以比加拿大稀得多。

:對,我們在巴西喝的都比這裡濃。哈維爾你去西班牙的時候喝的牛奶覺得怎樣?

:歐洲是比我們美國的濃,他們加的水比較少。

我(大驚):wait wait wait (喂喂喂),你們在唬爛我吧,牛奶裡可以加水拿來賣哦?我以為頂多是幫whole milk抽脂,變成2%、1%或skimmed milk吧?

我可以接受把東西拿掉,但加了人工的東西進去我在意識型態上一向很難接受。牛奶如此,人…我是說對「整型」這件事亦然。而我從小就以為所謂鮮奶就是直接從乳牛身上流出來,經過殺菌包裝而成的。不然那個100%的乳牛貼紙是貼心酸的嗎?

:不可能,純牛奶太濃了,人不能喝,你沒去過牧場?沒看過純的牛奶嗎?

:我去過牧場也看過乳牛,但沒看到過純的牛奶,至少剛擠出來的沒看過,他們都直接從牛身上流到管子裡去啊。

:什麼叫流到管子裡,我說的是剛擠出來的牛奶啊,在牧場裡有沒有---他邊說雙手一邊做出連蒼井空看了都會臉紅的動作,同時還吹著口哨---那玩意兒很濃,是給牛喝不是給人喝的。

:哦天啊,真的嗎?真的是這樣嗎?我被我的政府騙了一輩子,我小時候去埔心牧場的時候…

:oh, you mean in Thailand?

我:No, Leo, in T-A-I-W-A-N, for god's sake, how long have we been known to each other? anyway,所以你們每個人都知道我們喝的牛奶有摻水嗎?

所有在場的人望著我點點頭,彷彿我是個鄉巴佬。

或許我真的是。

4 則留言:

Rich 提到...

這跟我的理解不同. 純牛奶的確太濃, 但是那與賣的牛奶中間的步驟不是加水, 而是提煉出奶油. 又, 歐洲的牛奶味道不一樣是因為歐洲牛奶 pasteurization 的方式不同. 我上次去法國還喝到沒有 pasteurized 的牛奶, 我的法國朋友說這在歐洲某些國家很常見. 但是在美國想要喝到沒有 pasteurized 的牛奶是很難的 (法律障礙). 不過也許我跟你一樣是泰國來的鄉巴佬?

becco 提到...

我也不曉得真象到底是啥

Chenyu 提到...

怎麼我覺得美國的喝起來比台灣的還濃郁,那台灣到底加了多少東西在鮮奶裡面?

我著實地期待你準備割包給實驗室吃的那一天 :D 還請記得實況報導。
其實,我也好奇台灣以外的人對於我們的特殊食物(皮蛋、鐵蛋、豆腐乳、臭豆腐...)的評語與接受度。(我承認是天真地吃了藍起司之後更想如此對待外國人)

becco 提到...

我覺得美國也是看地方。鄉下地區常有當地牧場自產自銷的牛奶,那真是好喝多了。

美國人的飲食文化雖然不發達,但還算勇於嚐試,至少住在城市裡的人如此。畢竟移民國家各種奇奇怪怪的人都有。不過這點城鄉差距真的是很大,我在紐約看過不少洋人在餐廳大啖臭豆腐已經見怪不怪了。

割包我會想做的原因是這玩意兒,拜張大衛之賜,在美國被視為一種很新潮的食物,所以能在實驗室重現的話會滿炫的。等我做的那天一定會po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