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6日 星期日

Kindle:This is a book

我拆開包裝,看見螢幕上貼著一張膠膜,上面印有第一次啟用 Kinddle 的方式,我默默記下,便迫不及待地將他撕去…

沒想到使用說明還在。

「靠,原來這就是電子墨水啊!」我自言自語。

久聞其名,也曾看過同學秀給我看她的SONY電子書"READER",但據說SONY為了加上觸控的功能,所以犧牲了些許對比的鮮明度,我是不記得了,但總之Kindle的質感…或說紙感真的令我訝異。

這是 W 送我的耶誕禮物,可惜在耶誕節前夕的購物狂潮下剛推的出的新Kindle賣到缺貨,尤其wi-fi版的只要139美元,也間接造成Barnes and Noble以及 Borders 書店的倒閉危機…總之不能在回台灣前拿到實在很傷,在飛機上看好多人用iPad在那裡劃來劃去,像在人家心尖兒上搔癢似的。

想買電子書的動機只是,也一直是,要有一個把家裡和辦公室四散的文獻優雅地整理起來的方法,從資格考完之後我的房間就像光華商場地下室---賣舊書那區。因為在美國,浪費資源是融入當地文化最簡便的方式,因為實驗室的印表機印得又快又好又出色,所以臨時想要什麼,也不管家裡是不是有一分,或者根本只是塞在我那凌亂不堪的背包裡,就直接download列印出來了。要是分析一下我活動區域裡同一篇論文重覆出現的頻率,應該很快可以看出我們在打什麼主意,做什麼實驗。

加上,我的書櫃已經快被壓垮了,我一度把這情形歸因於IKEA是個爛公司,直到曾在該公司打工的E悍然指出:這些書櫃本來就不是設計來讓你在一階橫豎放個三層的,也就是說,你在平面上只應該用到一個維度,而不是延著三個座標軸填滿…我才稍稍釋懷。也曾想聯絡台灣同學會看能不能辦什麼中文書交換的活動,因為累積在住處的中文小說或雜誌已經多到離譜,加上每次採訪就會多幾本大廚的精裝全彩食譜,供前置作業或記念品之用,這些東西要在我小小的套房根本不可能共存。

要是能數位化,哪怕只有五分之一也好啊,我想。

二十世紀末開始的數位革再一次教會我們的,不就是個「得魚而忘荃」的道理嗎?不信你試試看,哪怕一天寫一封文情並茂的信給那個懶得睬你的女孩,寫他個三年五載,其資訊量也不過是一片光碟的十分之一就足以打發的,我想這就是所謂人心如紙薄的道理。

我的理想是只讓課本和食譜佔據實体空間,壹週刊反正是上網看的,其他雜誌大多看完就丟,New Yorker比較為難,我甚至還去搬人家出清的舊書回來,也不曉得何年何月會看。所以一拿到Kindle,花兩分鐘熟悉使用方法之後第一件事就是上網訂雜誌,哦在這個之前你得先設定機器,幫他取一個代號,以後這個代號的機器就會出現在你的亞瑪遜帳號裡,只要上網一點,就直接過卡然後透過機器的無線網路下載電子書到Kindle裡,前後不用30秒。

既然這隻 Kindle 是亞瑪遜來的,就取名叫Piranha吧,期許他像雨林裡的食人魚一樣狂噬猛啃其他人類的腦子,作為主人養份,另外也不免有率獸食人的寓意在---不然讀聖賢書,所學何事呢?。

我上 Amazon 的 Kindle 專區,買了New Yorker,一個月四本 2.99 美金,零售價一本四塊多耶!訂閱之後只要一出版就會自動下載到閱讀器裡(當然信用卡也自動被扣款了)。這不免令人覺得悲涼,裡面的文章這麼豐富多樣,文筆好得不可開交,能獲得邀稿的作者在美國全都是赫赫有名,死後會出現在紐約時報訃文版的那種,這麼多這麼好文章在一起,並且貼心地幫你把他那最經典的漫畫挑出來放在一個目錄裡讓你一口氣看完(我承認很多時候只看這個)…這一切只要$2.99/4 ? 這,怎麼說呢,不說美國,連物價低廉的台灣,書店賣的絕大多數垃圾都不只這個價錢,一瞬間我的Piranha似乎變得比清道夫魚還不如。

總之在 Amazon 上餵食 Kindle 是極端容易的,大部份新書都已有 Kindle 版本,雜誌報紙亦然,至於沒有 Kindle 版的書,Amazon會有個標簽叫作"告訴出版社我要Kindle版"讓你點擊,或許是供出版商參考用的市調,方便Amazon與之洽談授權之用。這也是我選擇Kindle的原因,因為背後有地球上最厲害的書店支撐,購物介面的方便性與整合度已經實戰証明過了。電子書圖的不就是快速與方便嗎?

我接下來去買這個

實在好好看,即使有時也不免想罵: What the fuck is this motherfucker talking about (我認為他對 Alinea 的批評完全是偏見與鬼扯)? 但大多數是令人想拍案叫絕---無論是基於共鳴或讚嘆或意想不到(我已計畫去衝 Momofuku Ko 了)---卻往往無案可拍,因為是電子書,閱讀的激情可以出現在任何場所。如今Kindle的大小完全可以用一手屌兒啷噹地拿著,哪怕在零下十五度的公車站或地鐵上要前後翻頁也不需脫下手套或動用到另一支手。

因為本來就不是要你正襟危坐看的東西,所以波登的這種書最適用於Kindle,況且是純文字,恰好避開Kindle或說電子墨水的弱點。

那中文書呢?很不幸亞瑪遜到現在似乎都沒有涉足華文市場的打算,自然也沒有Kindle版的中文書。好在有不少熱心公益的人士已經意識到這個缺憾,開始進行中文書電子化的公益活動,我目前用的是「好讀網站」,然後將html格式的電子書檔案寄到Kindle的信箱(每一台Kindle都會預設一個),Amazon就會自動幫你轉成Kindle的格式再傳送回閱讀器上。聽起來有點囉嗩,但熟悉之後是很快的,或說相較於閱讀一本書花去的時間,這轉檔的過程根本是可以忽略的。另外pdf檔也同樣可以寄去轉換,當然你要直接用usb存進Kindle裡也行。不過現在看來拿Kindle看paper的夢想顯然是太不切實際了,因為他的格式會把方程式整個打亂,一點用也沒有。前天iPad2出了,看來終究是要買一台。

Kindle 的主目錄底下有個"experimental"選項,裡面有些可以可無的不成熟功能,例如web browser、mp3 player,以及有聲書,對,只要插上耳機,在閱讀中間你可以切換成text to speech模式,Kindle會自己把書唸給你聽,我玩過幾次,最大的缺點是他不懂得分段,否則聽起來其實還滿自然的,和過去電子辭典那種機器音不可同日而語。最大的差別在於,電子辭典(至少我以前用過的那種)是一個字母一個字母讀進去再念出來,所以重音很少有下對過,Kindle的text to speech 聽起"至少"來是一整個字讀進去的,還懂得隨標點符號頓挫,所以每一個單字或句子聽起來尚稱自然。真正有用的功能是線上字典,只要把游標移到字的下面,內建的牛津美式辭典的解釋就會自動顯示在最下面,當然你也可以按enter鍵進去看個仔細,但我覺得那太阻礙閱讀了。

好在對我來說這些是次要的。我大多數時間作的是純文字閱讀,習慣同時看好幾本書,會隨不同心情或場合閱讀不同刊物,偶爾也想在移動時顯得更輕便從容,或者,只是要在洗衣間裡等待排我前面那一次用掉三台烘衣機的王八蛋把衣服拿出來時,能表現出更多一點點的耐心與風度---Kindle已經夠令我滿足了。

是的,沒有人會不懷念裝禎良好的書一本本排在書架上的沉靜模樣,彷彿用眼神告訴你,樂趣、經驗、知識、智慧以及所有值得消磨的光陰全都藏在她背後,我也喜歡用手指觸摸紙張,那種當摩擦系數與頻率正好時,輕輕摩挲著所帶來的歡愉,更別提當隨手拿起一本幾乎倒背如流的舊書,”啪”的一聲翻到想要的章節、想重溫的句子與段落時,那像遇見心有靈犀的老友般的悸動。

這一切的一切都不是任何21世紀的電子器材能夠帶給你的,也是我的房間並未如預期因為Kindle的到來而變得更加整齊的原因。

好在Kindle的電子墨水還庶幾保有紙本閱讀的感覺:那樣的質感與紙感,以及令眼睛舒服的亮度和對比。他還非常省電,我迄今用一個多月,電池還剩下一半,再不用完充電器都要找不到了。至於那為人詬的翻頁時間,像是以前連戰受訪時好似刻意用力眨眼的壞毛病,經我實際測試,其實與你正常翻書時所費的時間相差不到百分之十(?),這,不就讓他更像一本或三千五百本(as claimed by Amazon) 的”書”了嗎?




後記:再一次地,我沒想到這篇會寫得那麼長。當初只是覺得開頭的講法很有趣才寫的。另外那個簡單地像小孩牙牙學英語的 title 也是動機之一。"寫"文章這件事本身似乎才是一切的目的,文章裡面講什麼好像是次要的。說到這裡我其實感到很遺憾,惋惜 iPad2 的訂價策略太猛,否則等我買到白色那款,用一用覺得不值那價錢,應該就可以寫一篇 iPad:It is a pad.

雖然是老掉牙的笑話,但誰又知道可以寫成什麼呢?

15 則留言:

becco 提到...

剛發現另一個好處:從此就可以把最喜歡的小說帶進無塵室了!

scubagolfer 提到...

這提醒了我,要把各翻了幾頁的 Nasty Bits 和 Medium Raw 看完,是交錯著讀(通常狀態)還是照著出書時序就不知了...

becco 提到...

Nasty Bits我還沒看過,好看嗎?

Starberry 提到...

Hey,

I will call Nasty Bits a more mature/refined version of Kitchen Confidential. So if you enjoyed Kitchen Confidential, I think you will like it.

Cheers,

W

becco 提到...

那就值得一看了!

Tatiana 提到...

請問Becco,讀一般純文字的pdf怎麼樣?我需要的文章通常都只有文和圖,沒有方程式的問題。這種生物學的PDF檔在kindle上讀起來好用嗎?如果可以用它的web browser直接下載來讀那就更好了。我現在正在猶豫要買kindle還是小型平板電腦哩。

becco 提到...

我不確定,因為用過一次就放棄了,乖乖拿他看書。

看paper可能還是用ipad吧,畢竟paper有很多圖啊表的。我覺得第二代的重量已經勉強算得上稱手了。

becco 提到...

昨天買了Nasty bits,我似乎更喜歡看這"本" (或這"檔"?),每一篇篇幅較短,而且文章更簡潔。

看了一篇叫"My Manhattan",滿感動的,我覺得能把自己愛的城市寫好,就已經夠得上是一位好作家了,AB完全夠得上水準。另一篇Hard Core令我重新認識prune的主廚G. Hamilton女士,看來下次剪完頭髮就去那兒吃飯吧。

好書

Starberry 提到...

@ Becco:

Glad you liked the book.

Speaking of NY restaurants. Was at Le Bernardin last night.

To be frank, was a little disappointed.

In the end, I feel that Japanese cuisine do a much better job with seafood than French cuisine. Other people have mentioned it before, don't remember who, (maybe it was you!)

Basically, for the same price, I much rather have a nice omakase at a Kanoyama or Yasuda.

Cheers,

Wilson

becco 提到...

我完全同意,基本上不要說日本人,我覺得東亞國家 in general 都比較會料理海鮮,當然也不是沒有特例啦。

Le Bernardin 的風評我最近也聽過不少,下次去紐約再去試試看好了。

btw,有人最近試過以下的餐廳嗎:

1, MASA

2, Momofuku Ko

3, Adour (since Dider Elena take charge of the kitchen)

4, Corton (in Tribeca)

5, Gilt


可不可以分享一下用餐的心得與感想。感謝。

iris 提到...

借我PO一下我那不到兩年幾乎沒用過的Second generation Kindle 剛發生的怪事:它的 USB Cable 外皮在某一天忽然如"太陽餅"般碎裂散落一地,太詭異了(因為是Amazon更因為從沒看過任何電線變成那樣)。於是再也無法充電。

上網一看,I'm not alone. 於是致電 Amazon,他們放了一個"promotion"到我帳號,也就是免費送一條新的給我,然後shipping cost 也會擇日refund. 一件小麻煩。 

becco 提到...

真糟,不曉得我的第三代會不會也這樣…

Nana 提到...

好喜歡這篇, 讓我也想買Kindle了!
然後感謝中文書的know-how...這樣方便好多! 我也是想買中文電子書沒地方買 =(((

另外想說Momofuku Ko和Adour前幾個月都去過不是太愛. 我和E都覺得Adour以前比較好吃(定價也比較便宜)

---
btw-我想我們你版上的Wilson一定在Kanoyama擦身而過過...那家是我們每個禮拜的愛店! =p

becco 提到...

Hi Nana,

謝謝,電子書我的確還是喜愛Kindle,那個閱讀的舒適感不是其他機器比得上的。

但中文的確很少,而且好像台灣的電子書常不支援Kindle格式,很遺憾。

我超想看東野圭吾的啊!

台灣學人 提到...

Hi, EHGBooks已經開通臺灣學人出版網在臺服務,即日起臺灣作家的中文書也可以在Amazon Kindle發行金讀電子書,歡迎Kindle使用者多加支持正版的台灣作品。

臺灣學人出版網www.TaiwanFellowship.org

FB粉絲專頁:Amazon微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