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2日 星期六

萬一

有時在實驗室的儀器上,量到一條很漂亮的曲線,看著儀器一分一秒的取點,然後由點而線,由線而面地描繪起來。無論量到的現象是全新的,或者三十年前就已經被無數科學家驗証過的,當你凝望著他---通常是屏氣凝神地---心裡充滿著課本裡才看得到的方程式與物理夾棍(jargon),曉得眼前這一點一點即將被畫出來的,有秩序、有規律、且能夠一遍又一遍重現的圖像,將完全如你所熟知的物理所"預測",無論是誰,無論大學生或教授,無論來自哪個國家與文化背景,我們常常會在最後一點取完然後電腦開始存檔的那一瞬間不約而同的爆出:it's so beautiful! (至於下一句說的是"holy Jesus" 、"holy shit"、"fucking awesome"或者是"幹xx"就看每個人的信仰或修為了)

我說不上來大家為什麼總是用「美麗」來形容這種感覺,這種抽象(理論)被具体化(量測)之後然後再抽象化(與理論吻合)所帶來的所謂美麗究竟是什麼意思?是彼此符合若節,絲絲入扣,且能不斷重現,令人彷彿可以作出像上帝一樣地"預測"所帶來的感動?還是從中体現出秩序與規律,從而令人或得心靈上的滿足與平寧,並讓人感覺到自然的美麗、美好呢?當然也可能是出於敬畏,只是我不曉對於那些個比頭髮還細小的樣品,有什麼好畏的?

我當然沒有答案,甚至覺追求這個解答甚是無聊,那並不能帶給我們更多的美麗---我們已經有大自然了。就好比研究笑話不會讓人創造出更多精采的喜劇劇本,從一本正經的學院裡通常生不出太偉大的文學作品。

但我幾乎可以確定,當194x年第一枚原子彈的覃狀雲在新墨西哥州沙漠的上空升起時,在場的物理學家、化學家以及工程師,一定有不少人在心裡發出像我們在實驗室一樣的讚嘆。

隨後便繼之以畏懼。

我一直可以理解反對核能發電的理由,卻並沒有辦法支持廢核的運動。很大一個因素是因為那背後的物理太美:寫在紙上兩三行的方程式便揭露了讓人類獲取巨大能量的祕密,沒有比他更讓物理學家像是盜了天火的普羅米修斯(而且,我們每天的生活通常也跟那倒楣鬼差不多),他甚至還能持續不斷地在人為控制下運轉、發生、供輸能量給予我們的文明。至於那些安全疑慮,呃,套一句大家私下常講的:it's just engineering problems---總有辦法解決的,只要你極端"小心"。

這兩天看著新聞上日本大地震的新聞,最令我震撼的是福島核電廠爆炸、幅射外洩而且很可能發生爐心溶融的新聞。我必須說,因為是發生在日本,所以真正徹底動搖了我對核能發電的支持。

坦白說我不認為世上有任何一個國家或人類文明有可能做得比日本人更小心、謹慎、重視安全,換句話說,這個地震帶來的核災就等於是告訴我們人類的極限所在了。好比大考中心找三個類組的榜首入闈,然後試考之後三個人都被當掉,那這考題絕對可以廢了。

這是既怕一萬,更怕萬一的事,因為帶來的災害太巨大,影響太長遠,而那所謂的"萬一",幾乎真的就在台灣三小時航程之外的地方發生了,我完全相信,同樣等級的災害發生在也是地震頻仍的台灣,福爾摩莎這座小島早就已經變成廣島了(看這個新聞)。

有些事情,只要有"萬一"的可能存在,就什麼也不"值得"。

日本東北大地震之於核電廠如是,

江國慶案之於死刑存廢亦然。

7 則留言:

Starberry 提到...

On energy sources of the future etc, there is a good book that discusses how our lives change as oil prices increase. (ie. Sushi becomes very expensive).

It's called $20 a Gallon (http://www.amazon.com/20-Gallon-Inevitable-Gasoline-Change/dp/0446549541)

Cheers,

W

cainli 提到...

其実対於日本與其他民族在日常生活応対與處理倒是有不一樣的看法。

日本人的確是很照章行事,而且絕不妥協。但是他們対於預想外的事非常不擅長。甚至会不知所措,簡單的說就是比較沒有彈性。

而台湾正好相反,雖然通常不照規章來走,但是富有彈性。遇到像是此次核能事件,反而能出奇招度過難關,只是不保證日常運作也能穩當無事。

所以対於核能這種有些需要運氣或者需要一些小聰明與彈性來度過難關的事項來說,也許台湾人未必就比日本人做的不好XDD

kagami 提到...

不久前開始看您的文章,頗欣賞您,所以對於同樣身為物理學家的您因為這次事件而對核電信心動搖深感遺憾。

其實在這次事件中日方處理的不錯,特別是以福島核電廠的舊式機型以及建廠時間來看,遇到如此驚人的複合性天災都能挺住,未發生重大事變實在不容易,應該給予一些鼓勵。此次的相關處理細節在日方的官方網站或美國的核電官方單位網站都能查到,相信比台灣聳動的媒體報導(特別是某水果報)可靠。

我非常同意您說的「只要有"萬一"的可能存在,就什麼也不"值得"。」畢竟人類相比自然實在太過渺小,不過核安設計可說是人類將"萬一"降至最低的極致表現,而且重點在於除非人類能將能源使用降至極端的微量,否則基於諸多因素,核電都必然是未來能源不可排除的選項。相較於天災的衝擊,個人認為民眾的反對(特別是像您這樣在社會上屬於"知識份子"的人)所造成的核電人才斷層及科技發展困難更為可怕。

最後補充,基於核電原理,福爾摩莎絕對不可能變成廣島。另外以江國慶案舉例,個人認為可能不妥。

becco 提到...

Hi Kagami,

昨天學校剛好有一場座談,是核工系針對這次日本核電廠事件所做的,由該系幾位教授針對這次的事件作一個簡報並且回答大眾---或說非核子科學專業的人們(例如這們這些做固物理實驗的)對這些問題的疑慮。

聽完之後讓我對問題的關鍵有更清楚的了解,而我必須說,到目前為止的我的想法還沒有改變(而且我不覺得蘋果有多聳動耶…)。

那不是動搖,而是我對於"在台灣"把核電繼續當成一個主要選項,是反對的。反之,如果要在羅布泊或羅沙拉摩斯或內華達的沙漠蓋的話,我一點意見也沒有的。

就像我說的,這東西的理論和技術和工程上的設計可能是"完美"的,只是不幸的是,是由不完美的人類(更不用說我對咱們政府以及台電公司完全不具備最基本的信任)在執行,只是這麼簡單而已。

我對死刑的態度亦然。

台灣變廣島那個類比是我誇大的,這點不能否認(好把我成認是想玩"小島"與"廣島"之間的文字遊戲),如果造成誤會是我的不好,真的抱歉。

在人性或人的選擇或說人類想要選擇什麼樣的生活這個巨大而複雜命題之前,我個人所擁有的一點點知識其實起不了太大的作用,或說至少,是可以忽略的。這是我個人的想法。

先回去睡覺。有空再聊。

Kagami 提到...

很高興聽到您的想法與我是相近的。

媒體報導的部份我想是見仁見智,我之所以認為他聳動是因為即便有核工知識也無法從中獲得有效資訊,就連我也在第二天起對越來越嚴重的報導感到恐慌,媒體模糊的用詞讓我誤以為福島是在電廠全黑(Station Blackout)的情況下連熱停機(Hot Standby)都沒完成,後來才經由別人翻譯得知日本官方公告問題是出在後續的冷停機(Cold Standby)過程;而身邊親友更是只知道日本"核電廠爆了"及"輻射外洩污染了"。台灣民眾一向很容易受媒體扇動...

而台灣狹小的土地的確不是很適合蓋核電廠,據我所知,即便台灣要再蓋,好像也找不到適合的核五預定地了。不過如此一來台灣也只剩火力發電一個主選項。

確實核工專家再優秀也只能做到設計上的完善,建造、操作、監督的質量都無法掌控,這同樣也是我所擔心的。正因如此,我才認為應該要有一個好的環境可以培養核工專家,這樣在執行面才能也有可靠的人負責;民眾有正確的核子認知也才能真正監督政府與台電,不要再是以單純的偏見為反對而反對,讓其淪為政治議題。不論廢除與否,至少我都希望是果決且理性的。

(我很喜歡您大部分文章中的文字遊戲XD)

祝好夢。

becco 提到...

http://tw.nextmedia.com/applenews/article/art_id/33253920/IssueID/20110317

becco 提到...

Cainli 兄,

謝謝你的留言。你說的正是我的感想,雖然我沒有近距離觀察日本人的機會。我私心希望您在逃難之餘能寫篇文章談談您的觀察,一定會讓我們得到更深的啟發。

這次的災難發生之後當然大家對日本人民的紀律與修養讚美不已,照章行事與按部就班的態度收到了很大的效果(或說減低了更多傷害),替人類文明樹立了一個典範。

我們的網路或媒体上毫無意外地一片讚頌其良善美好,有名沒名的作家幾乎只要自認會寫字或作文的人都得發一篇東西來歌頌一下,這些我完全同意,但另一方面也覺得不安或說uneasy。因為我們在面對外來文化時,不曉得是因為心胸開闊或說沒有自信,常常會把事情推得太遠,甚至矯枉過正(但通常只限嘴砲的程度),我完全可以想像,搞不好下一期的天下、遠見還是商週就會出現一個什麼「自制力」、「忍力」、「sop力」之類的專輯 …

就像我在隔避twitter上說的,這些表現背後的價值觀與思考模式,未必是完美萬能的,日本人的安靜、秩序和禮讓有多少是因為集体主義、同儕壓力造成的?不慌不亂除了平日防災訓練有素確實(這點我完全相信而且欽佩,我們絕對有需要學起來),有沒有可能是因為他們已經被訓練得只能這樣反應? 在sop規範的範圍之內固然運作完美,但如果事情超出sop之外呢?

近幾年常去日本渡假,對他們各方面的表現讚嘆不已,從吃喝玩樂上就可以觀察到許多其民族性。就算是科學實驗,以前我們常開玩笑,只要日本人進到某個次次領域,就會把這個題目往死裡做,別人幾乎都不用玩了。但有趣的地方在於,那個領域往往不是他們創造或最先define出來的,這點其實在很多消費產品的發展上可以看出來。簡單的說,那不會是一個產生ipad或iphone的國家。

現在發生在核電廠的事情就是一個好例子。雖然說是老廠老機組,但其實據我所知他已經完全fullfill了當初設計的初衷,造成災害的不是地震,因為運轉中的機器在地震來襲時便自動停機,進入緊急應便程序,但沒有料到的是隨之而來的海嘯把冷卻用的機電設備全打爛,然後事情就開始整個走樣了(btw Kagami,這也是我會說設計完美但執行不可能完美的原因,畢竟"mother nature is a b----:, 總是令你意想不到)…

我知道看人做事嘴砲特別容易,這樣講不太公允,但這幾天follow 東電和日本政府的作為,一直有一種不可思議的感覺,不是很能理解為什麼會到現在才想到做這個或那個云云 (那天座談會上許多人似乎也表達這種疑問)。

唉,說來說去還是一樣,請大家去看一下大搜查線,電影版第二集「封鎖彩虹橋」還滿符合現在氣氛的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