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2日 星期日

So far so close, so far so good (是的我在台北)

我覺得最幸運的是連續兩年都能和爸媽一起跨年,至於是在紐約的中央公園還是台北的大佳河濱公園跨,一點也不重要了。

回家第二天,媽媽說:「你回來不到24小時就去kay(二聲)到別人的車,把爸爸的書房弄得像你自己的一樣(亂),連烘被機也給你燒掉了,接下來還要弄壞什麼?」

「你的冰箱吧」說完不禁悲從中來,彷彿失戀的人觸景生情。

我必須說弄壞烘被機真是此行所犯最大的錯誤,台北好冷,溫度明明很高但因為濕氣感覺比在美國還難捱,家裡雖有暖氣但我不習慣開,感覺離開美國就不該再過那種濫用能源的日子,畢竟國軍沒有去波灣參戰,無功不受祿啊。

妹夫買給爸媽的烘被機實在是台北濕冷冬天裡的恩物,果然半子貼心,犬子只會令他們掛心。

每次要回來之前內心總是充滿掙扎,忙到要起飛前36小時才離開實驗室(因為得南下紐約搭機),在飛機上不斷想著還沒完成的工作,計畫著在台灣可以做些什麼,回美國後如何最快地銜接上,並且不時忖度著在回到台灣第二天打電話給航空公司,看有沒有更早能回到美國的機位,最後在跨進國門的那一刻把所有那些念頭拋諸腦後。

拜拜,剪頭髮,指壓,泡湯,之後吃了下面的東西:

老船長海鮮:舊東西一樣美味,但老闆為了幫我們衝低消準備的北海道干貝和帝王蟹真的一整個沒有必要,海產粥裡的鮑魚其實也可以省省,要吃那些東西就不會上他那兒了。

神旺潮品集:點心和潮州滷水都不錯,但沙公蒸得太老了,早知道自己買活的回家弄

鼎泰豐:東西一樣好,服務與生意似乎更棒了,另外台北東區的美眉愈來愈正,陳德容比報紙上好看(且年輕…)

魚道生:比兩年前回來在市民大道附近的店家好吃甚多(後者軟体完全跟不上那東京銀座一流店等級的硬体),料理有做出滋味來,唯一的遺憾是午間室內有轟轟轟的聲音,應該是建材與空間設計造成的駐波。

于記:杏仁豆腐和杏仁雪花冰還是一樣讚

天和鮮物:baguette真不錯吃,店裡賣的東西看來也好棒,差點就要與人爽約坐下來吃他的小火鍋

Solo pasta:吃了兩個開胃菜正要再點麵就快要上了,果然麵是不等人地,但吃完麵覺得台北人比紐約客幸運,真的。

紅粟:走路就到的上海菜,菜飯和老燒蛋我都喜歡。但小阿姨說離家更近的「紅月餐廳」做的馬頭魚燒豆腐才更不能錯過。

信義鄉的葡萄:家中冬夏各一次的ritual,半年前就注文起來,是會讓wholefoods架上那些加州或祕魯的羞慚到縮成葡萄乾的真正葡萄

永和豆漿大王(復興南路):燒餅和飯團還是好吃,只是排隊的人似乎更多了---奇怪台灣不是已經少子化了嗎?

下週去日本回來之後想去吃吃SdTJR在台北的甜點,宜蘭精英酒店的烤鴨也不曉得有沒有空去吃,上次回來吃的焢肉飯還有新店的福華鵝肉還沒嚐,烏來那位老婆婆的白斬土雞爸爸堅持我一定要去吃,而我還想找個地方開妹夫托我帶給老爸的加州好酒…

總之呢,so far so good 啦

4 則留言:

scubagolfer 提到...

與家人團聚真的最好

紅粟是紅豆食府李總主廚與太太林副總(一主內一主外)退休後終於開的自己的店,相信會更用心吧

becco 提到...

scubagolfer 大哥,

完全同意,其實在哪裡真的不是最重要的,只要家人在一起就夠了。

家人之前頗常去紅粟,不知其來歷只是路過看來感覺不壞就成了常客,後來不知為何有好一陣子沒去。我第一次去,感覺滿好的,是不是地道我不確定,菜肴口味不甚厚重,味道乾淨溫潤,就算不夠傳統,似乎也算是品味不錯的廚藝。永和的留香園也給我這樣的感覺,好久沒去了,希望這次有機會嚐嚐。

匿名 提到...

天和鮮物的麵包蠻低調的,不過前陣子因為謝忠道變的很高調XD不過他們之前有更棒的法國粉棍子更棒,真希望天和可以漲價然後重新推出法國粉棍子

becco 提到...

我那天看到他們在賣小火鍋和便當就想坐下來吃了。

麵粉不論,我覺得麵包功夫已經很好了,至少比我平常在wholefoods買的好多了,想想真是不簡單,那畢竟是外來的東西。

回來台灣真的覺得這裡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