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3日 星期五

Where "No Reservation" end you up with ---安東尼.波登的Brasserie Les Halle (上)

A Cook's Tour

我不曉得如今安東尼波登和Les Halle還有多少關係,只知道他出身這家法式酒館餐廳的廚房,出過他們的食譜,教人用大蒜奶油焗焗蝸牛啊、干白酒蒸蒸淡菜之類的。

上餐廳網站還能發現他們依然大喇喇地宣稱自己是這位吃四方名廚的home base,或許他還有股份,或許他不時會在此下廚露兩手,也或許,在吃過北非的羊睪丸、墨西哥的螞蟻蛋或是華西街的蛇血蛇膽之後,波登會回到這裡,要一鍋土魯司扁豆燉肉,靜靜地吃,兼收收驚之效。

No Reservation

坦白說,Les Halle並不是我們的第一選擇,但在紐約,週六的晚上,沒在一週前訂位的人能要求什麼呢?我撥了電話給Marc Forgione、Casa Mono (Batali與Joe Bastiachi的tapas店), 連吧台上的坐位都得等至少三十分鐘,由於W在去補眠之前撂下一句話:「你研究一下,我今天想吃西餐」,所以Kyo Ya、博多美肌鍋以及爐端燒只好被忍痛放棄。中央公園旁的那家A Voce還有九點的位子(雖然我想試 Madison 的或者Loconda Verde),但不知為何這天晚上就是不想吃義大利菜,或許---哪怕不配相比---自己平常在家已經做了太多義大利麵了罷。Marlow and Sons還不錯,但今晚我們想進Manhattan。

我翻開紅皮書,想找點有意思的餐廳嚐鮮,再上網一查竟發現Esta-Unis以及Eighty-one都關了,看來景氣差到米其林星星已不足恃,還有甜點名師的 Payrad 的Bistro 也未能倖免。

眼光最後落在Les Halle上,其實這是心裡一向惦記著告訴自己:有機會去紐約時要去吃吃看的餐廳。在美國賣法國家常菜還可以得到法國指南的青睞,拿到Bib Gourmand的推薦,應該會便宜又好吃,有什麼理由不值得我們試試呢?何況Anthony Bourdain 是我欣賞的作家和主持人,子曰:菜如其人不是嗎?

怪的是Les Halle 總在過去作決定的前一刻被我忽略。或許是貪慕新奇、或者口味有異,更有可能的是虛榮心---他太有名了,跟人家說你去吃安東尼.波登的餐廳,"內行人"的光環大概瞬間會少掉600瓦,淪為與一般觀光客無異---總之,他就是這樣一次又一次被當成可能的下一次。

於是當我們終於停好了車,來到Lexington Ave.上, 遠遠望見他的招牌的那一刻,竟不禁有點"卻在燈火闌珊處"的感懷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