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1日 星期六

Where "No Reservation" end you up with ---安東尼.波登的Brasserie Les Halle (II)

闌珊個屁!餐廳多到滿出來的客人相比,我們才更顯得"闌珊"---直與零錢、銅板無異。

入口處一位五官精緻、面貌姣好、看來有拉丁血統但操著一口純正美語領檯小姐跟我說,因為沒有預約,所以大約要等三十分鐘,我心想紐約既新且熱的餐廳那麼多,誰知道你們生意這麼好呢?

像這種情形常讓我覺得尷尬,就算明明有預約,但因為外場準備不及或前一組客人賴著不走以致於我們得在餐廳入口、玄關、吧台、或者就在別人的餐桌旁暫時等待時,對我來說真是一種煎熬,感覺自己像不速之客,偏偏這些需要你等的餐廳通常位子都排很滿,能讓人等待迴旋的空間特別狹小,只能無奈地在別人桌邊用臀部掃視門口客人桌上的菜色,還要不停轉動身軀以示公平。我從來就不喜歡吧台的飲料,更不在餐前喝烈酒,所以坐在吧台好整以暇地等桌子備妥,像電影演的那樣,並不太適用。

Les Halle 光線很暗,望進去有種深不見底的感覺,卻似乎不斷有人聲嘈雜地自黑暗中湧出來,彷彿站在天堂或地獄的入口,在踏進去之前一切猶未可知。我們最後坐在入門左手邊廂,位子斜對著冰庫---不是用來裝飾、裡頭放著美麗齊整食材用的展示櫃。大塊大塊未分切的牛肋眼、紮成冠狀的羊排、以及綁手綁腳的肥母雞被曝晒在廉價的日光燈管下,隔壁桌兩對飲食男女挨得冰庫更近,血色螢光在女士白皙的胸脯上不斷反射、彈跳,直至被收進深不見底的溝壑裡,剛學近代物理的孩子要是看到這一幕,那"黑体幅射(black body radiation)"的概念也就不至於難懂了。

菜單是典型的Brasserie或Bistro式的,只有一頁,開胃菜、沙拉、牛排、烤雞以及餐廳招牌菜都在上面了,全是很典型讓人料想得到的菜色,當然在做法上還是不乏一點自家創意。我時不時會邊讀著Les Halle的菜單一邊與腦海裡Balthazar的菜色作對比,看似時髦一些的Balthazar在料理上似乎還更維持傳統

(壓力大到要爆炸,或許寫點東西會好一點?)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