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11日 星期一

哥倫布發現新大陸不為了讓你們把葡萄酒這樣玩的

明天是哥倫布日,從宣傳拍賣折扣的垃圾電子郵件量來看是個不小的節日。

晚上提早結束工作,回家煎了一塊肋眼,用 Gordon Ramsay ---一邊煎一邊替他的前途感到憂心---那個加上迷迭香、大蒜、奶油的作法,這為的是配家裡剩下的唯一一瓶酒(St. Francis 2004 Syrah, Sonoma county),沒有喝過,但我猜想是需要甜一點、肥一點、香料味多一點的食物,還有主食是蒸地瓜,靈感來自「頂呱呱」。再度弄了「蕃茄與洋蔥」,於情於理,這東西配牛排是不錯的,只是我一直不解為什麼自己買來做的洋蔥總是那麼嗆、辣,目前為止試過黃洋蔥、西班牙洋蔥 ,紅洋蔥當然不用考慮,蕃茄則不難,牛蕃茄或紅色的Heerloom 都過的去。今天用的白洋蔥是有溫和甜潤一些,但還是不及在Peter Lugar 吃的那種,幾乎要讓人用「溫潤」來形容的生洋蔥。這是美式料理裡的水手服與機關槍。

酒喝掉大半瓶,因為太甜太好入口,剩下的可能要配美式BBQ或去麥當勞買個 Angus third pounder 全餐來配。三零年代禁酒令造成美國人飲酒口味大變的"遺毒"好像還在,像工業革命讓英國食物難吃的惡名揮之不去一樣。

讓人頭痛。

(本來是要把Bouchon食物的部份寫完的,但晚餐多喝了一些,開頭寫歪了,決定就先這樣吧)


我忘了Artichoke!!!!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