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29日 星期三

金布熊與銀布熊(中)

工作是十點從餐廳開始,結束的時候已經兩點半了,此時我們人在菜園裡,園丁Tucker Taylor聽我說懷念故鄉的大蒜,熱心地跑去後面要拿五顆(球)今年剛裁種成功的German White給我。餐廳公關問我們需不需要午餐的建議,我心想剛你們的員工餐看來其實不賴,而且Thomas Keller還在那本Fench Laundry Cookbook裡自誇過,該厚著臉皮要求打一餐盤的。

「嗯,我也不曉得,或許會去前面的ad hoc吃吃看你們有名的炸雞吧…」「哦,真遺憾,ad hoc只有做晚餐」「oops,那你覺得Bistro Jeanty怎麼樣?」「嗯,那這樣何不試試Bouchon呢?」「可是還有位子嗎?Bouchon不是很難訂?而且都已經兩點半了」「沒問題,他們開全天的,至於位子倒不用擔心,我等一下請人幫您撥個電話過去。」

於是我們散步過去坐下,其實並不是很餓,加上這時太陽真的大了,食慾平平。

Bouchon在法文裡指的是軟木塞,但如今你若是用英文google,會發現連wiki都告訴你這指的是里昂地區的一種小館子,賣些牛排薯條香腸燉豆之類的菜,原本的字義反而不好找,或許是因為Thomas Keller以此為名的餐廳在美國太成功,以致於搜尋結果也靠大邊去了。

桌子就是平常的Bistro桌,侍者提醒我們菜單就是盤中包著口布的那張紙就走了。一位身著套裝但不像酒侍的女士帶著微笑過來問我們要不要先來兩杯香檳開個胃,我心裡飛快閃過如下念頭:1,這裡的香檳一杯至少大約要12元,會佔餐費不小的比重,2,我還沒決定要點什麼菜,雖然大概會點生蠔,但主菜若是紅肉怎麼辦呢?現在點香檳待會兒是不是得再點別的酒來配3,已經下午兩點半了,我喝的不多,菜可能也只吃兩道,吃完得開車去舊金山與同學吃晚飯。昨晚已經沒什麼睡覺,又忙了一上午,既緊張又疲勞,對面這傢伙上車多半會睡,只能靠我自己,所以這樣喝下去實在會有危險。

所以我說不了,來瓶氣泡水就好。

小明選烤雞當主菜,我大概是被這樣的環境制約,忍不住還是要了半打的生蠔,問題又來了:是不是該點壺Chardonnay或Macon Village並且挑海鮮當主菜呢?海鮮裡的既吸引我又和前述的酒配的上的大概是杏仁烤鱒魚,可這道菜我會做暫時不想吃。把心一橫選了主菜上第一項的羊腿。

剛說過,這間餐廳無論內都是那種會讓人想點生蠔或海鮮盤的Bistro風。但事實上這座開在加利福尼亞酒鄉、地中海形氣候裡的里昂酒菜館的設計是由在紐約設計過無數知名餐廳,包括per se、Daniel (2009改裝)、Aureole、Bar Boulud、Jean Georges 等餐廳的 Adam Tihany 事務所操刀的,我必須說那"味道"很足,足以讓人忘卻在地特色,不過這兒是美國,是加州,當地特色是什麼誰又說得準?或許就像一塊豆腐,無論怎麼揉捏調味都行。

這也是我在短短旅程中一直問自己的問題:"自己"的東西究竟該怎麼界定呢?

走在Younville的街上我一方面對無處不在的酒鋪、餐廳、橄欖樹與花園心花怒放,對角落裡好似在過去旅程所見過的某堵石牆興起一種感動莫名的錯覺,只是抬頭一看這個context卻又不知在哪裡感覺到一股渾身不對之勁,像是皮鞋裡的一粒小石子不斷提醒我他那不合適的存在。Napa以葡萄酒與美食聞名於世,但直到今天還是有酒莊不斷以歐洲佳釀的口味為標的,就像禁酒令結束後納帕釀酒業的文藝復興(我很少把這個辭用的這麼正確)一樣---1976年巴黎品嚐會裡哪一支參賽酒不是如此(或許Heintz Cellar Martha Vineyard勉強除外,但那也只是程度的差別)?

前些時候在報紙上讀到此地開始有為數不少的餐廳放棄以本地葡萄酒佐餐的堅持,更傾向於推薦歐洲口味的酒(尤其法國義大利),因為加州酒太容易壓過菜肴,請注意我這裡講的不是像French Laundry 這種世界級餐廳,不把酒單弄的山高水深會被恥笑的,而是中、小型堅持自己飲食理念的餐廳。這樣的選擇(棄守?)看似有理,但也令人納悶:為什麼時至今日酒菜之間的發展竟仍不是亦步亦趨,反而好似同手同腳走著路?這裡可是世上最重要的葡萄酒產區啊,我實在無法想像類似的事情有可能發生在Veneto省或普羅旺斯。

不過以上都只是紙上談兵,到目前為止我在加州也只吃過"In and Out"的漢堡而已,好不好吃? 嗯,也就"in" then "out"嘍,比在高速公路被迫進進出出的麥當勞要好是真的。

翻開Bouchon的酒單發現法國酒果然佔絕大多數,是為了配合餐廳內外氛圍還是像報紙所說是為了諧和菜肴口味不得而知,我最後決定點一壺法國的 Rose 矇混過這一餐,簡單清爽,不費荷包與大腦。


2 則留言:

scubagolfer 提到...

期待您下一菜餚篇。明夏或可能訪 Napa,希望到時「水平又垂直」大嚼一番 ^^

becco 提到...

scubagolfer大哥,

其實菜肴就在旁邊的照片裡了,最近很懶而且又沒時間寫…但希望終究能寫完他(yet I have no credibility on this),畢竟是印象很好的一餐。

寫完之後想來寫"The Judgement of Paris"的讀後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