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7日 星期三

When in Rome (下)


兩道前菜吃起來感覺個性並不強烈,中規中矩但不會無趣,有刻意游走在兩極端中間的味道。是那種在台伯河旁舊城區巷弄裡,按一週日子供應某一種肉食的小館子會端上來的菜。

而這一切的自然隨意其實是刻意求工的結果,因為Maialino根本位在一間時髦的很的旅館中。進餐廳門往左是老羅馬的Trastavere,往右則正是我們這個時代的羅馬城---大蘋果、高譚、慾望城市---的曼哈坦,左邊人聲嘈雜杯盤狼籍,右邊則是伸手不見五指的旅館lobby,前檯員工像沒人理或沒理人的夜店壁花,待你瞳孔放大到適應這裡的光線,正要開口向眼前來人詢問便所的方向時,才發現那是一尊印度(大概吧)來的神像。

Maialino是紐約餐飲界聞人Danny Mayers第一間開設在飯店裡的餐廳,報導裡常提到這點,但我不曉得這有什麼重要。從去年開始,包含Maialino在內的幾間新義大利菜在紐約時報和其他媒体的推波助瀾下,帶動起一股羅馬料理的風潮,主Nick Anderer的曝光度大增,究竟有多盛大我不確定,只是我想來這裡吃飯已經想一年了,畢竟羅馬實在是我去過的城市裡,最念念不忘的一個。

今天我們照章點菜,Antipasti繼之以primi。都是麵食,spaghetti alla carbonara 應該是世界知名度最高的羅馬麵食,諷刺的是我在羅馬的時候反而忘了點。這個用煎香的鹹肉、黑胡椒、生蛋、羊乳酪(pecorino)與spaghetti快速攪拌而成的麵確實是經典中的經典,不消說羅馬,在義大利東南西北各不經意之處你都能吃到做的很好的Carbonara---當然也包括在紐約的羅馬菜館。Maialino的Carbonaro給我的印象和牛肚一致,都是中規中矩、執行恰當之作,好處是整盤落肚也不膩,只是對我來說要是個性能再強烈一點會更好。另一道麵 Bavette in Guazzetto 我們很喜歡,Bavette是一種不含蛋的扁麵(有別於Tagliatelle),常搭配以蕃茄為主的醬汁,這道麵食裡加了沾粉微微煎過再拆的鱈魚片,新鮮而非鹽醃的bacala,是清雅又不失勁道的口味。至於一些基本要點,像麵的熟度、咬勁、與醬汁的比例等等都不成問題,畢竟是二十一世紀的紐約,三歲娃兒也曉得吃一風堂拉麵得發出聲音才酷。


Secondi我們只點了一道Zampina di Maialino,因為實在有點飽了。烤乳豬腳配上扁豆與芹菜,芹菜主要是取葉子的香氣,毫不避忌的摘下來撒在上面,怕芹菜味的人絕對吃不消,反之則是非常受用。雖是乳豬但腿蹄可不小,既是乳豬於是也就一點腥膻也無。豬腳用香料醃過之後烤得皮脆而肉仍帶汁,有先炸過嗎?應該沒有,下面的扁豆入口前有醋香,與肉同食則顯得酸冽清爽,看似尋常、粗獷的食材與烹調,口味的均衡度卻掌握得極好。唔,這不就是義式家常菜的神髓嗎?看來主廚 Nick Anderer 和老闆Danny Mayer還真有兩下子,這裡的味道除了來自兩人在餐廳擘畫初始,同在羅馬待了數週的体驗,或Nick在Mario Batali的Babbo餐廳工作的經歷,恐怕還得算上主廚大三一整年在羅馬修習藝術史的回憶。



也像義大利的小館子一樣,這兒的甜點普通的可以,至少以我們點的草莓塔或派而言,依然是那副令人不點難過,不吃為難的德性。但我很慶幸因此再點了一杯咖啡(通常晚上不喝的),似乎是來東岸迄今所喝到煮得最好的一杯espresso了。

有一句話我不知道該不該在這裡說,因為好像一直找不到適當的機會,況且這東西寫起來一向令我苦惱,那就是…好吧,這裡的麵包也很好吃(應該是自家烤的,餐廳裡有一角就像麵包鋪),無論在整餐中的哪一階段搭配食用都非常令人滿意,也因此常令我們一不小心吃過頭,尤其瞻前不顧後的W常因此在主菜上來時已經接近投降了。今天她照樣勉力吃完主菜裡屬於她的份,把不是那麼美味的甜點全推給我,同時發表她對這一餐的感想"話說吳宗憲在拿到金鐘獎時說,從此我節目恐怕不會好笑了…我今天也要在此正式宣佈,從九月開始,我就不要再做研究惹!"

據說去年餐廳開幕當晚, 安娜溫突(Anna Wintour,他們那說是穿個普拉達的惡魔), 露絲瑞修(Ruth Reichl,"千面美食家"), Dana Cowin(Food&Wine Magazine主編) 還有亞蘭杜卡斯(Alain Ducasse 某國國君)都來了,主廚說沒錯,他們的確都來了,一切都很棒,每個人都好開心。

但那與我們所擁有的快樂是不能相比較的,一年之後,我們也來了,再一年,也許就是那個永恆的羅馬了。


1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thanks for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