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6日 星期二

When in Rome (中)


偶爾會被來逛我Blog的親友抱怨文章有頭沒尾,所以這次改弦更張,趁頭髮還沒乾,從中間寫起好了。

在酒吧區的位子坐定之後,帶位的小姐迅速退去,我們身旁前後的空桌迅即如下一波漲潮般被填滿。已經是晚上九點半了,至於餐廳區的位子則是完全沒有空出來的跡象。我們很慶幸因為抄錯電話而索性直接到餐廳門口候補,通常這樣等的時間通常會比訂位人員在電話上告訴你的要來短。還是酒吧區的位子好,因為木頭桌椅以及能吃到隔避口水的桌距讓這兒所標謗的Trattoria風情顯得更加純正。

開胃菜(antipasti)點了炸節瓜花以及羅馬式的煮牛肚,前者是今日特點,很夏天的菜,並不在菜單上的。拿節瓜黃色的花填入Ricotta再裏粉輕炸,可以直接吃,擠點檸檬汁自然顯得更爽口,一咬之下發現不曉得是麵衣抑或是內餡的乳酪裡拌了剁碎的鯷魚---不愧是提味用的好東西---而節瓜花依然甜美且保有蔬菜的食感。小菜在舉手投足間帶有一種從容自信,如果說日本的天麩羅職人是抱著"一生懸命"的恭謹在炸著水芹菜或蓮根,炸這節瓜的廚娘則大概是一邊鼻孔著噴氣一邊告訴你老娘就算閉著眼睛炸也能餵飽你們。


羅馬式燴牛肚好像總是以紅醬煮,和中部(Toscanna)能吃到純粹用橄欖油和白酒煮的不同,前者無論就外型和味道都讓人覺得,這菜恐怕是古時候勞力階級在工餘拿牛剩下的便宜部位胡亂煮食充飢用的吧。這菜如今不難吃得到,上次是在同樣以羅馬菜為主打的Loupa,但他還加了乳酪去焗烤,就未免顯得過於豪華豐盛了。今天的Trippa alla Trasteverina 就顯得中規中矩,軟爛帶有點嚼勁的牛肚,熬到不拘形跡的羅馬蕃茄,揉合著大約是百里香、白酒、羊乳酪(pecorino,羅馬菜用這個多過Parmigiano)胡椒甚至可能還有芹菜的香味,打個比方,是那種會讓人想要整盤淋上一大碗白飯扒光想得一蹋糊塗的菜。

頭髮乾了,晚安。

沒有留言: